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铁直面恐惧并下决心要战胜它

2018.05.25

导语狂铁因为污染一事质问米莱狄,被废去一条胳膊,换上了机械手臂……

  狂铁的本名是什么?别说码头上的其他人不知道,就连狂铁本人也忘记了。
  你说你不相信?不相信一个人连名字都会忘记?但那些和狂铁一起打工卖苦力的人会相信,毕竟狂铁可是敢和筑城者针锋相对,还能还能活下来的人,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在他身上发生的呢?
  是啊,生活在海都最底层的人,居然敢像高高在上的筑城者挑衅,这不是脑子有病吗?
  那米莱狄也是仁慈,居然留了这小子一条小命,只是废去了他的一只手。
  可对于狂铁来说,废去他的一只手,让他不得不安上他最讨厌的机关术的手臂,简直是对他的莫大嘲讽。
  但是,谁又在意这件事呢?谁又在乎这件事呢?
  
  
  这天,狂铁和往常一样,还是为了生存奔波,但同样和他一起在码头卖力气的人,也许是太阳过于刺眼,又或者是风过于的扰人,闲得无聊的他,又一次的开涮起了狂铁:“哎,我说,你当时真的和那米莱狄大人就隔着一两米,还拦住了她的路?”
  “嗯,我拦了”。
  狂铁点了点头,虽然这些人一直取笑他,但他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睚眦必报的人,而且这些人也就是闲来无聊开涮,也没必要弄的那么不愉快。
  “那米莱狄大人,美吗,是不是和传言的一样,高傲又美丽?”
  “我说你关心这个干嘛,和你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物,你也关心,真的有意思。”
  狂铁有些无语,那米莱狄,从始至终都没怎么搭理他,只是说了一句“等等”,这一句话,把他的小命救了回来,但却让他失去了一条胳膊。
  那些人,以神的代理人自居,却不过是群仿冒品,狂铁心想着,看到海面又飘过一块结晶体,心中暗自叹气,这污染越来越严重了。
  
  
  那个同伴看狂铁盯着海面看,也好奇的看了一眼,除了平静的海水和常见的奇怪结晶体,什么也没有看到,可狂铁却看的津津有味,还摆出一副思考的样子,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一天晚上,护卫商队劳累了一天的人们,在这片森林外开起了廉价的聚会,不过是一些劣质酒,和随处可见的吃食,就三三两两聚成一团,猜拳喝酒吹牛,倒也有几分热闹氛围。
  狂铁是肯定不想参加的,但这些人把聚会开到了休息宿营的地方,他就是再不想参加,也没有办法。
  “听说过吗?广大的勇士之地上游荡着一个恶魔。
  他冷酷,无情又强大,刀锋挥舞之处,无生灵存在。”
  “真的吗?那他一定很强大吧,没准有魔道或者机关术的力量呢!”
  “唉!谁知道呢?要知道人人都说他也拥有奇迹的力量。”
  “难道强过筑城者和执政家族吗?他们可是号称拥有神一般的造物主的力量!”
  “问问这位狂铁老兄吧!毕竟他可是跟筑城者对峙还活下来的家伙!”
  
  
  人们发出嘲讽的笑,可狂铁并没有生气,反而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意,他四处环顾,看到了藏在兜帽下的,奇怪的人影。
  那个人,在他宽大的斗篷一副里面,隐约露出一截闪着寒光的刀锋,这个人,莫非……
  狂铁想着,那个人的视线也看了过来,冰冷的视线,一时间让狂铁有了如坠冰窟的寒意。
  可他已经失去了胳膊,连本名也在昏迷后忘记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他终于凑过去,和那个神秘人搭话。
  那个神秘人和他聊了几句,问到魔道和机关术,也问到了污染和诅咒,或许那个人也和狂铁一样,发现了这个海都的问题,海都的那些结晶体和变异生物改变的环境,与其说是诅咒,不如说是污染。
  他问起了那个人的名字,对方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凯因。记住我的名字,凯因。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会失去它。”
  第二天,狂铁就再也找不到那个人了。
  
  
  狂铁决定回到海都,找到那个神秘的人,和他一起,把海都污染的源头找出来。
  或许根本不需要找,废水的排放,铁锈腐蚀着珊瑚丛,野生的生物变成结晶体,这些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海都的机关术,带来的污染。
  你问我狂铁害怕吗?当然,但是,越是恐惧,越要去战胜它,不是吗?
  
  腾讯游戏玩家联盟出品,作者:TGL-岚风
  
  适用版本:v1.34.1
  
浏览3172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