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白伏魔录】第五章 风雨飘摇安史乱(一)

2018.07.02

  若说江湖之中,目前最炙手可热的事件,便是全民捕杀李太白!

  从不知名的江湖剑客到身份显赫的武学大家,所有人的目标都集中在了如今的李白身上,谁能杀了李白,谁就能出人头地,更别说那些数不尽的赏金财富,如今的李白,境界跌落,再不是散仙之体,绝对是捕杀他的最好时机,江湖人才不会管你是什么剑仙诗仙,只要能踩在你的头上一步登天,那就必然被众人追杀。

  李白一人一剑破万骑之事,已经在江湖之中不胫而走,一时之间,相信的人并不多,即便你李白是散仙,一人能够破去万骑也不可能。

  可是,消息传开不久,突然传来范阳节度使史思明反叛,坐拥十万大军,其反叛的理由便是,大唐朝廷纵容李白虐杀其幼子史朝礼,史思明造反只为讨一个公道,何日抓住李白,便何日不再造反。

  然而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从他拥兵自重,到假借支援前线为名,派军深入大唐腹地等等行迹,更别说当年安禄山还未造反之时,便与史思明有所交集,史思明之反是早有预谋,李白之事也不过是找了一个借口罢了。

  唯独他的幼子史朝礼之死是意料之外,如今史思明与其长子史朝义各自领兵在大唐腹地,令得大唐王朝腹背受敌。

  所以,李白破去万骑之事,基本已经被证实,否则,一个被大军层层护卫的节度使之子,怎么可能会被杀死?

  至于李白究竟在何处,无人知晓,各方势力,都在仔细搜寻,趁着李白的境界还未恢复,将其捕杀。

  李白拿着几张自己的通缉令,哭笑不得。

  江湖之中到处画有他画像的通缉令,不过,由于当年李白行侠仗义时得罪太多恶人,他们各自发出通缉令,画像却各有不同,有英俊潇洒的,也有仙风道骨的,更有满脸横肉或是英武不凡的,唯独少了李白如今的颓废邋遢。

  不过,却无一例外,要他李白去死,尤其是边境一战,让他几乎成了江湖乃至天下间的大魔头,从谪仙人到大魔头,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

  世间能够准许安禄山、史思明这等居心叵测,残忍弑杀的恶人存在,却见不得曾经赫赫有名的人物离经叛道,你是剑仙,你就必须锄强扶弱,你就必须白衣翩翩,你就必须心胸广阔,殊不知,李白偏偏就不信世俗,哪怕是世俗眼中所谓的超脱他都不屑一顾。

  他晃了晃滴酒不剩的酒葫芦,原本的那只葫芦被射穿,这只新找的葫芦并没有让他感到满意,不仅壶口过小,容量也不行,但是总比没有好,他望了一眼不远处的酒家,打定主意,这一回一定要找一只合适的酒葫芦才行。

  刚进店门,李白便看见店内集中了不少凶神恶煞的江湖人,能在这偏僻之处的酒家聚集如此多人,毫无疑问,都是奔着李白而来。

  不过,这些人显然没有把如今颓废的李白与传说中那个风度翩翩的剑仙联系起来,甚至连店内的酒博士也是一脸嫌弃地走上前来,道:“客官,店里客满了,要不你再等等?”

  “不行,老子要喝酒。”李白索性粗鲁一些,现在的自己,仗着样貌难堪而可以随意出入,那就不要让人怀疑了自己。

  “那客官要不坐那儿?”酒博士指了指门边上的小板凳,问道。

  “看不起老子?!”李白刻意刁难道。

  “这位客官,不是小的看不起你,你要是有能耐,把其中一桌子人给打出去,自然有空位,如若不然,小的也没办法。”酒博士不卑不亢道。

  李白眉头一挑,这山脚下的酒家可真不一样,连小小酒博士都如此狂妄,也不知是谁给他的胆子,李白扫了一眼店内的那些江湖人,哪个不是满脸横肉,带着刀剑棍棒,看上去没有一个好惹的,当他们听到酒博士的话语后,也是用可怕的目光瞪着李白。

  李白悻悻地笑了笑,然后乖乖地做到小板凳上,酒博士鄙夷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拿过酒壶递给李白,他便美滋滋地喝起了小酒,就着小碟小菜,无比惬意。

  那些个江湖人见李白如此老实,便不再对他在意,而是继续各自的话题,无外乎得到了李白的踪迹,或是听说了一些消息,尤其是几桌人并非同一路,讲着讲着,就开始故意扯起嗓门,比起谁得的消息多,消息准确,一时间,火药味莫名地浓重起来。

  “老子听说,那李白前不久刚杀了火头帮的一行人,其实力丝毫不减。”

  “少胡说,我得到的消息,是他抢劫了一家乡豪,连那乡豪的小妾都被他给拐跑了。”

  “放你娘的屁,明明是强攻了旁边县的县衙,做了一些时日的土皇帝。”

  “你才放屁,老子的消息是花重金得来的。”

  “我的消息还是江湖百晓生传出来的呢!”

  “你们都算个屁,洒家的消息才是真的。”

  火药味越来越重,甚至有几人已经抄起家伙来,准备大打出手,而作为当事人的李白,则是在旁边听得有滋有味。

  就在众人即将打起来之时,店外又缓步进来一人,来人穿着浅色的长袍,男子英俊不凡,神情淡然,细皮嫩肉的模样,一看就是个初出江湖的富家子弟,那些凶神恶煞的江湖人最看不上的便是青年这一类菜鸟。

  酒博士见来人气度不凡,定然银钱不少,立刻殷勤地走上前去,谄媚地笑道:“客官,外头客满了,要不给您再搭个桌子?”

  “不用,这儿不是还有个位子吗?在下坐此处便好。”青年摇摇头,指了指李白一旁空着的小板凳。

  “您身份尊贵,坐这儿恐怕不合适吧?”酒博士为难道。

  “无妨无妨,这位先生不也是坐在此处吗?他能坐得,在下为何坐不得?”青年不以为意,径直上前坐下,酒博士也不好再坚持,将酒壶送到青年跟前。

  青年痛快地喝了一口清冽的酒水,露出满足的笑容,侧过头对李白道:“这位先生,介不介意一道吃些下酒菜?”

  李白急忙端起自己那碟下酒菜,向里面吐了口口水,然后洋洋得意道:“不好意思,你要是不介意的话,请用。”

  青年倒也不生气,吩咐酒博士再弄些下酒菜来,笑道:“先生恐怕误会了,是在下请客。”

  李白点点头,立刻将嘴里刚含的一口酒全吐在下酒菜上,笑眯眯道:“那就谢谢了。”

  “你这家伙是来闹事儿的不成?!”酒博士见状反而怒了,这青年一看就是个金主,若是被李白气走,那店里可就亏大了,他怎能不气。

  “无妨,这些菜本就是给这位先生买的。”青年摇摇头,笑道。

  酒博士自讨没趣,不再多言,回到自己的柜台旁,鄙夷地看着李白痛快地吃着酒菜,而那些江湖人看了一会儿青年与李白,除了有些不屑,便再无其他疑虑,又将注意力回到与其余人的对骂上来。

  不出多时,几方人便开始大打出手,扭打在一起,也就只有李白与那名青年,淡然地坐在门口,看着这种莫名其妙的闹剧。

  “他妈的,谁踢了老子屁股?!”原本还只是拳脚斗殴,一名暴躁的壮汉被人踹倒之后,抄起自己的狼牙棒吼道。

  于是乎,刀剑棍棒便在客栈内交错起来,偶尔有一两把刀飞过来,也被李白假装无意地躲开,反倒是那名青年,混乱之间,竟无一把刀剑飞向他,而他更是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自己的头发,长袍也是小心翼翼地收起来,免得搭在地上弄脏。

  “这位先生,你看他们谁会赢?”

  “不知道,谁在屋外谁赢吧。”李白随口道。

  “有道理,有道理。”青年笑了笑,点头道。

  不多时,这些斗殴的人便各有损伤地退去,恶狠狠地看着其他人,又一次开始大放厥词:“你们这些废物,老子才是要取李白人头的人!”

  “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是先数数你身上有多少伤口吧,还想杀李白?”

  “呸!我还是真正能够踩着李白上位的人,你们谁也抢不过我!”

  就在众人又一次骂战之时,店外突然闯入一群手持刀剑之人,比他们更为面目可憎,为首之人,人高马大,只有一只独眼,肩上扛着一把硕大的虎头大刀,而在他身旁,酒博士阴恻恻地笑着。

  “好了,你们打也打过了,现在本大王告诉你们,打劫。”

  众人虽然听说了此地治安不好,但是也没想到居然有人公然会在山脚下抢劫,看那酒博士的样子,显然也是这山贼一伙,这些人估计早就埋伏在外头,看一众江湖人士正在斗殴,才想着等到斗殴结束,才进来渔翁得利的。

  “你们知道老子是谁吗?敢打劫……”

  一名壮汉指着山贼大王叫喊起来,只是话还未说完,那虎头大刀便把他的头壳给生生劈碎,众人看着脑瓜破裂的壮汉尸身,立刻吓得不再敢出声,他们刚刚动过手,此时正是力竭之时,否则这壮汉也不至于被一刀砍死,这群山贼确实抓了个好时机。

  “老子就是李白,你们有本事来我呀。”山贼大王哈哈大笑起来,“要是没本事,那就拿钱出来,买你们的小命!”

  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那些个江湖人士权衡利弊之后,无奈地交出身上的银两,只为赎回自己的性命。

  一圈银两收下来,其实也没拿多少,山贼大王不屑地冲着众人啐了一口道:“全是穷鬼。”

  “大王,那个人肯定钱多,看他衣着,定是个富贵人家,抓起来说不定能换不少钱。”酒博士在山贼大王旁低语道。

  山贼大王这才看到门口的两人,他自然没有把颓丧不堪的李白放在眼里,他那只独眼中,只能看到青年,或者说青年的银子。

  “这是做什么?你抢他们便好,抢我做什么?我可没有钱。”青年摊开双手,无辜道。

  “没关系,把你绑起来,让你家里人来赎就好。”山贼大王狞笑着走上前,但是才刚走出两步,他便愣住了,他仔细看了一眼青年,并无异样,而令他觉得诡异的是,刚才还坐在青年身旁的那个颓废汉子怎么不见了?

  青年缓缓侧过头,看到被吃光的酒菜,以及空荡荡的酒壶,长叹一口气道:“这人可真没义气,请他吃饭,居然自己先跑。”

  “大家小心,刚才那人身法诡异,别着了他的道。”山贼大王也是个老江湖,立刻警惕不敢上前。

  “诡个屁,我就坐在门口,往旁边一走不就到外面了?”李白在屋外哈哈大笑,拿着装满酒水的葫芦,惬意地喝着。

  山贼大王立刻暴怒,吼道:“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本大王要剥了他的皮!”

  那群山贼蜂拥而出,醉醺醺的李白摇摇晃晃,众山贼反而围而不攻,生怕这个可疑的醉汉会什么惊世武学。

  “你们怕个屁!给我上!”山贼大王见状暴怒,将一人踹向李白,这才让众人开始进攻。

  然而李白虽然没有散仙之体,但是身手仍在,他的师父是大唐第一剑客裴旻,那么他的剑术便是大唐第二,即便不是散仙,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对付,更别说这些三脚猫功夫的山贼,不多时,这群山贼便在李白摇摇晃晃之间,打了个落花流水。

  山贼大王甚至没看清李白如何出手,也没看到对方抽剑,只是边喝酒边晃动,自己的手下便尽数被打趴下。

  “还有人吗?没人,我可就走了。”李白打着酒嗝道。

  那些躲在店里的江湖人也是瞪大了双眼,看着李白赤手空拳干到这些山贼,没想到,这个邋遢颓丧的中年人,居然如此厉害。

  “别急别急,这些人可都看到先生的真容了,你不把他们都杀了,他们到时候往外一说,你还逃得了?”青年缓缓走店内步出,微笑道。

  李白眉头紧蹙,果然青年从一开始便已经认出自己,装模作样,或许是想要确认自己的真实身份。

  “本来还有些不确定,从你刚才出手,你确实已经不再是散仙之体,那在下也就无须顾忌了。”青年淡然一笑,这股平静淡泊,让李白想起来某个令他厌恶的家伙。

  “你不杀他们吗?难道不忍心了?你杀史朝礼万骑之时,怎么没有不忍心?”青年继续道。

  “你是哪一边的人?”李白质问道。

  “在下吗?反正不会是先生这一边的,虽然很喜欢先生写的诗,但是,不趁着你境界跌落将你赶尽杀绝,我怕将来会给家师带来大麻烦。”青年惋惜地摇摇头。

  众人听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在结合两人对话,稍加分析之后,突然有人倒吸一口凉气,惊呼道:“李白?!你是李白?!”

  众人恍然,难怪此人身手如此了得,居然就是众人苦苦寻找的李太白,而那青年更是火上浇油,修长的手指间不知何时多了一枚黑子,笑道:“你别动哦,只要脚步移开一点,棋子便会爆炸,我想你还未完全恢复过来,所以刚才连内力都不敢摧动,若是真受了我的招式,你必然会再受重伤。”

  听到李白无法动弹,那些江湖人立刻红了眼,李白不仅未从境界跌落的内伤中恢复,此刻更是无法移动,这正是将其击杀的最好时机,众人立刻抄起家伙,向着李白杀去,谁先抢着杀死李白的人头,谁就能够一举成名!

  青年见到所有人都冲向了李白,不由嘴角露出一丝诡谲的笑意,袍袖一挥,口中喃喃:“天元。”

  话音刚落,一股无形的劲气便在周围凝聚,李白眉头紧皱,他倒是不在意那些杀向自己的江湖人,而是他发现,在方圆数丈之内,居然出现了常人难以察觉的气流,这些气流将众人连同李白一起关在其内,即便李白想走,却惊愕地发现,已经无法离开,若是从上空观察,会发现,这数丈之内,形成的气流,居然缓缓变做了一块棋盘,而李白等人皆是棋盘上的棋子,他们的生死,居然全都掌握在青年一人手中。

  “原来你就是大唐第一国手,弈星。”

 

浏览4421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