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坊舞姬不为人知的秘密

2018.05.27

导语公孙离在赵大人宴会上一舞倾城,赵大人却不知此中暗藏杀机

  长乐坊位于长安西街最为繁华的地段,里面莺莺燕燕,每一个女子都姿段婀娜,令人见之心神激荡。但其中最为出色的,应该是一个叫阿离的舞姬。
  作为舞姬,阿离经常出现在王公大臣的宴会上,为宴席轻舞一曲,便是她常做的事。
  这天,长乐坊的管事派了小厮前来,低眉顺眼道:“公孙姑娘,今晚兵部侍郎赵大人请您去宴会。”
  “知道了。”一声清脆的女音从屋中传来,却不见人。
  小厮得了应答,退步而返。
 
 
  “兵部侍郎赵子英,五年的时间从一个无名小卒便爬到了如今的位置,在朝中颇有势力,今日的宴会,恐怕宴请的便是他朝中的故友,但其中有一人,却有些奇怪。”一个男子的声音在角落里出现,公孙离并不惊讶,依旧细细描画着自己的妆容。
  听他如此说,淡淡问道:“何人?”
  “名叫苏怀,只是一介布衣但据说此人文韬武略,是个不可多得之才。”男子依旧隐于黑暗答道。
  “那就是说,这是一个招贤宴?”公孙离说着疑问的话,唇角却颇为玩味地挑了起来。
 
 
  公孙离说完,起身,拿起角落的伞,对着黑暗一摆头,道:“走吧。”闻言一个长相英朗的男子走出,像一个随从般,与公孙离一同往赵大人家走去。
  宴会如常进行,公孙离在院中翩然起舞,宛如精灵一般穿梭在众位大臣中间,偶尔靠近某位大臣时,便可以看到这个大臣如痴如醉的眼神。
  裴擒虎站在宴会入口处,冷眼旁观着这一切。
  忽然公孙离似是没有站稳,歪倒在了赵大人怀中,就要站起来时被赵大人扣住,公孙离挣扎不过,便顺从下来,拿起桌上的酒杯,娇笑着递到了赵大人嘴边。
  赵大人一饮而尽,但眼神却没从公孙离年轻而姣好的面容上离开,公孙离低眉似是娇羞,手也不自觉地轻抵着赵大人胸口。
 
 
  一番推杯换盏之后,公孙离才从赵大人怀中站起,离开时赵大人却不知自己贴身而藏的信件已经到了公孙离手里,兀自开怀而笑。
  阿离一曲舞罢便要离开,却被赵大人劝住,由管家带去了厢房。
  “你拿信件的时候被苏怀看到了。”裴擒虎进屋确认左右无人后开口。
  “当真?”公孙离微微惊讶,若有所思道,“看来,他不是赵大人一伙的。”
  “嗯,今晚,赵大人怕是要杀他。这是一个鸿门宴。”裴擒虎说,“我看到院中藏着不少人。”
 
 
  “嗯,看来,留下来是对的,要干活了。”公孙离笑着抬起了手,在裴擒虎宽厚的手掌上拍了一下。
  当晚,赵大人院中一片狼藉,众人记得的只有漫天枫叶。而这一天过去之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苏怀,抓到了赵大人的通敌罪证,取代了赵大人的位置。
浏览3004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