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谷同人局】阿轲会步哥哥前尘后路吗?

2018.05.31

导语徐福从中作梗,毁坏了多少人!   

 
  “兄长,我要为你报仇!”少女抹掉脸上的泪珠,转身向着黑暗走去。
  一个少女在最美的年纪值得拥有什么,答案是值得拥有一切最美好的事物,亲情和友情这是必不可少的感情。阿轲在最美的年纪里失去本该拥有的一切。阿轲的家族是以刺客之族著称并闻名于世的,可不知出了什么事情,居然让整个家族都销声匿迹不知所踪,有人说因为这个家族手上的人血太多罪孽深重不得已在山林中隐退了,也有人说他们要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进行改造魔种的计划。他们究竟要干嘛谁都不清楚,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也没人知道。重归于世的荆氏,只剩下两个人了。阿轲和哥哥在这个混乱的时代里相依为命,兄妹两个每天都在秦地忙忙碌碌的,只想作为普通人活下去,“荆轲”这个名号就让他沉睡下去吧。直到徐福的出现,命运的轮盘开始旋转,你将被投掷在那一格子里都是未知。
  徐福跟踪了他们兄妹两三天,觉得他们身手了得可以利用一下,阿轲的身体一直不怎么好,徐福就趁此机会接近他们,为阿轲诊断治疗,亲手熬汤煎药。徐福再次带上慈爱的面具,装出一副好人心肠,慢慢接近阿轲兄妹直到他们对徐福完全放下介防,徐福的真面目才被撕扯开来。徐福的野心可不是一般的大,他想要的也不是什么最强兵器,他想要整个秦地,“在阿轲的药里下了毒。”阿轲就是徐福威胁阿轲哥哥的筹码,徐福的花言巧语再加上威逼利诱,成功逼迫阿轲的哥哥为他卖命,早已被尘封的“荆轲”,又回来了。徐福给阿轲解毒,交换条件是嬴政的人头。荆轲为了妹妹决定殊死一搏,觐见嬴政,待时机成熟后迅速抽出腰边的匕首,荆轲拿着两把短匕首刺向嬴政,嬴政迅速反击,一把金色的箭直直的穿刺进荆轲的身体,绝望的表情凝固在脸上,鲜血浸湿了荆轲胸前的衣物并继续蔓延着,直刺进心脏的剑上引导着血液顺着剑刃一滴一滴的滴在大殿上,形成了血泊。嬴政下令把尸体丢出宫里。徐福在这时候亲自找到阿轲说,她的兄长被嬴政残忍杀害,不分原由。阿轲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徐福,从这一刻开始,对嬴政恨之入骨。
 
 
  阿轲是在一片竹林里找到荆轲的,阿轲抱着兄长的尸体没有大哭大闹,只是静静的抱着兄长,默默流泪,双目无神的盯着远方,无声无息。兄长没了,阿轲体内的药性也要发作了,忽然一阵悠扬的丝竹声传进阿轲的耳朵里,这乐声仿佛麻痹了身体上下全部的神经,“睡吧。”这是阿轲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这个人的声音,很耳熟。
  待阿轲醒来后模糊的看到有两个人在交谈,一个人背着乐器,一个人头发上有一缕异样发色,“他们在说什么,听不到,听不到,什么都听不到。”阿轲心里想到,阿轲把头摆正闭上眼回想在竹林里发生的事情。阿轲听见右脚步声,越来越近,睁开眼,是那个头发上有一缕异样发色的人,那人开口道:“我叫扁鹊,是个医者,我知道你醒了,你体内的毒我已经帮你化解了。”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不知道在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请你好好对待自己。”阿轲听完这人说的话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挣扎着坐起来扁鹊忙去扶她,阿轲坐起来后盯着那个背着乐器的人缓缓开口一字一顿道:“高渐离。”那被称作高渐离的少年也盯着她,阿轲继续道:“我一定要报仇!”这句话她几乎是怒吼出来的,高渐离点点头便是明白,阿轲吼完后突然开始大哭,扁鹊看到这一幕有些惊慌失措不知该如何是好,高渐离走过来把阿轲抱在怀里轻声抚慰着什么,扁鹊走到一边去配药材了。
  第二天清晨高渐离趁着扁鹊还未睡醒时带着阿轲走了,走向何处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也不知道,没完没晚高渐离都会给阿轲演奏乐器。有一天,阿轲醒来看着高渐离说:“我记不起来以前的事情了,记忆只停留在十日之前。”高渐离听到少女这么说只觉得松了一口气,她失去的太多了,自己也没能力给她什么,只能让她忘记过去,送给她一个比较美好的未来。
  等高渐离和阿轲再次回到秦地时,这里已然发生了天翻复地的变化,徐福的最强兵器诞生了,原来的那个阳光善良的医者也不知怎么了,他的皮肤,性格一切都变了,唯有那黑发中一缕异样的白发还是原来的样子,阿轲看到了那秦宫后瞳孔急剧缩小,呼吸变得急促,蹲下抱着头大叫一声后边没了动静,高渐离也蹲下来安抚阿轲,阿轲再次抬头望着秦宫:“兄长,小妹来为你报仇了。”
  
  
  作者:莫尘
 
浏览84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