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风波第六章:巧言令色步步紧逼,齐心设计共守轩辕

2018.05.17

导语玉辰大殿之上与槐谷周旋,与苏清绝联手戳穿他的奸臣身份,一切尘埃落定后,苏清绝回大营与萧锦一起守轩辕城

  轩辕大殿之上,城主少昊端坐于前,手肘顶在椅子扶手上,颇有些头疼地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下方玉辰与槐谷相对而立,剑拔弩张的氛围让照进来的暖阳都有了些焦躁的意味。
  “不知槐谷大人为何不让苏将军来着轩辕大殿?”玉辰手持权杖,向前一步,盯着槐谷,虽说是问句,却让人听出了逼迫之意。
  他昨日未能将苏清绝从他手中截下,并非是他不能,而是在与苏清绝相视的瞬间,两人都明白了彼此的想法,按兵不动,让敌人放松警惕,他们也好密谋一些别的事情。
  “苏清绝无召私自回京已是重罪,我掌管轩辕城刑狱治安,将他关押合情合理。”槐谷仿佛并没有感觉到来自玉辰的压迫,说得淡定且从容。


  “哦?莫不是大人忘记了?苏将军身份特殊,若要关押也须城主下令,槐谷大人这般越俎代庖,将城主置于何地?还是说……”玉辰沉声说着,语气忽然变得有些尖利,“你根本就想自己取而代之?!”
  “公子说话可要讲求证据!”槐谷这才收起了漫不经心的样子,稍稍严肃了起来,却并未见紧张,“我追随城主多年,忠心耿耿,况且苏清绝无召回京已是事实,又何须再审?”
  “是吗?苏清绝明明是要请罪才回的轩辕城,你却连他请罪的资格都剥夺了?”玉辰却是毫不退让。
  “请罪?”槐谷轻声嗤笑,“战败之罪不请也罢,我将他关于祝融殿便是想让他多做历练,免得以后因为自己能力有限而将我们置于险地。”
  “战败?槐谷大人从何处得来的消息?”玉辰嘴角微扬,从怀中拿出一封信笺,问道,“前线战败的消息今日一早才传入城中,而且传信之人在入城前便被我接到府中,如今轩辕城只要前线战败的消息的,理应只有我和那传信之人,莫非槐谷大人有别的耳目在军中?”


  槐谷眉头几不可查地一抖,依旧淡定道:“这是自然。”
  “哦……”玉辰恍然状点头,然后对槐谷施了一礼,道,“原来如此,不过玉辰还是要对槐谷大人道歉了。”
  槐谷面现得意,想要客气一句,却又听到玉辰道:“刚刚我说错了,这消息昨日便入了城,父亲大人也早就知道了。不过……不知槐谷大人是从军中何处得知的消息?”
  “自然是前线将士宇鹤,战前我将坐骑灵幻飞羽龙赠与他,他便是用这坐骑将消息传与了我。”
  “那为何,这信笺上的战败消息写的是苏清绝主动退让十里,而槐谷大人却说他是战败?”玉辰说着笑了起来,“槐谷大人铁面无私,若是知道,必定说苏将军与敌军勾结,怎会只说他领兵不利?”
  槐谷原本淡定的脸色此时已经阴沉一片。
  “认为苏将军战败的,只有炎火城的人,因为这场战争,本就是苏将军与秦将军合演的一出戏。不知槐谷将军怎会有这样的认知?”


  “那自然是因为他与炎火城的人有所勾结!”苏清绝朗声说着走上大殿,将手中槐谷与魔灵祭司的信笺递给城主少昊。
  少昊还未展开,槐谷周身便爆发出一阵光晕,背后翅膀也瞬间展开,他持剑而上,竟是破釜沉舟欲取城主性命!
  玉辰一步踏出,手中的法杖便撑起一道光晕,将槐谷隔开,两边法力冲撞闪出耀眼的光芒。
  “哈哈哈!你们真是好计谋!”槐谷手中慢慢凝结出一个红色圆球,道,“可惜,我早预料到有这一天,城中早已有我的势力。我要整个轩辕城都踩在我的脚下!”说完便将圆球向天空一抛,玉辰和苏清绝却是默默将他围住。
  静等了一刻,槐谷并未等来他的援兵,这才有些慌了:“怎么回事?!”
  “我昨晚便从祝融殿出来了。”苏清绝说着拿出了虎符,“你的人,昨晚已经被我带兵缉拿,如今都困在九幽界,不过,很快你便可以去见他们了。”


  苏清绝说完长枪如游龙般刺出!玉辰法杖轻转,从旁协助。不多时,槐谷便被压于枪下。
  三日后,轩辕城大局已定,苏清绝策马回到大营,营中事务井井有条,一派祥和。
  苏清绝与萧锦并肩而立在山坡之上,苏清绝问道:“你怎么不回轩辕城?”
  “怎么?利用完我,就要赶我走?”萧锦侧目看他,眼中全是揶揄。
  “怎么会。”苏清绝说着,叹了口气,“我是怕。”
  “怕什么?”
  “怕你此时不走,我就不想放你走了。”苏清绝看着萧锦,眼神闪烁。
  “那就不放呗。”萧锦回得随意,却轻勾了唇角。
浏览204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