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白伏魔录】第六章 天下王者群英会(一)

2018.07.03

 

  自称尤俊达的男子,身材高大,面目冷峻,五股托天叉透着一股霸道气息,缓缓压迫而来,这是属于一名真正高手所拥有的气势。

  李白眼眸微眯,太白剑遥遥一指,淡淡道:“天水,李喝喝,虽然不知道你们为何觉得我对你们山寨敢兴趣,但是,狭路相逢,我不会退缩。”

  尤俊达冷冷地盯着李白,他的注意力逐渐移向李白怀中的女子,眉头一蹙道:“你要抱着女子与在下一战吗?未免有些看不起在下。”

  “笑话,尔等派了如此多人来围攻我,无不以她为我弱点来攻,现在倒说看不起你了?”李白哈哈一笑。

  “阁下尽可将这位姑娘放下,我二人方能放手一搏。”尤俊达摇摇头道。

  “我虽然看着吊儿郎当,但是也不是个傻子,我放下她和你站在一块儿,你派个人把她擒住,那我如何是好?”李白不屑道。

  “你尽可放心,我尤俊达虽然不是山寨里的头把交椅,但怎么样,说话也有是分量的,谁敢动这姑娘分毫,不论何人,我定斩他头颅,!”尤俊达斩钉截铁道。

  李白眉头一挑,却并未将玉环放下,而是轻笑道:“我,不信。”

  尤俊达嘴角一抽,沉默片刻,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在众人困惑的目光中,赫然将自己的小指斩下一节。

  “尤大哥!”

  “尤大哥你这是何苦?!”

  “尤大哥,为这种恶徒,不值呀!”

  一众属下纷纷呼喊起来,看到尤俊达竟然为了消除李白的戒心,而断己一指,无不为之痛心,怎么说也是自家兄弟,枪林刀山里一起传荡出来,重义气的一众绿林好汉,自然而然地将怒火全都指向李白。

  李白也是颇为惊讶,虽然见多了这种走绿林之人,但是也没想到这个尤俊达能够做到如此地步,他无奈地摇摇头道:“何必如此?别忘了,我可是你的敌人。”

  尤俊达额头因为疼痛而冒出冷汗,他冷漠地盯着李白,泰然道:“你既然可以一人之力扫我山寨众人,自然非等闲之辈,并且并未伤一人性命,如此算我替他们还你手下留情。”

  “是条汉子。”李白轻叹一声,事已至此,若是自己再不识好歹,那群已经红了眼的山贼,可真的要和自己来拼命了。

  李白寻了一处相对干净的树下,将玉环小心翼翼地放下,看着玉环呼吸沉稳,似乎已经从昏迷转为沉睡,他不由苦笑一声,自己与人拼命,这丫头倒好,睡得如此踏实。

  安置好玉环,李白这才站起身来,他看到尤俊达将自己的伤口简单地包扎过后,轻笑道:“不过,即便是如此,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尤俊达一言不发,手持托天叉,豁然冲向李白,迅猛无匹,犹如下山猛虎,其刚猛之力,竟让李白惊讶不已。

  太白剑与托天叉相交,立时溅出火星,李白只觉得一股刚猛强悍的力量从托天叉上灌入太白剑,再由太白剑身上涌入李白手臂。

  一口鲜血从李白口中溢出,刚刚交手,他便吃了一个暗亏,那些先前未能伤及李白分毫的山贼,见状无不拍手称快,李白的出现不只让他们觉得无比羞辱,更由尤俊达断指在后,他们恨不得把这个敢一人攻寨的狂妄之辈,碎尸万段。

  尤俊达显然不会留给李白有任何余地,托天叉再起,将太白剑叉起便要甩飞,李白没想着坐以待毙,此人实力不俗,如今的李白身有内伤,又无散仙之体,若是连太白剑都失去,怕是连对方一招都顶不过去。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李白低声喃喃,太白剑上散出白芒,一股剑气由剑身逼向托天叉,那尤俊达面色一惊,本可以将对方的长剑甩开,却不想自己的托天叉反而被对方架住,不仅难以抽身,更察觉到一股凌厉的剑气向自己袭来。

  李白咧嘴一笑,令得尤俊达心头发寒,下一刻,剑气亦然包裹向托天叉,尤俊达即便运功相抵,却也只能堪堪守住自己的方寸之地,而李白却显得游刃有余。

   “刚才那一下,还给你!”李白低声道。

  剑气冲破尤俊达的内功防御,几乎便要撕裂对方的身躯,尤俊达也是经验老道,当即舍去了托天叉,脚下猛然一踏,向后跃去。

  “大哥,接刀!”

  一把长刀从山贼之中掷出,向着尤俊达飞来,尤俊达借着内力,缓缓停滞在半空片刻,手中接下飞来的长刀,内力凝聚,刀锋如火,刀势凝霜。

  “日月朝天!”

  一把刀,有着两股无法相融的气势,在尤俊达手中,猛然向着李白斩去,李白能够感觉到压迫而来的强悍力量,眉头紧蹙,将架着的托天叉支起,狠狠地甩向尤俊达。

  尤俊达不慌不忙,巧妙地砸开托天叉,既不会损害自己心爱的兵器,也借着托天叉的力量,气势更盛。

  “天门中断楚江开……”

  李白剑势亦起,泰然迎向尤俊达的日月朝天刀,两股的力量相交,惊人的气势,在山中掀起一阵强风,周围之人,竟在那一瞬间,有些站立不住。

  “碧水东流至此回。”

  本以为两人招式也该相抗衡一段时间,尤俊达却没想到李白剑术如此精妙,刚才那只是半招而已,剑气破开日月朝天,直扫向尤俊达,尤俊达口吐鲜血,如同断线的风筝,遥遥落下。

  “尤大哥!尤大哥!”

  “没想到,连尤大哥都不是他的对手,这可如何是好?!”

  “不,一定是因为尤大哥断去一根手指,元气大伤才是。”

  “你说这话,连你自己都不会相信吧?”

  “那家伙接了尤大哥的日月朝天刀,定然也受伤不轻,大家一起上!”

  说罢,这群乌合之众便要群起而攻,李白毫无惧色,虽然因为先前的对招而心血沸腾,但是对付这些杂鱼,他还是游刃有余的。

  “都退下!”

  一阵阴沉的男声响起,李白背脊一阵寒意,随之而来的便是一柄乌黑的马槊,李白竟未察觉到有人摸到了自己的身后,他只能尽可能地躲开马槊,虽然他身法精妙,但是对方实力决然不在尤俊达之下,且打的便是李白内力运转的空隙,马槊撕开了李白手臂上的衣服,立刻皮开肉绽。

  李白翻滚倒地,马槊紧追不舍,在这番攻击下,李白屡次鲜血被一槊致命,对方也是毫无停歇,只想着把李白刺死为止。

  又是一槊向着李白的胸膛刺去,而李白的内力也重新运转,太白剑在胸前一横,竟是恰好将马槊尖顶在剑身之上,辅以剑气内力,马槊动弹不得。

  李白趁势将马槊顶开,狼狈地从地上爬起,定睛一看,来人红膛紫脸,身材高大,双目炯炯,威风凛凛,竟让李白有一种惊叹的气势。

  来人也不顾什么江湖规矩,马槊又是攻来,李白此刻已是回过神来,脚下再动,身法一起,太白剑便与马槊不断交击,两人竟打得难舍难分。

  就在僵持不下之时,李白突然感觉到一股阴冷锋芒从山林之中呼啸而来,李白大惊失色,一支箭矢竟能在自己施展身法之时,从他的脸上豁然擦过,留下一道血痕。

  “是单二哥和王先生!”

  “单?王?”李白闻言,心头一紧,自己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有一些人的名号,他还是听过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他二人。

  马槊紧追不舍,而山林之中又起两箭,箭矢撕破空气,向着李白的要害射去,李白立时方寸大乱,两箭齐发,对方绝对是个神箭手,没想到这小小鱼雀山,竟是卧虎藏龙。

  李白将大部分精力都花在躲避箭矢之上,马槊便趁机攻杀,李白的胸口又被撕开一块皮肉,血肉模糊。

  第三阵箭矢飞来,三箭齐射!

  李白眉头紧蹙,将攻向自己的马槊隔开,眯着眼,望向射来的箭矢,竟无动于衷,就在众人都以为他已经放弃反抗,准备泰然赴死之时,三箭,竟是齐齐射空!

  众人,包括那使马槊的汉子,都惊愕地看着三支箭矢钉在树干上,而李白的身影这才回到众人的视线,只见李白未伤分毫,身躯摇摇晃晃,手里拿着一只系着红绸带的酒葫芦。

  使马槊的汉子勃然大怒,挥动马槊便又刺来,然而这一回,李白竟是在他摇摇晃晃的身法下,轻松地躲开了马槊的攻击,太白剑点在马槊之上,另一只手举着酒葫芦,仰头痛饮。

  “狂妄!”

  四箭飚飞!

  然而这几乎极限的四支箭矢一齐射出,竟是在李白醉醺醺的摇晃下,尽数射空。

  “不可能……”持马槊的汉子惊愕地看着落空的四箭。

  “还来吗?”李白打着酒嗝,笑眯眯地看着汉子。

  “找死!”

  “单二哥!停手吧,我二人亦不是他的对手。”一名白衣翩翩的修长男子从林中缓缓步出,面相儒雅,眼神温和,再看他手中精致的长弓,先前的箭矢,竟是由这个满是书生气的男子所发。

  持马槊的汉子冷哼一声,虽然有些不甘,但是他应该也赞同射箭男子的话语,就说先前的四箭齐发,他自问是无法躲过的,他们二人围攻此人,亦无法拿下。

  “在下王伯当,这位是单雄信单二哥,方才二人出手,多有得罪了。”射箭男子温文尔雅地向李白行过一礼道。

  “伯当,没必要给这种人行礼。”单雄信冷冷道。

  这二人,竟是那飞将单雄信,与白衣神箭王伯当!

  李白心中已经猜出大概,所以并未有什么惊讶之感,甚至于,他已经明白自己惹到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山寨。

  “这位先生,不如就此罢手,你伤了我们不少人,我等也不要先生赔偿,你带着这位姑娘速速离去吧。”王伯当显然是个讲理之人,劝道。

  李白咧嘴一笑,又是举起酒葫芦痛饮一口美酒,大笑道:“走?没那么容易,我身上的伤,还要找你们算呢。”

  李白从来不是一个好说话之人,更不是拿着剑与你讲道理,这山寨众人对他群起围攻,车轮相战,如今又是两个顶尖高手联手对付自己,他的心头早已满是怒火,再者,他猜出了此地是何处,这里有些什么人,一股熊熊战意在他心头燃起。

  而最最重要的一点,那便是,他醉了,他喝醉了!

  一个纵剑江湖的李白不一定有多可怕,但是一个喝醉了的李白,那便是普天之下,皆为蝼蚁,这是李太白的狂傲,亦是青莲剑仙的脾性!

  “狂妄之辈,让你走还不肯走,找死!”单雄信暴怒地又一次举起马槊冲向李白。

  李白眼眸微眯,咧嘴一笑。

  “大河之剑,天上来!”

  原本的车轮战,又一次变为了集体围攻,这一次,醉醺醺的李白,展现出了不可思议的实力,在他摇摇晃晃的身法之下,不论是单雄信还是那些乌合之众,竟又是伤不了李白分毫,反而是被他打得皮开肉绽。

  李白打着酒嗝,小心翼翼地将玉环抗在肩上,向着山中深处行去,在他的身后,什么单雄信,什么王伯当,皆已无力地倒在地上。

  “单二哥,都说了,你我二人绝非此人对手。”王伯当握着自己被折断的长弓,无奈道。

  “那是因为此地无法骑马,此人剑术了得,地上少有人能敌,但是若是到了马上,便是我单雄信的天下。”单雄信冷哼一声,小心翼翼地扶着自己脱臼的胳膊。

  “剩下的,便交给其他人吧,也不知这个什么李喝喝,能打过多少人,若真是挑了我全寨,江湖上怕是得笑话死我等。”王伯当注视着李白消失的背影,喃喃道。

……

  李白再一次将玉环放下,在他离开先前的战圈之后,面前又出现了一名手持双锤的少年,少年看上去瘦弱,但是手中拿着势大厚实的战锤,定是天生神力。

  “不会又是纸糊的吧?”李白醉醺醺地嘲笑道。

  少年冷笑一声,单手举着其中一只银锤,指向李白:“你试试便知。”

  双锤虎虎生风,向着李白轰然砸来,李白小心闪躲,银锤砸在地上,山地竟是立时塌陷碎裂,不只是因为锤子沉重,更是由于这少年那可怕的臂力。

  另一只银锤横扫向李白,李白顿时酒醒大半,猛然向后退去,心有余悸地看着那傲慢地看着自己的少年,李白不由道:“倒是有几分西府赵王的风范。”

  “哼,那李元霸号称大唐第一好汉,那是没有碰到小爷,否则定让他吃吃小爷的八棱锤!”少年大笑道。

  “有志气,你叫什么名字?”李白立时来了兴趣。

  “小爷就是裴元庆!”

  李白点点头,笑道:“好一个裴元庆,口气挺大,但不知为何只敢躲在这山里称王称霸?”

  “小爷只是养精蓄锐,自会出去夺那天下第一!”裴元庆冷哼道。

  “是吗?天下第一?你比那西楚霸王如何?比那魔神奉先几分?比那魔王白起又怎样?便不说这些各国绝顶高手,即便是那蜀汉的关羽张飞,秦国的王翦蒙恬,哪怕扶桑的宫萌萌,你怕也不是对手。”李白讥笑道。

  “胡说,你胡说!小爷才不怕这些货色,等小爷出去,见一个锤一个!”裴元庆暴怒。

  “你连我都打不过,怎么去锤这些人?”李白不以为然道。

  “打不过你?你以为小爷我打不过你?”裴元庆怒吼着,举锤再次杀向李白,却没看到李白嘴角带起的诡异弧度。

  裴元庆举锤杀到,李白惊恐地看着迎头砸来的银锤,想要举剑阻挡,但是裴元庆之力太过可怕,即便太白剑锋利坚韧,李白亦是被一锤砸成了肉泥。

  裴元庆见到此人如此不堪一击,顿时大笑起来:“还以为是什么货色,不过尔尔,单二哥他们太没用了。”

  “好险好险。”

  就在裴元庆狂笑不止之时,李白的身影却出现在不远处的一颗树旁,裴元庆惊愕地望过去,道:“你怎么……你不是死了吗?”

  “这叫金蝉脱壳,你小屁孩不懂的。”李白讥讽道,但是面色苍白,险些是死在那一锤之下。

  “看你怎么躲我这一锤!”裴元庆怒不可遏,再一次举起银锤。

  李白却全然没有对战的意思,不断躲避,两人一追一逃,裴元庆怎么也打不到对方,他天生神力,即便是举着几百斤重的双锤,也丝毫不影响自己的行动,但是李白就像是一只狡猾的兔子一般,完全抓他不住,这让裴元庆无比恼火。

  两人便在这山林之中,不断纠缠。

  片刻之后,晕倒的玉环被人缓缓抱起,而抱起之人,竟仍是李白,李白小心翼翼地走进山林,那一边仍是听到裴元庆追赶自己“对影成三人”所化的剑气分身,不过在没有散仙之力的加持下,剑气分身持续时间极短,他必须立刻远离才行。

  裴元庆的实力远超单雄信等人,虽然仍是及不上李白先前所说的那些个绝顶高手,但是也已经差不了多少,而且裴元庆还年轻,只需有人点化,真正步入顶尖,也非难事。

  李白没必要花费力气与他相斗,这人太过厉害,现在的李白,扪心自问,不是对手,只能暂避锋芒。

  就在他匆匆逃离此地,走出数里之后,便步入了一条人为修建的山道,沿着山道而上,直到山顶,只见山头之上,有一山寨,或者说,一座山城!

  他注视着城门上的牌匾,赫然写着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瓦岗寨!

 

浏览73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