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白伏魔录】第五章 风雨飘摇安史乱(三)

2018.07.03

 

  安禄山与史思明的叛乱已是如火如荼,由于牵扯人族兴亡,各方势力也开始有所行动,战国诸地、大汉三国、稷下之地等等都纷纷派出使者前往大唐,一来探听战况,二来也是与大唐朝廷商议迎敌之策。

  大唐是最强大的国家,也是对抗魔种的中坚力量,更是直接面对着安禄山的魔种大军,李靖、薛仁贵等名将都已加入潼关主战场,郭子仪、李光弼围剿史思明,一切都看似在往好的地方发展。

  只是真正的聪明人都在观望,因为他们从始至终都没有收到一点女帝武则天的消息,这也是需要派人前来探查的重要原因,诸国才不会愿意在毫不知底细的情况下,派遣大军前来,这么多年的厮杀,他们已经不能相信任何一方势力,哪怕是多年前的联军也只是暂时罢了。

  不过,女帝虽然没有消息,但是大唐之内也并非没有主事人,在女帝被明世隐带往洛阳之后,皇孙李隆基正式被推入政治舞台前,而这一次,也正是他代表大唐,前往江陵与诸国使臣会面。

  两辆马车缓慢地在山脚下前进,马车前方,一名高大强壮的男子骑着一匹毛色不纯的烈马,这马匹尤为健壮,丝毫没有因为其杂色而有失威风,相反,给人一种动则如惊雷的感觉,能够骑上如此烈马,这骑马之人也绝对不凡。

  马车在一处溪水旁,稍事歇息,前头的马车上缓缓下来一名锦衣男子,留着少量胡须,面相雍容华贵,眉宇轩昂,虽然并不倨傲,但竟让观者觉得有一丝俾睨众生之态,此人绝非常人。

  而随后从马车上又是缓缓下来两名婀娜女子,绿衫女子,身形窈窕,腰肢纤细,相貌清秀,动人间带着俏皮。

  而她伸手搀下的女子,鹅黄襦裙,鹅蛋脸儿,黛眉忧郁,绝美妩媚,倾国倾城,尤其是那对如同月色下波光粼粼般湖泊的眼眸,在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之间,男女老少皆为之倾倒。

  “玉环,这风餐露宿苦了你。”男子将打满的水袋递给那绝色女子。

  “无妨,在府里闷坏了,出来走走也好,再说这溪水清冽甘甜,也是不错。”说话的女子,竟是大唐第一美人,杨玉环!

  “阿蛮,你与玉环亲密无间,一定要好生照看她。”男子嘱咐道。

  “放心啦三爷,我与姐姐可是自小一起长大,能不看好她?”阿蛮俏皮地笑了笑,倒也是清俏可人。

  “三郎,那个人怎么样了?”玉环看似随意地问了一声。

  男子看了玉环一眼,倒也没表露任何神情,而是缓缓走向另一辆马车,缓缓拉开门帘,里面躺着一名邋遢男子,不知死活。

  “此人虽然身受重伤,但是经脉奇异,骨骼非凡,愣是死不了,想来也是这次杀白潮的一名江湖人,我听说前些日子,那个东瀛人宫本武藏大开杀戒,掩护李白逃离,这家伙说不定就是那次的受害者。”那名高大的男子缓缓走上前来,“三爷,恕叔宝啰嗦,这种江湖人遍地都是,救他没有意义。”

  “我知道,但是玉环说救了,那我便救。”锦衣男子面无表情道。

  这说话的两人,正是皇孙李隆基与左武卫大将军秦琼秦叔宝!

  “平日夫人性情寡淡,看到这些江湖人士,连眼都不会抬一下,这次怎么就想着救下此人呢?”秦琼无奈地摇摇头,低声道。

  李隆基瞥了一眼正在溪水旁注视着溪流的绝美女子,轻叹一声道:“谁知道呢,不过,若是发现此人有任何异动,你不会汇报,直接打杀便是。”

  “遵命。”

  另一边,玉环与阿蛮也在低声絮叨,阿蛮同样对玉环救下那名邋遢男子感到困惑:“姐姐,你干嘛一定要救那个江湖人呢?三爷似乎有些不高兴呢。”

  “他若是不高兴,那就把那人丢了便是,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玉环眉头紧蹙,突然露出气不过的模样,将一块鹅卵石丢入溪水。

  “姐姐……”

  “怎么?我现在连一句话都说不得了?”玉环反问。

  “可,三爷毕竟是……”

  “不要啰嗦了,你们都不愿意救他,那就丢了丢了,反正以后我说什么,你们都不当回事儿了。”玉环气呼呼地转身。

  “玉环,怎么了?”李隆基走回来,询问道。

  “没什么,反正我就是一个没用的可怜人,外头都说,我就是一个光好看的瓷器,一碰就碎了。”玉环冷笑道。

  “怎么会呢?玉环可是天下第一美人呐,说什么瓷器?那都是一些宵小对你的嫉妒,好啦,方才我也去看过了,那人并无生命危险,只是始终沉睡,放心吧,会想办法的。”李隆基笑眯眯地搂着玉环,安慰道。

  “三爷,这边都弄好了,可以吃些热食了。”那一边几名正在忙活的下人,其中一名笑容谄媚的男子,尖着喉咙呼唤道。

  “好了好了,高力士那边做好饭了,咱们去吃点儿。”李隆基柔声道。

  玉环也并未得寸进尺,默不作声地在李隆基的引导下,去篝火旁坐下,她倒是从始至终都没有去看一眼那马车之中的男子。

  数日之后,李隆基一行人依旧在前往江陵途中,马车中的男子在路过一座小镇时,找大夫看过,那大夫诊脉之后,颇为惊奇,这常人早已死过多时的伤势,此人居然仍能活着,只是不知道如何让他苏醒而已。

  更令人诧异的是,大夫束手无策的事情,居然在马车路过一间酒馆之时,男子突然苏醒,也不顾自己伤势,活蹦乱跳地就冲进酒馆,拎起酒壶便痛饮起来,喝完还直呼爽快。

  李隆基等人惊讶地看着这个突然苏醒的邋遢男子,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好,反倒是阿蛮从马车上下来,询问道:“喂,你不知道你还受着伤吗?还喝酒,想死呀?”

  男子听完才露出恍然的神情,面色扭曲地靠坐在墙边,气喘吁吁道:“完了完了,几天没喝到酒,一闻到酒香便忘乎所以了,这回惨了。”

  众人哭笑不得,敢情男子也知道自己不能喝酒,这是酒瘾上来,啥都抛诸脑后了,虽然男子的苏醒有些让人诧异,但是他仍是深受重伤,只能躺在马车中养伤。

  他也没有询问自己为什么在他们这一行人当中,更不在乎他们前往何处,只管肆意吃喝,饱了便睡,活像是一个江湖无赖。

  但是包括秦琼在内的任何人都没有察觉到,这个无赖的身体在缓慢地好转,他看似睡觉,其实是带有特殊法门的吐纳之法,修复体内伤势。

  他,自然是那个江湖中人,疯狂追杀的李太白。

  其实他早就已经苏醒,或者说,除了一开始确实因为昏迷倒下之外,其余时候都是在假寐疗伤,这期间,他已经摸清楚了这一行人的来历,但是即便知道他们的重要身份,也与李白无关,凭他那闲散的性情,才不会去理会救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人。

  直到先前路过酒馆,闻到酒香的他,实在无法忍耐,才跳下马车去寻酒来喝,倒不是酒真的会影响他伤势,相反,对于这个酒鬼而言,酒才是真正的疗伤药,他之所以假装自己难受,是想着继续留在马车上,疗伤的同时,顺便蹭吃蹭喝。

  “先生,可以吃饭了。”一名下人前来马车外,呼喊道。

  “好。”李白慵懒地伸了伸懒腰,像是烂泥一般从马车上爬下来,然后肆无忌惮地拿起高力士等人辛苦做出来的晚餐。

  “喂,你怎么如此无礼,三爷都还没吃,你就吃起来了?”高力士尖声呵斥道,这些时日,李白的所作所为,没有任何一个人对他有好感,若不是杨玉环不松口,他们早想把他丢在路边,随他死活。

  “我就不信,你做的时候没吃过,你们三爷在吃你的口水,你怎么不说?”李白肆意地讥讽一声道。

  “你!”高力士愤怒地看了看李白,然后又向着李隆基下跪,“三爷,绝无此事呀!”

  “好了好了,吃个饭而已,这位先生愿意吃多少便吃多少吧。”李隆基面不改色道。

  “就是呀,到底是主子,就是懂事儿。”李白咧嘴一笑,粗鲁地撕扯着手里的烤山鸡。

  “这么多天了,都还没有正式请教过先生的名字呢。”

  李白手中动作停顿,思考片刻之后,便道:“呵呵。”

  “大胆,三爷问你名字,你居然敢冷笑置之!”高力士愤怒地指着李白,“秦将……秦先生,把这冒犯三爷之人,痛打一顿如何?”

  秦琼虽然也不喜欢李白这种目中无人的态度,但是比起高力士这样的宦官,他见过之人太多太多,江湖人送他一个“小孟尝”的绰号,自然是有着过人的交友能力,不会轻易得罪任何人,况且李隆基还未开口,他自然也不会有所动作。

  “你这个人真的有些过分了,我们好心救你,你怎能如此无礼?”一旁的阿蛮也看不过去,质问道。

  “你们误会了。”李白无奈地耸耸肩,“我说,我叫,喝喝,喝酒的喝。”

  “原来如此,是我的人冒犯了,喝先生不要见怪。”李隆基点点头,微笑道。

  “对了,不知道先生是如何受如此重伤,能够在如此情况下恢复过来,先生必非常人。”秦琼突然问道。

  “我?还不是跟人打架打的嘛,我就是命好才没死。”李白咧嘴一笑,含糊道。

  “救先生的地方,恰好发生了一场大战,宫本武藏杀了众多江湖人,而他居然是为了掩护他要杀的那个李太白逃走,先生,可知道此事?”秦琼继续追问道。

  “是吗?我不知道,我就是一个小人物,怎么能扯到这些厉害的家伙呢?哎呀,别提了,本想着能不能趁着这次的江湖大事,捡些便宜的,没想到运气不好,被那些大人物打出来的剑气给震伤了,还好我师父教我的心法护体,不然哪能活到现在呢?”李白摆摆手,继续对付手里的烤山鸡。

  “那请问先生师承哪位高人?”秦琼问道。

  “世外闲人,不提也罢。”李白边吃边笑道。

  “还是提一下吧,在下交友甚广,说不定认识先生师父呢。”秦琼却咄咄逼人。

  “关你屁事。”李白却冷笑一声,随口骂道。

  “倒不是关不关我屁的事,而是有些困惑,正如先前所言,宫本武藏掩护李白撤退,而先生又恰好深受重伤,被我等所救,而先生经脉奇异,该不会……”秦琼面色逐渐阴沉下来,“你,就是李太白吧?”

  “够了!”李白并未开口,反倒是一旁始终一言不发的杨玉环娇叱一声,她站起身来,花容带着怒意,“你们一个个审问他我不管,但是你们说这个烂泥一样的垃圾,是太白先生?胡说八道,他就是个垃圾,怎么可以和太白先生相比?!”

  “玉环你别生气,我知道你喜爱李白的诗词,我们也只是随口问问,并不是说,他真的就是李白。”李隆基看到自己的心头肉如此生气,自然知道触及了玉环的逆鳞,她对李太白的诗词尤为痴迷,自然不会允许李白与眼前这个烂泥一样的汉子相提并论。

  “这个人,连给太白先生提鞋的资格都没有!”杨玉环娇叱道。

  “是是是,玉环,你先消消气,生气容易伤了身体,你本就体弱……”李隆基不断地安慰着杨玉环。

  眼看着即将梨花带雨的玉环和焦急的李隆基,李白心中不由有些好笑,一来想起如今自己这副德行,的确给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李白提鞋都不配,另一方面,他不知道,大唐第一人美人杨玉环居然把自己的诗词如此看重,视同珍宝,若是真让她知道,自己真的就是李白,估计她想死的心都会有,毕竟崇拜了那么久的人,突然变成了烂泥,任何人都难以接受。

  李白想起了当初与天水镇的小虎所定下的承诺,以如今的姿态,绝不轻易承认自己就是李白,给世人以及那些崇拜李白,将李白视作目标的人,留下最美好的印象,而不是毁坏。

  若是本来的李白,才不会管这些世俗之人的看法,但是只要一想起被钉成肉泥的小虎等人,他便只能无可奈何。

  如今想想,世人阻挠,世人愚昧是当年裴旻的困境,那么李白的困境,便是走不过心头的那份侠情,只要这股侠情依旧存在,他便永远算不得超脱之人。

  他吃完烤山鸡,随手拎过一只酒葫芦便摇摇晃晃地走向马车,不知何时,那只酒葫芦上,又被他绑上了那条红色的绳带,依旧是蝴蝶结,依旧悬在腰间。

  ……

  李隆基一行人最终也并没有赶走李白,自然主要是因为害怕敏感的杨玉环会因此而迁怒,另一方面,若这个自称喝喝的男子,真是李白,把他留在身边,也不一定是坏事,反正有秦琼在,这世上也没几个人敢来对李隆基他们有所想法。

  不过这天在路过鱼雀山时,突然飘起大雾,秦琼示意众人暂时停下,等待雾气散去,否则的话可能会在山中迷失方向,他们便下车休息,李白重新给自己打满酒之后,准备再一次回到马车上休息,只是因为雾气太大,他居然走错了马车,爬上了此刻只有杨玉环一人的马车上,杨玉环刚要呼喊,突然拉车的马匹脚下出现了一条毒蛇,马匹受惊,嘶鸣一声,立时向着山中狂奔而去,任凭车夫如何操控也停不下来。

  秦琼等人想要去追也来不及,马车速度实在太快,转瞬间便消失在山中。

  “不好,快去救玉环!”

浏览2692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