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谷同人局】干将为了铸好剑竟做这样的决定

2018.06.14

导语干将沉迷铸剑,莫邪沉迷干将……

 
  【一】
  
  我叫干将,是一个普通的铸剑师。
  
  我别无所长,唯一会的,就是日复一日地铸剑。
  
  融铁,铸型,打磨,淬火。
  
  我拿起这把短刃,如明镜般程亮的铁片上倒映出妻子莫邪纤细的身影。
  
  她身着一席红裙,如一尾鱼儿般站在我们破旧的房子里。
  
  我惭愧地环视屋子,屋子里脏乱不堪,到处都是未成的剑胚和毁坏的锈铁。
  
  周围人都笑我痴迷不悔,笑我疯于铸剑,只有莫邪在这世人的嘲讽中坚定地立于我身旁。
  
  像是觉察到我的目光,莫邪缓缓地转头,在昏暗的屋子里,她姣好的脸颊被阴影笼住,她婷婷袅袅地走了过来,白净的脸上未施粉黛,在她的光芒下,我有些自卑地低头--我和我的屋子,有哪里配得上她?
  
  莫邪没有觉察到我的低落,她轻轻一笑:“夫君,你终于铸完此剑了。你可想进食?莫邪这就为你准备。”
  
  我透过破烂的窗纸向外看去,竟已是黄昏,我自清晨锻造,竟黄昏之时才得以完成。
  
  “妻可曾进食?若未食,可与干将共进食?”我愣了愣,于是与莫邪道。
  
  “自是乐意。”莫邪温柔地亲吻我的面颊,然后打算去准备食材。
  
  “莫邪……”我忍不住叫出声。
  
  “怎么了?夫君?”莫邪转身,脸上依旧带着笑。
  
  “谢谢你一直陪着我,我总有一天可以一雪前耻,让你过上富足的日子!”我握着短刃,真诚地道出了我多年的心声。
  
  “我不要富足的生活,只要有你,莫邪就满足了。夫君,莫邪会永远伴随于你身后。”莫邪双手在我的肩膀上按了按,脸上染了淡淡的红。
  
  我看着她渐渐远去的窈窕的身影,不禁握紧了短刃,心里已经做出了决定。
  
  【二】
  
  我踏上了挑战的征途,一路上,我遇见了许多的铸剑师。有名气的,没名气的,最终都只剩下了遍地的残铁。
  
  我就要成功了!莫邪,等着我!
  
  我不禁挑起了嘴角。
  
  可就在那日,那大师的几个弟子,却让我一败涂地。
  
  不论是长剑还是短刃,都在那几个小弟子的嘲笑中断裂,掉落。
  
  他们肆意地笑着,把我的尊严踩在脚底,碾了个粉碎。
  
  我败了,我败了,我败了!
  
  我心里只剩了这一句话,无尽的愤怒就这样笼罩了我,更为枯燥的铸剑生活,又是这样的日复一日。屋子又回到了当初的脏乱。
  
  我已经很久未与莫邪共进食,哪怕是共寝了。我在逃避她,我实现不了给她的承诺,我辜负了她!
  
  说是在铸剑,可我却感觉我的心在被火焚烧,燃尽。我机械般地度过每一天。
  
  机械到什么程度呢?
  
  连莫邪病了也没有看出。
  
 
  【三】
  
  一日,东皇太一召见了我。
  
  他告诉我一个失传已久的方法。
  
  让剑活过来的秘闻。
  
  那真是一个血猩的方法,必须用一个生命熔进火炉。以骨为剑身,以血为剑柄。
  
  若是成了此剑,斩断守护太古遗迹的巨阙,我就可以报仇雪恨。
  
  我迷惘了:报仇,真的有如此重要吗?
  
  我的理性在劝告我,但我的野心却在鼓动我。
  
  于是我日日活于混沌之中,找不到光明,找不到尽头。
  
  我守在火炉前三天三夜,却融不化我报仇的心。
  
  并未察觉到莫邪靠近的身影,她太瘦了,瘦成了一张纸片。我却毫不知她的病痛与煎熬。
  
  接着,莫邪纵身跃入了火炉,纷飞的焰光照亮了她憔悴的脸颊。
  
  这是莫邪一生中做出的最胆大的事情,也是她一生中做出的最后一件事。
  
  要是时光重来,我一定会拦住她,或者,与她一同跳入这炉火之中。
  
  我看着火炉中那把华丽的剑,就像看见了莫邪一般,那么亲切美丽。
  
  后来,我斩断了巨阙。
  
  再后来,在这魔道力量的转变下,我也成了一把剑。
  
  我曾去那位羞辱过我的大师家寻仇,却得知他早已逝去。
  
  我到底坚持着什么?我活着是为了什么?
  
  我一直坚持的信念崩塌了,我变得疯狂、绝望。
  
  【四】
  
  怀中绝美的莫邪,剑忽的幻化出妻子的模样,她永远都那么善解人意,那么温柔。
  
  我终于知道我的自卑到底源自于哪了。
  
  是在莫邪美好灵魂下,我的黑暗与不堪都暴露出来,而莫邪并未抛弃我,而是一直陪伴在我的左右。
  
  就像她说的那样--
  
  她永远会跟随在我身后。
  
  我轻轻地环住了莫邪的幻影,悄悄地流下泪来。
  
  我叫干将。
  
  我不记得我的曾经与过往。
  
  但我知道,
  
  我有一个妻子,叫莫邪。
  
  
  作者:馄饨
浏览46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