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方士与尧天

2018.02.05

导语避凶择吉通天卦,生离死别难卜占。牡丹花下送长君,长城落日拾兄骨。残阳如血空鸦啼,池水无声映尧天。含泪长啸悲歌起,踏遍天下还其魂!

  避凶择吉通天卦,生离死别难卜占。牡丹花下送长君,长城落日拾兄骨。残阳如血空鸦啼,池水无声映尧天。含泪长啸悲歌起,踏遍天下还其魂!

——明世隐

 

  在王者大陆这片土地上,纷争与战火连年不断,种族间的战斗更是流血漂橹,西出长城,在落日的余晖下,隐约总能够看到曾经在这里抛洒的艳红鲜血,那是生与死的较量,也是长城守卫军们为了故乡舍生忘死后留下的痕迹。

  残阳依旧如当年,枯树上伫立的乌鸦依旧,在那一方方凹曲的地面上,滩滩水迹显得浑浊,但是依旧能够看到那倒映在水面上的影子,恍惚间像是两个古老的文字‘尧天’,那是树头上两只舒展翅膀乌鸦留下的倒影,却是那样的真实。

  “十年了!”

  站在夕阳之下,一如当年闻见噩耗赶来时候的场景般,明世隐依稀记得当初为长兄捡拾尸骨时候的画面,十年前魔种大规模入侵,那一次是历史上长城伫立以来第一次失守,也是历史上守卫军牺牲最多的一次。当年那一战,长城往西,直至大漠,随处都可见尸骨,有人族的,也有魔种的,如今虽然已被黄沙掩去,但历史依旧刻画在人们的心头。

  这一次已经是明世隐第十次来到长城了,站在长城下方,望着身前已经被牧草遮去大半的墓碑,明世隐依旧能够清楚的看到长兄的姓名。

  “长城守卫军第六军团七九分队队长,明世白,之墓。”

  站在明世隐背后,一名少年出神的望着那快速被清理后露出的墓碑,墓碑上的文字已经清晰可见,少年眼睛转了转,看着脸上露出悲伤的明世隐,少年紧张的握住了那悬挂在腰间的小型棋盘。

  “十年了,我踏遍大陆各个角落,去过西方的勇士之地,到过极北之地,最后在起源之地遇到天神太乙真人,得到一丝线索,那是复活你的关键。为了那件东西,我在王者峡谷整整耗费了六年时间,可惜,终究没能得偿所愿。但是六年时间,却成就了我的占卜之道,将师傅传授下来的通天卦术融会贯通,最终我算了一卦,方知那件东西早已不在峡谷,而在大唐,在长安!”

  “所以这一次,我打算回去,去当世就繁华的地方,那个曾经师傅待过的城市,看看女帝,也为了找到那样东西。”

  明世隐一边将墓地上的牧草清理掉,一边自顾自的说着,每一年兄长的忌日他都会这般,讲起这些年的经历,想起十年前兄长出征前,自己在牡丹花下为其壮行的场景。

  可惜往事匆匆,兄长已经走了十年,而他也不再是当年那个还未出师的占星师,如今他也有了自己的徒弟,也有了属于自己的故事。

  只是心中的执念这些年从未退减,为了得到那件能够令长兄换魂复苏的东西,他日日夜夜都在大陆上寻觅着,那件以方舟碎片创造出来的贤者庇佑,那是大陆上唯一能够令亡者复活的东西!

  “我们该走了,奕星。”

  “师傅,这次我们去哪里?”

  “大唐,长安城!那里是大陆上最繁华的都市,也是我心念之所在。”

  “那里有围棋高手?”

   “当然,听说那里的治安官从未输过棋。”

   “那就去吧。”少年将悬挂在腰间的棋盘拿起,有些兴奋的挥舞着。

  ……

  就这样,师徒二人离开了长城,踏过边境,向长安城赶去。

  “不跟他打声招呼吗?每一次都在这里看着?”长城上,一个魁梧的身影走来,转眼来到绯红色身影旁,他小心的将自己那根巨大的撑木武器放下,望着明世隐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的问道。

  “十年前他就说过了,他讨厌瓣鳞花。”绯红身影笑了笑,她望着自己手中长剑,而剑徽正是瓣鳞花。

  三日后……

  明世隐来到长安城第一天就直接去见了一位长者,那是师尊牡丹方士曾在长安时的旧识,也是接下来牵动明世隐命运轮盘的关键人物。这一天,明世隐认识了长安城最出名的舞姬和歌姬,她们都是师尊这位旧识的养女,据说她们掌握着长安城最迅速、最全面的情报网,而这一天之后,她们都归属到了明世隐的麾下,据说这是牡丹方士曾经在长安城布下的大局。

  “现在我们的组织有四个人,情报方面有阿离和玉环,预测方面有我的占卜术为主导,但是唯独缺少执行者,所以我们必须增加一位拥有强大实力的行动者,因此我需要你们帮我找到一个人!”

  长安城中潜伏的神秘组织开始成型,明世隐为这个组织取名‘尧天’,那是他在长城看到的场景,是纪念,也是一种象征。今天组织的四位成员聚集在一起,舞姬公孙离和歌姬杨玉环得到了明世隐下达的第一个任务。

  当天下午,明世隐要寻找的那个人的全面资料完完整整的摆放在他的面前。

命虎拳,男,二十九岁,前长城守卫军第六军团七九分队成员,擅长气功与体术,体内流淌一半虎族魔种血脉,天生拥有两种形态变幻的能力,因某种原因自行离开守卫军,来到长安城已有八年之久,常年与长安市井混在一起,游手好闲,喜欢喝酒后闹事。

  “八年?看来当初与我分开后,他就独自来到长安。市井之徒,确实很符合他的性格。”明世隐看着手中掌握的资料,再度回忆起十年前,那个满身染血的红发少年来到牡丹园中,向自己倾述噩耗的那一刻。这是一位强将,只是因为当年的事情,他心怀愧疚,所以离开了守卫军,同时也放弃了自己的梦想,每日饮酒沉沦,成为长安市井里的一名混混。

  “虎子,一别八年,如今你变成这幅模样,对得起长君吗?”

  当天,明世隐独自来到命虎拳时常出没的闹市,他独自坐在茶楼里品尝着长安城特有的茗香。

  直到日落西山,明世隐才见到那个走路摇摇晃晃,一头蓬松红发的男子,望着那原本英姿飒爽的少年如今变成这般模样,明世隐摇头叹息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红发男子在闹市里跟人发生了冲突,打架早已成为他的日常,喝酒闹事本就是他这八年来重复着的日子。

  当命拳虎拳头上闪烁着红光,即将轰在对面那名混混身上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的拳头,被人抓住了,即便他怎样运转气功想要挣脱,却难以撼动那只抓住自己的手半分。

  “那个不开眼的,惹你虎爷爷头上来了?”或许是感觉有些不对,命虎拳身上的酒意竟然醒了几分,怒意上冲,他的耳朵开始变长、变尖,一头红发开始更加膨胀,就连他的牙齿,也在他说话间开始化作獠牙。

  “八年不见,虎子,你还是这个脾气。”明世隐将命虎拳的拳头往下一压,露出自己的面容,神情有叹息,也有怀念。

  “你……”命虎拳看着眼前的人,瞬间有种泪眼娑婆的感觉,这个人和当年的队长是那么的相像,当年队长走的时候,也是这个年纪吧?如果当年不是为了救自己,队长也不会被魔种围攻,就不会后来的事情了吧?

  “你不是他。”千言万语,最终命虎拳嘴里只说出了这样一句。

  “我是明世隐!”明世隐看着情绪平复的命虎拳,终于收回自己的手,他知道命虎拳这句话的意思,因此他也有所触动,轻声的回答道。

  “你来长安了,你跟白队越来越像了,呵呵…”除了苦笑,命虎拳似乎找不到更好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情绪。

  “是啊,我来长安了,为了他,也为了自己。”明世隐重重的点头,看着眼前突然沉默下来的命虎拳,他不由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成立了一个组织,需要你帮忙!”

  “我?如你所见,我只是个废物,我想再过不久,我连气功都不知道怎么用了。”命虎拳看上去没有半点斗志,他自嘲的说着。

  “如果我说,我来长安的目的,是为了复活他呢?”明世隐的眼神变得十分深邃,但是他的语气变得更加平静了。

  “你……认真的?”命虎拳显然被这句话冲击到了,他愣了半晌,才艰涩的开口。

  明世隐没有说话,只是又一次点了下头。

  “哈哈哈,很好,很疯狂的想法,我体内的虎血,好像又一次沸腾了呢!”命虎拳突然笑了起来,盯着眼前这个和队长长得十分相像的人,他也颔首:“冲着这一点,我加入。”

  “好,一起喝酒去。”

  ……

  就这样,长安城里出现了一个神秘的组织,这个组织名叫‘尧天’,他们以两只乌鸦为印记,打造出属于他们的徽章标记,因为他们潜藏在长安的黑暗之中,所以他们显得十分神秘,就连这个组织有几个人、领袖是谁,都无人知晓。

  而在经历了一段时间之后,女帝下令太史局广征观测星象的人才,明世隐也开始在长安城中展现出他占卜之道上的成就,精准的通天卦术让女帝都为之惊讶,因此得到了女帝青睐。

  当然与此同时明世隐也引起了其他一些人的关注,比如说长安治安官狄仁杰……

(后续局势承接明世隐背景故事)

浏览49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