相识只当寻常,错过方知情已丢

2018.04.11

导语相识只当寻常,错过方知情已丢

  青梧第一次见到栖迟是在华山论剑。
  在她心中,武当总是一副人面兽心、道貌岸然的样子,不如他们漠北的霸刀好男儿,英姿飒爽、纵横驰骋的风范,直到她见到了栖迟。
  那一刻,青梧感受云海翻涌,江潮澎湃,仿佛世间万物包括她都向他汹涌奔去。
  青梧挤开人群来到栖迟身边,
  “小道长,你啥时候上擂台,我给你加油。”
  栖迟看着身边这个身材娇小扛着大刀的女孩,不禁哑然失笑。
  “行,你给我加油,要是赢了我请你吃糖葫芦。”
  但是还没等到栖迟上场,武当弟子们就匆匆离去了。青梧没能看到小道士上擂台,有些失落。
  青梧听师兄说武当派掌门暴毙,群龙无首,人心慌慌。青梧二话不说起着快马赶到了武当山。但是在山下她却犹豫了,她能找到他么。
  下山的弟子认出了她,“师兄在长白山,你去那便能寻到他。”
  常年居住在漠北的青梧第一次看见了长白山的皑皑白雪。但是她却无心欣赏她心心念念已久的雪景,满脑子都是武当弟子的话,栖迟师兄奉师傅之命去长白山请寻闭关已久的老掌门,好些时日都杳无音讯。
  对于武当那个老掌门青梧也略有耳闻,江湖谣传老掌门为了等他辜负的情缘便在长白山上一直等。
  “小道长。”青梧最终找到了他。
  栖迟没想到第一个寻到这里的竟是她。“你怎么来了?”
  “我来寻你。”青梧下马跑到他跟前,走近才发现栖迟身受重伤。
  栖迟到这没多久便遭遇埋伏,青梧用马将他带到山下的小镇上。看着青梧跑进跑出的为他煎药,栖迟还是问出了口:“你怎知我在长白山?”
  “你的师兄告诉我的,你可叫我好找啊。”青梧将煎好的汤药端给他。
  “找我做什么。”栖迟问得认真。
  “我在漠北听说武当出事了,我怕我再也见不到小道长了。”
  栖迟看着眼前小姑娘圆圆的小脸,叹息一声,又抬手敲了敲她的额头,说了句:“傻姑娘。”
  休养了两日后的一天清晨,栖迟叫醒了还在沉睡的青梧。
  “小姑娘,我先一步离开,几日之后便来接你。”
  青梧一把抱住他,在他怀中迷迷糊糊地点头,把自己的头发都蹭乱了,闷闷地应下:“小道长,我等你。”
  青梧一直觉得这是梦,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他真的走了。桌子上还留着昨晚的汤药,青梧掐了掐自己,原来这是真的,他真的走了。
  几日之后,青梧在镇上找到了卖糖葫芦的,他没有来。
  一月之后,霸刀的师兄找到了她,想带她回漠北,他还是没有来。
  几个月后,师兄来告诉青梧,栖迟赢了华山论剑。青梧思索了片刻告诉师兄她过几日就回去。
  青梧又上了长白山,这次总算可以好好的看看山上的雪。以后回了漠北便再也没有这番景致了。
  “我不喜欢吃糖葫芦。”青梧想了很久喃喃道。
  栖迟在当初的小镇找了一圈都没找到那个小姑娘,赢了华山论剑后在霸刀寻了很久才得知她竟然一直等在长白山。
  从小镇回去后,栖迟一直忙于处理门派的事宜,忙着重新树立武当派的威信。当他赶到长白山时,青梧正准备离开。
  “小家伙……”
  “小道长可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么?”
  栖迟这才想起来,除了看她扛着大刀知道是霸刀的人之外,他对她一无所知。
  青梧看他欲言又止,转身骑上马,回头看了看他说道:“栖迟我不跟你玩儿了。”
  一个身材矮小的姑娘就这样骑在高头大马上,消失在一片风雪里。
  栖迟愣愣地看着,觉得,他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跟这个小姑娘一起,消失在风雪里,再也找不回来了。
浏览17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