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未来能记得,我们都曾存在过(一)

2018.05.17

导语故事还没有结局,我却忘了开头。

本文由玩家 谭书婷 投稿提供。

 

故事还没有结局,我却忘了开头。

 

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古调虽自爱,今人不多弹。

 

我的名字取自这首诗,用泠泠七弦上玩了不下20款游戏,我可能是个执着却也懒惰的人,很多人叫我007,我却忘了最开始是谁开始这么叫的了。喜欢这首诗的意境,怀旧的人往往都会感叹,以前那些美好的东西,如今少有。正如我的故事,我们的故事,364的故事在继续,还有多少人记得曾经的美好?

 

初入江湖

 

来这里,是因为长歌藏剑门派在这里首发。我毫不犹豫选了长歌。一年没玩剑侠,我不敢自称老玩家,好在在一群老司机的提醒下,回老区换了个元宝箱,每次开个3000元宝,了胜于无。

 

皇级·圣域是我的第一个家族。现在想想,真是很久远的事了。我忘了自己是如何来的,因为刚开区的第一天,十里桃花风头正盛,我却没有去。现在想来,如果那时去了,后面的故事会不会很不一样。

 

对于黄鸡(输入法打家族名字出来的默认选项,其实很多人都不喜欢家族的名字,以至于我后来都认为皇级倒台跟这难听的名字总有什么关系)我没有什么感情。因为我在黄鸡,可以说就是空气,我不开语音,也很少在家族发言。但是在这里,我认识了一群在后来也感情极深的人。

 

那时在黄鸡最爱兔兔,第一个互送999花花的人,一个超级无敌可爱的妹纸,也是一个故事颇多的妹纸,污的天真,不知道为什么,总被一群人惦记着在世界用肮脏无比的言语诋毁,所以因为她,我没少气得半死。

 

我的固定队,在一开始就是个坑。家族里喊队的很多,我却被两个从老区来的坑货坑惨了。固定队维持了一周,因为他们受不了老玩家返利而弃坑。好在还有一个新手,后来他成了我师傅,被我拒绝一万次还内心坚强的清风明月。

 

认识太浪,是因为他提醒我为什么不招同伴。听了他的话,我立刻十连抽,完了他告诉我,明天有打折。此刻我只想骂一句,法克!看在你后来收我为徒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

 

认识坏人,后来我们都叫他董事长,是因为聊起了我的现实职业,这位大叔竟然上世界表达对我的畏惧但其实,我是个有职业操守的人啊,怎么可以如此黑我

 

每天就这么重复着一条与活动,换着固定队,大多时候是无聊的,期间有什么样的故事,我也记不清了,拿了新人王,送了新人王,在家里也没什么话聊,映像中有一次家族盟主拍卖,因为独孤剑被太浪买了,结果引发了家族第一次吵架,似水柔情和孤两个高战去了十里桃花,我们也正式启动了敌对关系。

 

随着等级上限的开放,我们家也收了不少高战,成功拿下第一家族,也开启了364第一次世界撕逼大战,十里桃花口水虽不堪入目,但我们年轻气盛的族长大人——主宰,的确干了件不厚道的事,放着打架的兄弟冲第一等级为拿免费的独孤剑。虽然家里人都不在乎,但这也为后来的家族内乱埋下了导火线。

 

夺城之乱

 

第一家族打襄阳输了。

 

十里桃花可能也没想过,他们能赢。

 

我们不是输给了战力,是输给了自己。

 

指挥亚瑟,到现在也是我们这群人的仇敌。关于我们为什么输,我不评论,但结局带来的是,很多人觉得黄鸡要倒了。

 

输了没什么了不起,可怕的是管理们无休止的撕逼。

 

在那时认识了七七和悠悠。七七,我们已经沦为敌对,悠悠是我在364最好的女盆友,弃坑了。因为家族收人,族长不听大家的奉劝,七七离开了黄鸡,去了第三家族剑心。悠悠那时跟她关系最好也一起走了。然后我的坑货师傅太浪退家族了。太浪走,多半是因为悠悠。你们看懂了吗?是的,太浪喜欢悠悠在他们这段一波三折的感情里,我是个红娘,但是结局却糟心我只心疼我2999的礼金……

 

说了这么多,都是别人的故事,我的故事还没有开始。因为,我的故事从这里,才刚刚开始……

 

选择去留

 

密聊-浮尘:要不要来十里桃花?

 

拿下襄阳的十里桃花开始挖墙脚,也挖到了我头上。虽然对黄鸡没什么归属感,但因为骂兔兔事件,我对这个家族一直没好感。

 

密聊-我:去与不去,对我有什么分别?

 

密聊-浮尘:我们家挺有爱的,你来吧!

 

密聊-我:你们家都是这样挖墙角的?为什么找到我?你觉得我会去?

 

密聊-浮尘:我只是喜欢你的名字为什么不来?你们家很多人都走了,你们管理不行。

 

密聊-我:的确,我们家管理做不到像你们这样仇人都挖。

 

密聊-浮尘:立场不同而已,也不是什么仇不仇的,真的不考虑一下嘛?

 

密聊-我:对我而言去与留,都是一样要打架的。这游戏不打架就没意思了。

 

密聊-浮尘:既然一样,为什么不来呢?

 

密聊-我:你觉得我会来?

 

密聊-浮尘:我们家的人很活跃的,你来看看就知道了。

 

密聊-我:我不活跃,我家族都不说话。你们家人是很活跃,口水起兔兔来不堪入目。

 

密聊-浮尘:我也跟他们说了,说一个小姑娘的真丢人,但家族大了人多嘴杂,我们已经把上次那人踢了。

 

密聊-我:我这人懒,不喜挪坑。

 

密聊-浮尘:是不是还有别的原因?

 

密聊-我:我去了,我师傅会杀了我。

 

密聊-浮尘:你师父是主宰?

 

密聊-我:主宰是我师祖。

 

密聊-浮尘:……挖人挖到敌人内部了

密聊-我:……

 

就这样认识了浮尘。前脚他挖完墙角,后脚我们就开始打架了。很快就在追影令上看见了他,我片刻不停,怼着他复仇,结果……才几百个银两

 

密聊-我:你真穷!

 

密聊-浮尘:??

 

密聊-我:抢你银两都没几个钱!

 

密聊-浮尘:你抢了?

 

密聊-我:是啊,杀我们家人,追影令抢的,穷鬼!

 

密聊-浮尘:你缺银两啊?

 

密聊-我:是啊,我要收藏时装武器啊!

 

密聊-浮尘:……

 

在很久的后来,浮尘弃坑之后对我说,被我骂穷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却觉得很开心,有种错觉我会去十里桃花,虽然后来我也的确去了,但却没有真正留下。

 

离开黄鸡的太浪又回来了,一次喝酒,我被拉进了他的队伍。

 

队伍-太浪:怎么是你?

 

队伍-我:不能是我?那我退了?

 

队伍-九殿下:不用不用

 

队伍-北丐:妹子唱歌!

 

队伍-我:不语音

 

家族-北丐:为什么没人撩我?

 

家族-我:泠泠七弦上捧起北丐的脸,给了她一个无线温柔的脸。

 

家族-我:妹纸,我撩你。

 

密聊-北丐:你是不是人妖?

 

密聊-我:不是啊

 

密聊-北丐:那为什么不说话啊?

 

密聊-我:不喜欢,我玩游戏从不语音


密聊-北丐:是人妖吧

 

密聊-我:你说是那就是吧

 

看着黄鸡的人一天天的少,我却并没有生出离开的念头。这时候师傅清风明月当起了长老,他觉得我们这时候要稳定人心,留下来的都是想要的人,而那些离开的人离开也罢,反正他不走,他满怀斗志地打算重振雄风。

 

密聊-太浪:他们说几个相好的朋友,战力高点的,组一起搞个粉红家族,我想想这样也不错。

 

密聊-我:师傅你又要走啊?

 

密聊-太浪:嗯,这个家让我失望了。

 

密聊-我:因为主宰吗?

 

密聊-太浪:很多人都对他失望了。

浏览18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