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白伏魔录】第四章 神都洛阳牡丹海(三)

2018.07.02

 

  洛阳百姓就像是活在梦境之中,大街小巷,满城牡丹,变得分外妖娆,如同拥有了魂魄一般,却并不是诡异,而是沁人心脾,令人精神百倍。

  牡丹早在多年前,女帝上位时便开始种植,世人皆知,女帝爱牡丹,所以用着满城的牡丹献给女帝。  

  如今迁都洛阳,命名神都,牡丹盛开,这不正是女帝驾临所带来的祥瑞吗?

  即便是魔种兵临城下,即将破开大唐国门,洛阳的百姓却依然浑然不觉,毕竟现在自己也算是帝都人士,国家打仗,总不能连国都都丢了。

  这种奇怪的氛围在把持朝政的武三思、武承嗣等人的刻意传递开来,令得国民更是不识忧患,不知危亡,沉溺在洛阳牡丹海中,无法自拔。

  神都,竟好似世外桃源一般,令人陶醉期间,少有人清醒。

  而这正是狄仁杰忧虑之处,他没想到明世隐的牡丹拥有迷惑人心的力量,按照梦奇的说法,洛阳是明世隐布下的阵眼,整个大唐都是他的法阵,狄仁杰不管他是不是要把魔种大军全部放进大唐,然后彻底消灭,他只知道,大唐的千万百姓会因此而丧命,不论魔种如何暴虐残忍,他也不会允许这种看似一劳永逸的屠魔方式。

  梦奇的计划确实是狄仁杰目前能选择的最简单有效的方法,想要对付敌人,就要了解敌人,更何况对方是聪明绝顶的明世隐。

  动用武力也是不可能的,李白攻城的事情早已传到狄仁杰的耳中,明世隐凭借一己之力挡下当世剑仙的震怒一剑,可想而知,其实力也已经是散仙级别,根本不是狄仁杰这种凡人可以匹敌。

  拥有着深不可测的实力,并且将整个朝廷乃至女帝都控制在他的手中,这意味着狄仁杰对抗的,是一整个大唐帝国和一名当世散仙,而狄仁杰这边,只有一只奇奇怪怪的大猫和心存歹意的兰陵王。

  梦奇让狄仁杰等待时机,然而时间在慢慢流逝,看着牡丹花海摄人心魂,一天比一天严重,狄仁杰却只能干着急,而边境战事也是频频传来坏消息,即便是由大将军李靖亲自在前线指挥,却依然孤掌难鸣,力不从心,魔种的实力着实太过强大,远远超过了以往的任何一次人魔大战,哪怕是当年孙悟空的魔种起义,也因为有天庭之神明参战而让战事轻松许多。

  或许大唐,乃至所有的人类国度,都将会发生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明世隐在其中扮演了多重的角色,狄仁杰无从猜测。

  等待是漫长的,但是终究还是等来了机会,真的是机会自己找上门来,早已易容成吴道子的狄仁杰,眉头紧蹙地看着闯入他住所的神策军,一言不发。

  “请吴先生与我们走一趟吧。”为首的贺兰敏之露出妖媚的笑容,全然不似一名男子。

  “在下只是路过此地,对宫廷之事,并没有兴趣。”狄仁杰不只是外貌,连同语气嗓音都已经在这些日子里,完全变成了吴道子,正如梦奇所言,只要狄仁杰不主动接触,他便是吴道子本人,虽然内心对于入宫已经迫不及待,但是戏还是要做足。

  “那可就由不得你了,我是奉了圣旨来召你入宫,你不从便是抗旨。”贺兰敏之阴冷地道。

  狄仁杰心中不由暗骂,女帝已经失去意识,根本就是贺兰敏之或是明世隐假传圣旨,这对于注重礼法国规的他来说,恨不得立刻将这些奸佞小人凌迟处死。

  “实在是不知,圣上为何召在下,在下只是一个穷画画的罢了。”

  “先生可真是过谦了,大唐之内,谁人不知你画圣吴道子?”贺兰敏之虽然仗势欺人,且性情乖戾,但是对方怎么说也是当世闻名的大家,他也是有所敬畏。

  “什么画圣,不过是朋友之间的玩笑之语,不得当真。”狄仁杰故作谦虚地道。

  “这些话,先生与在下说也没用,还是快快随我入宫吧。”贺兰敏之并不想再浪费时间,催促道。

  狄仁杰看了一眼上前一步的神策士兵,无奈地长叹一口气道:“看来不与你入宫,我今天就离不开洛阳了。”

  “先生心里明白就好,请吧。”

  ……

  要说吴道子不愧是画圣,受到的待遇也与其他画师全然不同,不仅锦衣玉食伺候,明世隐更是亲自与狄仁杰会面,毕竟除了已经失去意识的女帝,如今皇城之内,明世隐才是第一把手。

  其实狄仁杰并不想与明世隐见面,毕竟明世隐实力不俗,哪怕梦奇的伪装再逼真,狄仁杰也害怕会被明世隐看出些许端倪来,若真是被发现真实身份,他将全无逃脱可能,必死无疑,而在明世隐的眼皮子底下,梦奇也不可能再如上次那样将自己救出,他必须绝对小心才是。

  “吴先生,冒昧请你入宫,还请见谅。”明世隐端坐主位,端起酒杯道。

  狄仁杰也端起酒杯回礼道:“既然是圣旨,在下当然也无法拒绝。”

  “没错,大唐之内,圣旨最大。”明世隐淡然一笑,“还不知吴先生怎么会来洛阳?”

  “听闻洛阳神都牡丹海,乃是明大人一手培育,如此天下奇观,大唐盛景,身为画师,自然是要来观赏一番的。”狄仁杰泰然回答道。

  “原来吴先生也是爱牡丹之人。”明世隐赞赏道。

  “陛下爱牡丹,自然大唐子民都爱牡丹。”狄仁杰的回答滴水不漏。

  “如此甚好,对了,先生可还记得四年前,先生送与在下的画作?”明世隐突然话锋一转,询问道。

  狄仁杰心头一紧,在吴道子的记忆之中,他全然没有找到丝毫与明世隐相关的信息,两人似乎并没有任何交集,但是若是梦奇所给的记忆有所偏差,那不是会露出破绽?

  狄仁杰看着明世隐淡然的目光,额头不由开始冒汗,明世隐微笑道:“先生很热?”

  “没有没有,在下……在下并不记得有给大人送过拙作。”狄仁杰只能赌一把,梦奇的记忆梦境绝对完整,吴道子确实没有与明世隐有过交集。

  明世隐慢条斯理地品尝着宫廷琼浆,片刻之后方才道:“也不算是送给在下的,是先生送与家父,家父再转赠给在下的仙人图。”

  “原来如此,能够得大人欣赏,是在下的荣幸。”狄仁杰这才松下一口气来,这明世隐果然是个心机深沉之人,哪怕是伪装如此逼真的狄仁杰,他居然也在试探,所幸狄仁杰的伪装不单单只是简单的外貌而已,连同吴道子所有的一切,他都已经铭记于心。

  “此次请先生入宫,实在是有事相求。”明世隐将酒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然后道。

  “所为何事?”

  “听闻先生几乎精通所有画法,尤其是佛道壁画,故而请先生入宫,为万象神宫作壁画,彰我大唐神威。”明世隐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万象神宫?”狄仁杰眉头一挑,故作惊讶,“能为这皇城第一宫做壁画,是在下的荣幸。”

  “听到先生如此话语,在下便放心了,请。”明世隐再次举起酒杯,与狄仁杰一起饮下。

  ……

  狄仁杰跟随明世隐走入防守严密的万象神宫,那神宫门内的幽魂守卫,在狄仁杰身上反复打量,最终还是放他入内,如梦奇所言,幽魂一族乃是梦奇一族的克星,可是只要不使用搜魂大法,梦奇的伪装即便是幽魂也难以辨别,如今的吴道子是明世隐的重要客人,那些幽魂怎么也不敢对狄仁杰使用搜魂。

  进入神宫之内,狄仁杰便被眼前景象所惊到,神宫如同高塔,却内有乾坤,除了正中心的那尊高大精致的女娲像之外,周围墙壁都似乎带着某种幽柔的光芒,一些阶梯顺着墙壁蔓延而上,直到宫顶。

  已经完成大半的壁画,栩栩如生,竟是群仙图,从样式来看,皆是以那尊女娲像为中心,众神拥簇着这位天地之母。

  神宫内也已经有不少画师正在创作壁画,众人见到明世隐等人进来,转头看了一眼,便继续投入工作,狄仁杰发觉他们面容憔悴,眼神麻木,最严重的甚至是形容枯槁,如同将死之人,当他依然在不停地作画。

  “此处壁画其实已经完成大半,只不过,还差一点,差如先生这般的当世大家,为这中心之地作画。”明世隐领着狄仁杰来到女娲像前。

  狄仁杰暗暗观察着明世隐,他发现,明世隐在面对女娲像时,竟露出了少有的狂热神情,而不是平时的淡然自若,看来,明世隐果然是信奉女娲的修行之人。

  其实信奉众神天地之母,也无可厚非,但是明世隐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自然让人怀疑,他的真是目的,已经这种信奉是否已经扭曲,狄仁杰相信,女娲娘娘是不会愿意看到自己一手创造的人类以及魔种尽数覆灭的,明世隐根本就是在逆天而行。

  “这一切就拜托先生了,至于一些细节,我会派内行之人与先生详说。”明世隐恢复正常的神态,微笑道。

  “都听大人的安排,不过,在下创作不能拘束在一方天地之中,请大人准许在下自由出入此地,以便顺利创作。”狄仁杰不想自己与其他画师一样被牢牢地关在此地,不然自己什么都做不了,那伪装入宫便白费了。

  “此地乃是皇宫内院,先生不能随意走动。”明世隐却道。

  “在下并非要在皇宫之中肆意走动,只是方才见万象神宫守卫森严,想来是有进无出,恕在下直言,若是如此,在下根本画不出来,所以请明大人三思。”狄仁杰摊牌道。

  “你在威胁我吗?”明世隐冷笑道。

  “不敢,只是为了能够顺利完成明大人交代的任务而已,我想明大人也不愿意再拖下来吧?”狄仁杰不卑不亢道。

  明世隐深深地注视着狄仁杰,深邃的眼瞳,似乎想要将狄仁杰剖开一般,片刻之后,他才微笑道:“好,我给予你在皇宫内的自由,但是我必须每日都看到壁画的进度,一刻都不得耽误。”

  “多谢明大人体谅,另外,我要最好的材料与工具,还有不间断的美酒,另外还有……”狄仁杰凭借着对吴道子记忆的了解,将他的作画习惯一五一十地交代一清。

  明世隐眉头微蹙,任凭他如何云淡风轻,在面对如此多的要求也面有不满,事实上,从某个角度来说,现在的吴道子应该算是明世隐的囚犯,没见过一名囚犯能够提出这么多要求的,不过狄仁杰却全然不在乎,此刻就是要狮子大开口,越是不卑不亢,甚至狂妄,自己便越安全。

  明世隐在不满中离开,他也确实答应了狄仁杰所有的请求,甚至准许了狄仁杰能够隔一段时间出宫休息,这对于其他那些几乎累死在壁画前的画师,可以说是天上地下,全然不同。

  狄仁杰回过头望着精美绝伦的女娲像,对于他来说,属于他一个人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 

  “八嘎呀路!”

  一声怒吼,本就简陋的小客栈便轰然倒塌,无数人被击飞而出,躺倒在地,兵器散落,惨叫连连。

  而客栈废墟之中,站立的中年男子,满脸的络腮胡,面容冷峻,英武萧然,抚起的袖子下,是他坚实如同岩石般的肌肉,他一手提短刀,一手举着长刀抗在肩上,环眼怒视着周围之人。

  “妈的,这个扶桑人竟如此厉害!”一名贼眉鼠眼的男子叫骂道。

  “老大,我看咱们还是撤吧,提到铁板了。”一个皮青脸肿的肥胖男子苦着脸道。

  “闭嘴,什么叫踢到铁板了?从头到尾都是他主动挑衅的,这要是撤了,江湖中人怎么看我大鼠王?!”自称鼠王的男子怒道。

  “可是……”

  “八嘎,李太白呢?!你们不是说李太白在你们这里吗?人呢?!”扶桑人不是别人,正是不断寻找李白的剑客,宫本武藏。

  “李太白的人头是我们的,你一个弹丸小国之人也敢来染指?!”鼠王叫骂道。

  “有种。”宫本武藏冷哼一声,用他带着奇怪强调的汉语道。

  备前长船长光裹起剑气,自废墟之中,横扫而出,那些个绿林好汉在惊恐之中,被夺去性命,甚至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注视着满地尸首,宫本武藏毫不在意,小心地拿白布擦拭着自己的长刀,一旁那名面色惨白的客栈掌柜,躲在一根倒落的屋梁后,注视着大开杀戒的扶桑人。

  “掌柜,还有酒肉吗?”宫本武藏转头询问道。

  那掌柜心中不由怒骂,这客栈都被毁成废墟了,还能有什么酒肉,但是他却不敢说出来,只能赔笑道:“这位客官,东西都被埋在下面了,我这本就是官道上的小客栈,先生还是去往前往镇上寻酒肉吧。”

  宫本武藏点点头,对于将客栈变为废墟的事情,没有一丝内疚感,而是继续质问道:“你可知道,李白在何处?”

  掌柜心头一紧,方才在客栈之内,这扶桑人就是不停地问那些绿林好汉这个问题,最终大打出手,掌柜满脸苦意,不知如何回答,他低头看到飘落在脚边的通缉令。

  那是一张相貌堂堂,英俊不凡的画像,熟悉的人,皆会恍然,这正是李太白真容,可是那只是十年前,意气风发时的李白,而非现在这般。

  不过更让人在意的是,通缉令上的悬赏金额,黄金十万,白银百万!

浏览13351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