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阵子第五章:吐露心声说原委,识破计谋却心惊

2018.06.14

导语亦白意外看到了沐烟软弱的一面,但同时得知了君青的身世和青龙的计划,但最令他难以抉择的是智多星的要求。

  这一日,亦白与沐烟在大殿例行议事结束,出来时亦白随沐烟去了殇阳关边界处的崖边,沐烟的休憩之所。
  “这是我前几日得的潮汐药水,虽然知道你修为实力比我高,但这个带着,总归是没什么坏处。”亦白将手中散发着紫色光晕的小药瓶递过去。
  “这里面……有金乌精血?”沐烟看了一眼,有些惊讶和意外。
  “嗯,所以这个效果比你平日里用的要好许多。”亦白说着便要将药瓶塞到她怀里。那个君青实在可疑,在没有探查出他的目的和底细前,他始终是不能放心。
  但亦白还未碰到沐烟的衣角,便被她有些慌乱地躲过去了。沐烟退后两步,拒绝道:“多谢公子好意,还是……不要与我有太多瓜葛地好。”


  亦白闻言有些难过还有些生气,但还是没有收回手,只是将药瓶随手放在一旁的石头上,道:“你收起来吧。”
  沐烟没有应答,亦白以为他不会再说话时,沐烟轻若不闻的声音飘进了耳朵。
  “若时遇到危险,死了也好。”
  这样一句轻盈而有些绝望的语调,让亦白的心不自觉揪了起来,却不知该如何劝慰。
  一些事,就因为懂得太多,所以才会觉得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
  “我一直只希望自己是一个平凡人,哪怕是一个街边的乞儿也好。不用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因为自己而不幸,不用觉得在世上的每一刻,都是冰冷的。也不用刻意告诉自己,你生来注定孤独。”沐烟少有地显出了自己的脆弱,眼中悲伤地看着悬崖下云卷云舒,好像随时都会纵身跃下去一般。


  “放心。”沐烟似是察觉到了亦白的想法,砖头淡淡笑了一下,却更显得无可奈何,“我还要守着殇阳关,不会死的。”
  “我知道你怀疑君青,但只有他,没被我的煞气所扰,我也只敢同他走得近些,与他说一说话。”沐烟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这也许是她唯一一次卸下心中的铠甲。
  “我也……”亦白想说他也可以陪着她,但还未说完,便被沐烟打断。
  “你不可以。”沐烟摇头,“你是城主之子,殇阳关的希望,你不能有事。”
  亦白还要说什么,但却听闻有清啼升从天边传来,抬头望去,只见青鸾朝他飞来。
  想必是智多星那边有了些眉目。
  亦白想罢,未再多言语,只匆匆道了一声:“你将潮汐药水收好,等我回来,我有重要的事与你说。”
  说完便一跃而起,青鸾有灵,适时掠过,亦白便稳稳停在了它的背上,转头向殇阳关城内方向跑去。


  急于探明情况的他没有看到,当他转身离去之后,沐烟似是听到了什么消息,脸色变得很是凝重。
  亦白回到殇阳关城内,见到智多星之后,却见那张经历了许多波折而变得云淡风轻的脸此刻有些凝重。
  “如何?”亦白见状,心也沉了下去。说实话,听了刚刚沐烟的言语,此刻的他更希望那个君青只是一个闲散的云游郎中,哪怕因此,沐烟永远不会再看他一眼。
  “公子,那个叫君青的人,是青龙几年前从葬魂谷带回来的。他的母亲是妖族,常年生活在青木城,而他的父亲却是一个无意间迷失在落月坡的普通人族。”智多星说着,表情凝重,“他的父亲无意中救了受了伤的母亲,两人相识相爱后有了他,三人一直生活在落月坡,但几年前,君青母亲是妖族的事情败露,他们一家三口遭到了人族的驱赶,一直与他们和谐相处的村民,要放火烧了他的母亲和他,说他们是妖,是怪。于是一家三口逃到了葬魂谷,却不幸在那里遇险,他的父母双双殒命,只有他得了父母庇护,得以逃脱,然后遇到了青龙。”


  “可以说君青是青龙养大的,深受青龙器重。”智多星看亦白脸色有些苍白,双手按住他的肩膀,阻止了他想要赶紧去找沐烟的动作,坚持让他听完,“我已探明,青龙已经知晓了沐烟的来历,此刻这在青木城设下阵法,一旦设成,便会引她前去,届时,沐烟性命不保,我殇阳关亦危!”
  “沐烟的来历?”亦白有些疑惑,“沐烟不就是战场煞气所化吗?”
  “没错,但煞气有我殇阳关阵亡的众将士的,也有青木城众妖的。只是妖族愚钝,被镇压下去,没能夺得身体的控制权而已。但一旦沐烟被妖族控制,那她就会成为青龙最锐利的一把武器,而青龙第一个要毁的,就是殇阳关!”
  智多星说完,亦白震惊地睁大了双眼,但智多星却并没有放开他,而是盯着他的双眼,一字一顿说:“所以,如果,沐烟被妖族所化煞气控制,你,必须,杀了她!”
浏览152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