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未来能记得,我们曾经存在过(五)

2018.05.23

导语浮尘带着一个叫冠希哥的拖油瓶来了,没想到曾经是敌人的我们会聚到一个家族。

本文由玩家 谭书婷 投稿提供。


来了又去

 

世界呈现三邦相争的格局,十里桃花,剑心,舞长空。


因为原谅了鬼厉,剑心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了,十里桃花一直保持非敌非友的关系,舞长空改名剑舞轻尘,悄然发育。


曾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宣战是很多人挤破脑袋都想进来的地方。期间收了不少被关进小黑屋的人,也让很多人看着不爽。


浮尘带着一个叫冠希哥的拖油瓶来了,没想到曾经是敌人的我们会聚到一个家族。


从上次离开十里桃花起,我们便没有什么交集了。


一次,我进了浮尘的队伍挂机,他带着徒弟十一。


队伍-我:怎么来宣战了?


队伍-浮尘:冠希欠款了。


队伍-我:该不会还完就跑吧?


队伍-浮尘:不会啊,想来玩玩。


队伍-我:那就是玩完就跑?


队伍-浮尘:没有啊


队伍-我:你不是十里桃花管理吗?舍得放下?


队伍-浮尘:我不管事啊


队伍-我:不是管挖人的事嘛?


队伍-浮尘:你看,不是挖得很失败吗?


后来听别人说,他挖成功的人几乎都是妹纸,唯独我却是那个不买账的人。


看了一眼他和十一的绿色称号,我调侃了一句:请问我是不是电灯泡?


队伍-浮尘:可能,好像,是吧?


队伍-我:那我要努力发光!明天还来!


队伍-十一:……


但是,没有明天了。


因为浮尘的老东家又要城战了,而浮尘,跟之前的鬼厉一样要回去帮忙。


家族-别闹:如果你是第二个鬼厉,我们家永远不会收!


家族-浮尘:不会。


家族-别闹:你别前脚出去,后脚就回来打我们。


家族-浮尘:如果是那样,任你们杀!


但愿如此。却偏偏事与愿违。


十里桃花与宣战打架了。打的非常火热。


浮尘也参与了,所以家族里的声音就是绝对不收浮尘!


打架的原因很奇葩,如今我也不清楚到底是哪个版本。


因为早上卖萌还说约十里桃花友谊赛,晚上一上线就打的火热,以至于我还没反应过来,一直以为是友谊赛,直到大家都在议论,浮尘啪啪打脸。


打起来的原因就是,十里桃花冤枉菩提砸镖车,宣战怒,讲不通,就拼武力。


密聊-我:为什么带十里打宣战?


密聊-浮尘:不是说友谊赛吗?


密聊-我:我们家说不是友谊赛!


密聊-浮尘: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刚上线。


密聊-我:你自己问问。


就这样,我们开始疯狂地清十里挂机。


冠希哥被董事长大脚踢出宣战,至于浮尘,当然是被唾弃了一阵子也没有后话了。即使所有人认为他是第二个鬼厉,我却始终相信他是不知情的。


只是玩笑


新等级开了,我也收了徒弟,每天当当电灯泡,开开玩笑,清清挂机,似乎还挺充实的。


悠悠问我为什么不找cp,我想,我人设已经崩塌,找不到了吧


但其实,还是羡慕那些有cp的人的。


也许是因为玩笑开的太多,所以都不相信有人会选我当cp


反正,我只能自抱自泣。


家族-无尽长夜:007,其实我关注你很久了。


家族-我:啊?


家族-悠悠:有女干情?


家族-无尽长夜:在黄鸡的时候,我就喜欢007了。


家族-醉醉:哇,表白了!


家族-无尽长夜:我一直追随007,才来了宣战。


家族-醉醉:在一起在一起!


家族-我:不要!你跳舞太丑了!(武当跳舞真的像坏掉的机器人)


家族-无尽长夜:之所以跳这么丑,就是想引起你的关注啊!


家族-剑灵:师傅也要结婚了么?


家族-我:我要告诉你侄女(长夜大叔带着侄女碎花裙一起玩的游戏),告诉你老婆!


家族-无尽长夜:怎么样?我模仿鬼厉像不像?


哎,难得被表白一次,结果又是个耍我的,我真心为自己感到悲哀。


因为九五二七的弃坑,菩提、醉醉的固定队缺一,也许是跟剑灵走的近了,悠悠忐忑地问我:007要跟剑灵师傅去组固定队了吗?


当然不会啊,傻妞,你不知道我最爱你吗?


密聊-剑灵:一条吗?


密聊-我:你不跟你的固定队刷?


密聊-剑灵:我的意思是,你要不要跟我们组固定队?


密聊-我:不了,我有队。而且,我尴尬。(想起之前撩菩提,实在觉得丢人丢大了)


虽然家里总是喜欢调侃我跟剑灵,可能是女王攻与忠犬受的形象太深入人心了,但我却尽可能地保持装傻不知道的态度。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觉得,我应该会变成灭绝师太,一个人玩到长白山。


就连悠悠也说:要不,你跟剑灵在一起吧?


我:为什么总撮合我跟他啊?


悠悠:因为觉得你俩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我:哦西特!我跟他有本质区别!他有受虐倾向,我可没有!


悠悠:可我觉得你俩特别配!


悠悠,你现在回想一下,我俩配吗?相似不等于相配,虽然我自己也清醒得太晚了。


暧昧的阶段可能是最美好的,但是普通人吃不消。尤其是心软的人。


习惯了一天24小时挂在游戏上,睡前找队,居然全是满的。


本能地想,徒弟收了就是用来使唤的,我发了条消息:过来陪为师挂机!


剑灵:好吧好吧!


我:难道不愿意?(委屈
剑灵:师傅,我可以认为你这是撒娇吗?


我:这是命令!


但是没想到,这晚的挂机,会有这么多波折。整个晚上,我错过了各种重头戏,如果我醒着,可能真要感动地以身相许了。


我只看到剑灵白天发的两张截图,大体就是殴我可以,殴我师傅,我奉陪一夜!还顺便把我贬低得一文不是,什么手残咯,低战咯之类的。


听家里人说,他一个人,秒死了又复活,复活了又秒死,跟剑舞轻尘打了一宿,打到后面都没人来了,还在世界说话。


说不感动是假的,但是理智告诉我,别当真,认真就沦陷了。


就当我忙于收拾自己心情的时候,悠悠退家族了。哎,不用想肯定是太浪师傅说话太欠,惹悠悠不高兴了。


本想着充当一个和事佬,正心烦,可偏偏就有人把我气炸,现在想想,我为什么生气,觉得自己也是心眼极小,莫名其妙啊。(我惭愧)


再去十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开始叫我七哥。


家族-落寞:七哥,求带!


家族-别闹:求抱七哥的大腿!


家族-我:别叫我哥,我宁愿你们叫我老妖婆!


浏览122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