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阵子第三章:寻查遇险落月坡,知其原委心生妒

2018.06.08

导语亦白返回落月坡探查接近沐烟之人的底细,却被玄女发现。

  亦白悄无声息地回到了殇阳关,找到了龙女洛灵儿,想询问一下关于沐烟和落月坡所见之事。毕竟,在整个殇阳关内,称得上沐烟朋友的,也就只有洛灵儿了。
  “落月坡?”洛灵儿有些奇怪,想了想说,“沐烟没跟我说过啊。不过……我前段时间生病,沐烟听信命运之言与我断交,但还是去落月坡给我采了灵草回来……大概是那个时候发生了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吧。”
  “极有可能,沐烟以前从未离开过殇阳关。”亦白点头,却隐隐有些担忧,“这么说来,已经有两个月了么……”
  亦白从龙女处回来,原本是要去大殿中见城主,却在中途改了方向,又去了落月坡。他来到沐烟原本坐着的荷花泉边,将手没入泉水中,灵力聚于指尖,然后如触手般探了出去。
  清凉的泉水中还残留着那个男子施法后的细碎法力,冰凉、清透,却气息微弱。


  “难道,真的是我想多了?”亦白皱眉,却又说不出心中的不安是为何。还未想完,亦白忽觉周身有些凉意,本能后跃,同时将背上的长弓握在手中,不过瞬息间,落地时就看到自己原来站的地方已是一个小坑,里面还有水汽蒸腾。
  亦白搭箭在弦,看到从树后转出来的白衣女子,神色戒备道:“玄女月溪。”
  “亦白公子。”月溪全然没有偷袭的窘态,反倒笑着招呼。
  “你这是何意?”亦白箭尖直指玄女咽喉,诘问道。
  “打声招呼,亦白公子何必大惊小怪?”月溪说得很是理所当然。
  亦白闻言,看了看面前的坑,意思不言而喻。
  玄女娇笑了一声,说道:“我这不是想请亦白公子到青木城一叙,怕公子不答应嘛。”
  “去青木城就不必了,你我两城还是不要有什么往来的好,今日就当没见过吧。”亦白说着就要收了弓箭离开。


  落月坡属于两城交界处,却并不属于任何一城,所以他不便发难,也无意惹事,他所挂心的,唯有沐烟而已。
  “这……可由不得你!”玄女说到最后语气忽然凌厉,同时跃起向亦白袭来!
  原本已经快要放下弓箭的亦白此时再次弯弓来挡,射出的箭矢在不远处与玄女袭来的灵力相撞,在泉水上方炸开,一时间如落雨一般。
  亦白一箭射出,又是一箭弯弓,身体凌空而起,向着月溪连发三箭!月溪却是并不慌乱,抬手一挥,化水为刃,直面相挡!
  亦白见此更是沉着,一个凌波疾影近身向前,欲使一招困兽笼,将月溪擒住,却在靠近的一瞬间,背部有清凉的刺痛感,就像是有冰凉的水珠刺入皮肉般,紧接着手指便有些僵直。
  此情此景,倒像是亦白将自己送到了月溪手中一般。亦白惊了一下,随即便调动周身灵气聚于少阳,欲冒险一搏。
  却见月溪忽然脸色一变,原本要擒他的手像是被刺痛一般缩回,眼神虽有不甘,却毫不留恋地转身消失在原地。


  “你刚刚是在干嘛?送死吗?”沐烟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亦白没有回头,却也听出来了这声音中带着难得一见的戏谑。
  “……”亦白无言,总不能说自己一时不察中了暗算,那样感觉也挺丢脸的。
  好在那身体僵直的感觉也只有短短一瞬,亦白从容收起弓箭,转身奇怪道:“你怎么会在此处?”
  沐烟也不甚在意,未戳穿他转移话题的借口,很是坦荡地回答道:“与人有约,听到动静来看看。”
  亦白倒是对于她的坦诚惊讶了一下,他刚刚还在想如何问那男子的事情,如今她却先说了出来,于是顺势问道:“有约?”
  “嗯,一个采药的。”沐烟说着朝他走来,“走吧,一起回去。”话虽然这样说着,却是与他保持着三步远的距离。


  亦白知道,她这是在尽自己的本分,怕玄女再回来,所以一起回去,以便保护自己的安全。
  亦白看着那触手可及的距离,面色平静,半晌才转了身,点头道:“走吧。”
  “难得看你出来,如何会认识采药的郎中?”亦白状似不经意地问道。
  “我两个月前到落月坡给龙女采药遇到的。那时他险些被邪纹蛛拖到洞中当食物,救下他时也只剩了一口气。”沐烟说着,眼神有些不忍。
  “所以你就救了他?”亦白替她说完,又问,“那你为何不把他带回殇阳关养伤?”
  “我……”沐烟欲言又止,沉默许久才轻声说,“我怕他听了城中人所言……”
  亦白了然,她怕的是这个人知道了她的身世,嫌弃她。想到此处,亦白心中微怒,这个人到底有何德何能?!又为自己感到心酸,他从未听信过那无稽之谈,也想全心全意带她,可是换来的呢?不过是这跨越不过的三步距离!
浏览251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