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昭君的成亲之日 新郎居然是神明

2018.05.25

导语和王昭君有婚约的人真的是好惨,莫名其妙就少了妻子……

  “咚咚咚!”这是祭典之上的鼓声,凛冬之海的边缘,祭典的火焰把这黑色的天空染红了半边天,孩童们扯着自己父母的衣角嚷嚷着要小摊上的面人。祭祀最中央火焰高高的燃起,女人在下面舞蹈着,轻轻的扭动着自己的腰肢。男人在祭祀台之上读着歌颂凛冬神灵的祭文,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脸。
  
  这是北夷一年一次的神明祭祀,北夷的子民脸上都带着对于来年福泽的期待。而今年又和往年不太一样,每个参加祭祀的人身上多少都带着一点红色,脸色也都带着喜色。因为这次的祭典和往日的那些又都不太一样,与其说是祭典不如说是祭祀一般。
  
  
  灼热的篝火旁边有一个与其颜色相对应的喜轿,喜轿边站着两个高高大大的人,他们手上拿着比他们本人都要高上一头的武器,和在一旁载歌载舞的人们形成一种显明的对比。有些不懂事情的孩子好奇的看着大红轿子想要过去看看,就被自己的父母拉住带到了一边,父母低声呵斥着孩子:“懂不懂事!那可是我们给神的新娘,冒犯了小心今年一年你都倒霉!”父母愤怒的对着孩子说着,神色畏惧的看着被男人保护的轿子,用力的扯着孩子的手带着他远离了。
  王昭君在轿子里面看着,她在静静的看着,看着那些欢闹的人群。思绪渐渐回到了过去,原来的自己也是一个被父母保护着的孩子,可惜时过境迁自己现在已经在离家几万里的北夷,坐在了红轿子上要被送往最冷的地方成为一个祭品。
  王昭君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看起来不喜不悲,像极了一个冰雕刻成的一座冰雕,点缀了明艳的红色坐在轿子里面。“这个时节,真的很想看看故乡的梅花啊……”王昭君轻声感慨着,忽然记起来了自己原来的未婚夫。自己和他第一次见面也是在这样的一个冬日,他脸色发红的手拿着一株白梅,说起话来甚至比那些小媳妇还羞涩,“路边走的时候就看见了,感觉和你真的蛮像的,尤其是这香味!我想你应该会喜欢所以就摘了下来了。”
  
  
  想着想着王昭君竟然笑了起来,她回忆着自己和未婚夫点点滴滴的过去,想起来自己想吃香果他花重金给自己买。又想起来他知道自己喜欢簪子,傻乎乎跑到做簪子的地方学做簪子,在自己生辰的时候满手是伤的拿出簪子,问自己喜不喜欢。“如果一直都是那个时候应该多好啊……”王昭君这样低声说着,语气之中充满着留恋。
  王昭君被当成礼物送出来的时候,未婚夫并不知道。印象之中自己晚上还在家中,早上就被送上了和亲的车队之上。没有人给自己送行,给她送行的只有城门口的北风以及自己根本就不认识的王亲贵族,王昭君能听见他们在对着自己的背影哭喊着说着,甚至到了动情之处连眼泪都流了下来。王昭君掀开帘子看着那些在哭喊的王亲们,嘴角扬起来一抹讥讽的笑意:“你们的哭声,我这个魔种混血的女子消受不起。”
  
  
  然而不管王昭君消受起或者消受不起,成为一件物品送给北夷的事实终究还是没有办法改变。自己就这样糊里糊涂的到了北夷,这里的人当着王昭君的面讨论着该怎么把她送到凛冬之海成他们北夷神明的新娘。王昭君听的是脸色发白,送到极寒之地最冷的地方和死亡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差别可言了。接下来的三天,人们都在忙着庆典,没人去问王昭君究竟累不累,在这里过的舒服不舒服。毕竟一件祭品而已,只要她能或者坐上献给神明的轿子,剩下的都不重要。
  王昭君坐在花轿里面苦笑着,她身上一条很明艳的红裙,头上戴着凤冠沉甸甸的,稍微一扭头凤冠上的装饰就会叮叮玲玲的响声。脸上也被画上了北夷人们特有的婚妆,色彩在她的脸上铺开,让她看起来更加的美艳动人。她被押上了喜轿,单薄的裙子随风飞扬着,这北风就像刀一样割着她皮肤。直到走向了距离篝火较近的轿子,她才有了一点暖意。
  这个时候笨重的钟声又一次响起来了,熙熙攘攘的人群都聚集在花轿的后面,随着有力的一声又一声的“咚咚咚”王昭君感觉到轿子被抬了起来,花轿旁边站着的护卫把武器扔下抬着轿子一步步的走着,他们身后是启奏乐器的队伍。
  
  
  苍老的颂歌响起“凛冬之海的神明,我们为你献出最美的新娘。带着我们的虔诚,我们从家乡走过雪地与冰河。愿你与我们的新娘,喜结连理;愿你保佑我北夷之地,福泽不亡。为了子嗣的未来,为了北夷的未来,为了王族的未来。我们献出最美的新娘”歌声这样祈福着,王昭君掀开了自己头上的盖头,风又一次起了,她掀开了帘子,扭头看着自己故乡的方向。语气带着无尽的悲凉,但是又扬起来了一丝笑容。
  “真巧……如果我没被送到北夷,我们也应该是今天进行新婚。”王昭君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自己爱人的名字,因为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什么资格去说那两个字了……
  
  腾讯游戏玩家联盟出品,作者:TGL-软喵
  
  适用版本:v1.34.1
浏览2151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