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白伏魔录】第五章 风雨飘摇安史乱(二)

2018.07.02

 

  一方棋盘,即一方天地,方寸间,举手可主生死。

  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弈星露出诡谲残酷的笑意,平日里的棋都是小打小闹,唯有今日,困住了当世剑仙,如同棋盘上的屠龙之局。

  身陷局内的李白,不得不说,的确不敢妄动,如今的他,本就身受内伤,散仙之体亦是不再,他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肆无忌惮,这也是为什么当年惧怕李白,如今却敢明目张胆围剿他的重要原因。

  散仙之体不仅能够让李白在力量上远超常人,更是在必死之局能够寻出突破口,强行打破,逃出生天,而如今的李白,实力不再。

  “忘记说一句,这局棋,乃是屠龙,棋子越多,威力越大。”弈星微微一笑。

  “以他们的性命,换我的必死之局?”李白漠然地看着弈星。

  “怎么?你不忍心?叛逆如你,也会有怜悯之心吗?这些人,可都是要你命的人。”弈星戏谑地看着受困的李白。

  李白却笑着摇摇头,缓缓抽出太白长剑,道:“你也太高看我李太白了,非我相熟之人,死个千八百又有何妨?”

  “所以你就杀了史思明的一万骑兵?杀了史思明的幼子?”弈星质问道。

  “杀便杀了,若是史思明在我面前,亦照杀不误。”李白哈哈一笑道。

  “不愧是我大唐之光,与你一席谈话,我弈星佩服,你的确耀眼如炬,即便是你的敌人,亦会对你产生好感。”弈星赞叹道。

  “你听过一句话吗?”李白眉头一挑。

  “什么?”

  “反派死于话多。”

  弈星眉头一紧,太白剑已然挥动,几乎是见到李白御剑瞬间,他便扣起无名指,天元棋局轰然爆炸。

  “巽之风。”

  太白乘风起,扶摇九万里。

  爆炸间,李白的身躯随着太白剑撕破天元真气,他李白的确不再是剑仙,可是他的太白剑,确实真真切切地受过仙气洗礼,天下间,少有的神兵之一,即便摧动起来,足以抽空李白体内的所有内力,但是至少能够救自己一命。

  并且,还能反杀!

  如同螺旋一般的剑气,从上而下,向着远远躲开爆炸的弈星,飚飞而去,风驰电掣,将此方天地剖开。

  弈星大惊失色,谨慎如他已经观察李白多时,确认对方再无散仙之力,才敢设此棋局,却想不到,李白竟依然能够突破困境,甚至形成反击。

  巽风剑气将弈星包裹,撕碎了周边一切,即便是空气,亦是扭曲。

  李白长舒一口气,先前的爆炸对他并非毫无影响,相反,正如弈星所言,棋子越多,威力越强,弈星以数十人的性命,换来一场足以撼动李白经脉的爆炸,而李白也的确再度重伤,面色惨白,心血沸腾。

  他不再迟疑,身躯缓缓落下,准备迅速离开此地,这么强烈的真气波动,定然会吸引一大批高手前来,以他目前的状况,根本无法与高手对阵。

  然而就在他准备撤离时,他突然感觉到一股熟悉而又霸道无比的剑气猛然向他压迫而来,几乎让他没有喘息之力。

  “天下无双!”

  李白猛然挥剑,几乎是本能地向着头顶挡去,霸道无比的双刀狠狠地斩在太白剑上,火星四溅,剑气横飞,此方天地,瞬间扭曲。

  李白面色惨白,口吐鲜血,身躯被狠狠地砸向地面,激起一阵尘埃。

  手持双刀的中年男子,一脸络腮胡,双眼炯炯有神,稳稳地落在地上,长刀扛着肩上,短刀指着落地的李白,用生涩的中原汉语道:“李太白,终于找到你了!”

  “李白?!李白在哪里?!”

  “该死的李太白,我定要取你项上人头,以祭我教主在天之灵!”

  “杀了李白,我就能扬名立万了!”

  “李白的人头,价值连城,谁也别想与我抢夺!”

  无数惊人的内力从山中爆发而出,那些个真正实力的老怪物或是天才翘楚,无不蜂拥而来,尤其是那些颇具实力的高手,更是凭借深厚内力,迅速遁来。

  先前那些山贼也好,江湖人也罢,不过是来凑热闹捡便宜的闲杂人等,此刻这些远遁而来的,才是围剿李白的中坚力量,其中不乏各地门派的长老亦或是江湖上恶名远扬的魔头。

  李白干咳两声,痛苦地从地上爬起来,太白剑插在地上,支撑着自己摇摇欲坠的身躯,现在的他,经过对方的袭击之后,已经再无还手之力。

  “我道是谁,原来是你呀,宫萌萌。”李白看清袭击自己之人,心中便想出了脱身之法。

  “八嘎呀路!老子叫宫本武藏,不叫宫萌萌!”宫本武藏用他生涩的汉语怒吼道。

  “好的宫萌萌,蜀中一别,你似乎更强大了。”李白赞叹道,这句话也并非恭维,而是他能够确切地感受到,比之多年前,宫本的实力已经更上一层楼,而且,这并不是散仙之力,这才是更让李白惊惧的一点,常人修行到一定程度,羽化飞升,当世散仙,实力自然远超一般人,可是宫本武藏,在没有散仙之力的情况下,亦能够达到近似的实力,若是让他真正拥有散仙之体,岂不是连传说中的天神都能斩杀?

  “那是自然,老子这些年,每一日皆是苦修,就为了能够有一天能够击败你,当然,若非当日蜀中,有仙人飞升,引起天地异动,你早就是我的手下败将了。”宫本武藏傲慢地看着李白道,“不对,都说了不要叫我宫萌萌!”

  “少吹牛了,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懂你宫萌萌吗?都是吹牛的,你赢过的那些剑客,哪个不是投机取巧,就说你手里那把备前长船长光,不就是用长矛一样长的刀打赢的吗?丢人!”李白肆无忌惮地嘲讽道。

  “八嘎!你自己用用看长矛一样的刀试试,怕是连挥都挥不了吧!”宫本武藏怒道。

  “好,既然你说你不是吹牛,那我们就真真切切地打一架,看看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李白爽快道。

  “等的就是这句话!”宫本武藏哈哈大笑,“来吧!”

  李白正欲做出动手的架势,可是口中突然吐出一口鲜血,然后满脸惊愕地指着宫本武藏道:“你……你果然是卑鄙小人,说好的公平决斗,你居然暗算我!”

  话音刚落,他就把一只不知何时藏在怀里的飞镖丢出来,沾染着不知道是何人的鲜血的飞镖,就像是从李白身上拔下来一般。

  “八嘎,我宫本武藏乃是天下第一剑客,岂会用到如此伎俩!”宫本武藏震怒不已。

  “不是你还有谁,此地除了你在场,还有……”李白话语一顿,目光突然瞥向原本正在外围看戏,准备坐收渔翁之利的一众高手,那些高手见到李白的目光,突然有一股不详的预感。

  而这份预感很快便成为了现实,宫本武藏明白了李白的意思,暴怒地转过身瞪着那些个江湖高手,吼道:“尔等胆敢扰乱我与李白的公平对决!”

  “宫萌萌,这飞镖上有毒,我已无力再战,不如待我疗伤之后,我二人再痛痛快快打一场。”李白一脸惋惜道。

  “有道理,你速速疗伤,我要与你大战三百……不,三千回合!”宫本武藏点点头道。

  “你这个东瀛人是不是傻?这李白如今油尽灯枯,正是取他性命的好时机,你不想打,我来!”一名佝偻着背的老怪物,阴恻恻地道,身形如同老鹰一般,迅猛地冲向李白,然而就在他准备一击得手之时,一道刀光闪过,他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倒落在地,惊愕地瞪大了双眼,看到数丈之外,自己的另外半截身躯,片刻之后,才发出惨叫,一命呜呼。

  这一切几乎只是发生在眨眼间,宫本武藏缓缓横起手中利刃,蛮横道:“李白的命,是我的!”

  “干得好,宫萌萌,看来先前是我看错你了,你果然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不过此地有心之人太多,我怕再受暗算,若是那样,我们的决战之日,或许又要延期,我二人约定,十日之后,在此山山顶再战,如何?”李白拱手道。

  “好,我信你李白,十日之后,等你疗伤再战!”宫本武藏瓮声瓮气道。

  “那你不要让这些人来干扰我,否则,我们永远无法公平决斗!”李白指着那些虎视眈眈的一众高手。

  “放心,我宫本武藏的决斗,没人可以打搅!”宫本武藏保证道。

  “好,我去也!十日之后再决一死战!”李白使出最后一丝内力,向着山中,迅速遁去。

  “妈的,居然让他跑了,大家快追,他现在正是重伤之时!”

  一众高手见到李白遁去,立刻掠动身形,准备趁势追击,一定要在李白最虚弱之时,一击即中。

  “我看谁敢?!”

  宫本武藏怒吼一声,霸道无匹的剑气顿时将此方天地笼罩,抢在最前端的几名高手居然连还击之力都没有,身躯便被一刀两段。

  “大家小心,这个东瀛人此刻正是剑气膨胀之时,决不可妄动!”

  “这个家伙怕不是个傻子吗?”

  “李白已经跑远了!妈的,这东瀛人到底在想什么?”

  “到手的鸭子都能飞,简直可笑!”

  宫本武藏却全然不顾这些江湖人的话语,鼎盛的剑气虽然已经过去,但是在他七尺身躯之中,却蕴含着令所有人心惊的可怕力量,这些江湖人皆是高手,能够感觉到,若是谁敢妄动,便会如同先前那几人一样,身首异处。

  “宫本武藏,你被李白骗了你知道吗?他根本没想过和你决斗,他就是利用你来挡住我们的!”

  宫本武藏傲慢地举起利刃指着一众高手,哼道:“知道你们与我,与李白差在什么地方吗?那就是一诺千金!”

  “这家伙真的是个傻子,大家不要怕,一起上,李白我们围剿,一个弹丸之地的剑客而已,杀了他!”

  宫本武藏发出痛快的笑声,双手挥刀,吼道:“二天一流!”

  双方立刻厮杀在一起,原本对李白的围剿,转变成对宫本的进攻,血肉横飞,双刀乱舞的宫本武藏如同真正的战神,强悍无匹,无人能敌。

  此处正在混战,却并未有注意到,先前被李白的巽风之剑轰击的地方,一道虚影显现而出,面色狼狈的弈星双指呈道号,眉头紧蹙地看着正在厮杀的宫本武藏与众高手。

  “这个宫本武藏,果然是个武痴,李白这样离经叛道之人的承诺也会信?比起什么承诺,保命才是最重要的。”弈星干咳一声,“看来师父说的不错,此人虽然实力强大,却是个不稳定因素,可惜的是让李白逃了。”

  弈星被巽风之剑反击,险些丧命,幸好自己还有保命之法,躲过一劫,他利用这个秘法隐藏在虚无之中,本想出其不意,对强弩之末的李白再次袭击,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宫本武藏,先前就听到报告说,宫本武藏再次走丢,没想到被这个路痴摸到了此地,更是被李白利用,逃之夭夭。

  弈星本就不敢与宫本正面相敌,此人对李白极为执着,任何想要破坏两人对决的人,都会被他视为大敌,弈星突然觉得当初自己就不应该去请这个随时可能爆炸的火药桶,否则今日李白必死。

  他无奈地长叹一口气,看着被宫本不断残杀的江湖高手,不说围剿李白的力量会被大幅削弱,整个大唐江湖都会因为宫本武藏这一闹腾,而实力大减,虽然是朝廷之人,但是怎么说也算是大唐的一员,自然颇为惋惜。

  没错,弈星虽然是明世隐之徒,却与明世隐有所不同,明世隐的许多秘密他是无法解除的,他仍是以大唐子民自居,国破家亡,他也在担忧,不过他也坚信着,自己所崇拜的师父,会带着大唐走出困境。

  “先生!”几名黑衣人落在弈星身旁,单膝下跪道。

  “寻一处地方,我要疗伤,其余人,绕开宫本武藏,继续追击李白!”

  ……

  在山中逃窜的李白,面色惨白,身躯摇摇欲坠,不管是弈星的天元棋局,亦或是宫本武藏的从天而降,都对李白本就虚弱地经脉造成了可怕的伤害,此刻的他,哪怕只是一名幼童,亦能将他一剑刺死。

  他疲惫地拖动着自己的身躯,内力早已枯竭,真气更是因为天地法则的惩戒,而一丝不剩,多少年来,他与天下不公相斗,仗剑行天下,亦离经叛道,不服世俗,天资卓绝,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修得散仙之体,也从未受过如此重伤,这是一场属于李太白的大劫,也是天地对他的惩戒。

  不过,他早已不是曾经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稚童,他与天地斗争也不是一天两天,即便是天地,他也不再服气,他要做逍遥之人,天地之间,无所拘束,无所束缚。

  “不行,我得赶快离开此地,宫萌萌能够挡住一时,却挡不住所有人,必须离开!”他此刻已经是凭借着意志力在前进,意识也逐渐模糊,他的耳边传来汩汩水流声,脚下打滑,眼前便彻底变作黑暗。

  最后晕倒之前,他只能感觉到,自己落入了一个极为冰凉之所,无力挣扎。

 

浏览397211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