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树洞,记录在剑侠的两年时光(四)

2018.07.03

导语一边是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一边是男神在的地方,该怎么选择呢?

本文由玩家 予心无忧 投稿提供。

微信上的联系多了起来,游戏里的我们也越走越近。

有一天去薯片和大萌她们家族帮战,故辰也带着王者的十几个高战过来了,当时我在家族频道说了句什么我忘了,欢迎?总之他带来的一个男生就发了个文字表情亲我。

日常被调戏,习惯了。

这个时候故辰说了一句,“西酒,你不能亲她。”

我当时差点忘了呼吸,就等着他的下一句,因为那个叫西酒的男生反问他为什么。

但是他没有再说话了。

当时快攻城了,月剑的族长在安排一队二队怎么打柱子,很快消息就被刷了过去,但是我脑子乱了。

其实当故辰在众人面前说那句话的时候,我有自作多情过,觉得说他是不是也有一点点喜欢我。

可惜没有下文了。


那天我不记得有没有跟他组队了,但自从我们互相加了微信开始聊天之后,我们的关系确实是近了很多。

聊什么呢每天,聊过音乐和游戏,也聊过工作和生活,有的时候他还会问我一些哲学或者思想方面的问题,我们会讨论。

很神奇吧。

游戏里我们也是,不太会在大家面前说什么,但是每天都一起组队挂机。

他以前是不怎么挂机的,基本上每天刷个十倍就行了,但是后来他也慢慢会陪我一起,饼子比较清楚,因为她时常充当起电灯泡的角色,毕竟她家苍茫是个时差党,很少跟她一起做活动。

我们在队伍里也经常会说到一些东西或者问题,有时候可能只是一句歌词引发的思考,我总能顺其自然的接下他的话,但是饼子对于我们这种日常深刻的对话实在是理解无能,于是我们被强烈吐槽了。


再接着,我跟他一起做一条。

他还有两个固定队队友,正好缺一,让我加入是他提出来的还是我提出来的我有点忘了,好像是他吧。

他的两个队友,一个是他现实生活中的好兄弟,俩人勾肩搭背吃喝玩睡有十多年了吧,叫踏洋。值得一提的是,踏洋玩儿的也是个峨嵋,据说是专门为了奶故辰,可以说是很真爱的一对好基友了。

而另外一个就是,米兔。

要不是在队伍里看到她,我都有点忘记还有这么一号人了,故辰跟我说他们并不是西皮,但是米兔喜欢他是没错的,有一次去日本玩还给他带了一盒白色恋人。

故辰给我拍过那盒白色恋人,还让我看包装上米兔写的快递订单,跟我说,你看她的字就跟你比差远了。

我当时那个心情呀,我的字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是被从小表扬到大的,是挺好看的,但是他的这句话,最让我开心。

一条队伍每天上午十点左右发车,老司机带队,当然我们四个轮流。

第一次进队,踏洋问他我是谁,故辰跟他说,我的小无忧,跟你一样,是个暴力奶。

故辰说,我的小无忧。

还是当着米兔的面说的。

可以想象我当时有多开心,这就赢了呀。

他说,我的小无忧。

米兔肯定气炸了。


我和故辰好像还讨论过米兔,故辰跟我坦言他不喜欢米兔,觉得聊不到一起去,而且米兔虽然声音很嗲但是作风也挺“豪放”的,平时在家族里说话,故辰都不爱听。

他说我不觉得她声音好听。

我说反正我只觉得你声音最好听。

一条龙的队伍每天稳定发车,他们把我拉进了原来他们三个人的小群,我没有再问过故辰,为什么当时大家都在传他和米兔是西皮。

可能就是越相处越觉得,聊不来吧,价值观不同,说不到一起去,故辰这么跟我说过。

我说那你觉得我呢?

他说我觉得你很好啊,你不觉得我们很能聊吗?的确,每天几乎都是一两点钟,也不知道我们都说了什么,总之,津津有味。

那段时间,我真的感觉生活都被点亮了一样,因为有他。


很快七夕活动就出了。

故辰就跟踏洋组队做了一两次,其他时候都是跟我一起做的。

很自然的,好像理所应该就应该我们一起做一样,他也没有反对,欣然接受。

那年七夕活动好像是两个人互相传功,很简单,然后屏幕上会出现桃花花瓣还有和七夕有关的古诗词。

我每张都截图了,然后做成了拼图发给他,他说真好看。


很快周围的人都知道我追男神的事情,也经常有家族的人会撞见我跟他在忘忧岛挂机聊天的场景。

家族里的人开始张口闭口你家故辰,我听了当然很高兴,但是我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这事儿还惊动了王者那位传奇的精神领袖林木杨,有一天他跟我和故辰一起做任务,问我要不要去他们家族。


我开始认真考虑这个问题,一边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一边是他在的地方。那个时候副族长江山已经被拉去了王者打第一家族,剩下来我们这些人,管事的没几个。

我有问过故辰,他说我希望你过来跟我们一起,王者氛围很好,你一定会和大家成为好朋友的。

我承认那一刻我动摇了。

浏览651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