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白伏魔录】第五章 风雨飘摇安史乱(四)

2018.07.03

 

  受惊的马匹拉着马车在山中狂奔,马车之内的李白与玉环因为颠簸的山路而不断撞动着车厢,李白倒是并未太过狼狈,而孱弱的玉环面色惨白地在车厢内无助地呼救。

  由于车厢晃动剧烈,无法站稳的李白几次想要冲出车厢,拉住缰绳,可却都无功而返,无奈之余,他只能尽可能看护好身旁充满惊惧的女子,生怕她会被甩飞出去。

  他此时也没有心思去嘲笑玉环如此胆小,毕竟对方本来也只是个养尊处优的王妃而已,可不是所有的女子都能像木兰那般,扛着大剑在魔群之中纵横恣肆。

  随着马匹的狂奔,他们也不知被拉往何处,只知越发地深入山内,随着一声嘶鸣,李白听到了马匹摔倒的声音,随之而来的,便是车厢在这突然停止之后,狠狠地甩飞而出。

  玉环失声尖叫,李白一把将她搂住,然后便是车厢翻滚,触地之后,强烈的撞击。

  车厢被砸得粉碎,片刻之后,断裂的车厢木板被推开,额头淌血的李白,小心翼翼地将因为惊吓而昏迷过去的玉环抱在怀中,干咳两声,自言自语道:“还好老子骨头硬。”

  他正想要站起身来,便察觉到周围有一股奇怪的气息,他缓缓抬起头来,嘴角不由一抽,满脸无奈道:“我就是路过,你们信吗?”

  在他周身,不知何时,居然已经包围一圈手持长矛刀枪的汉子,看他们着装随意,满脸横肉,似乎是此间的绿林好汉。

  “你是何人?!”从好汉之中,走出一名小头目,厉声质问道。

  “呃……在下……李喝喝,路过此地,马匹受惊,不是有意要冒犯各位。”李白并不想和这些地头蛇起冲突,不说自己身上伤势并未完全恢复,手里可还带着一个累赘,能不动手自然最好。

  “既然如此,留下你身上的钱财,离开此地吧。”小头目干脆地道,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呃,在下一穷二白,没钱呐。”李白可不是说谎,他是真真切切的身无分文。

  “大哥,你……你快看,他怀里那姑娘……我的天呐,比那天香楼里的头牌还漂亮呀。”一名大汉凑上去,眼睛直溜溜地盯着李白怀里昏迷的玉环,这大汉鼠目寸光,没见过世面,可怜玉环堂堂天下四大美女之一,被拿去与天香楼的风尘女子相比。

  小头目也是注意到即便昏迷依然绝色无双的杨玉环,眼睛都瞪直了,但是理智很快战胜了他的欲望,他咽了口口水道:“没钱?谁信?你看你怀里这姑娘穿着打扮,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快点把钱拿出来。”

  “真没钱,求大王放过我们吧。”李白看到这些人望向玉环的眼神,不由轻叹一口气,俗话说,红颜祸水,似乎一点没错,怀璧其罪更是千古真理。

  “哼,你这幅德行带着这么漂亮的姑娘,难不成是人贩子?”小头目一脸的正义凛然,“我等锄强扶弱,行侠仗义,在江湖上都是赫赫有名,最看不起的就是你们这些贩卖妇女孩子的垃圾,有本事就去对付魔种,在这里拐卖女人算个怎么回事儿?今日我就要替天行道,把姑娘救下来!”

  李白哭笑不得,这个小头目倒也是能找借口,这图财不得变图色,到他嘴里说得如此正义凛然,看来也是个老江湖,颇会寻找借口。

  小头目看不懂李白的神情,只以为对方是被自己吓破了胆,咧嘴一笑,心想着女人如此漂亮,若是献给寨子里的几名头目,自己从此以后便能平步青云,在聚义厅里有属于自己的一把交椅,再不用这般在外风吹日晒。

  “来人,动手!我等要替天行道!”

  李白看着这群眼泛绿光的汉子,不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

  “啊!”

  惨叫声在山中此起彼伏,而且因为马匹的狂奔,居然带着李白与玉环冲出了雾气,而那些个绿林好汉则是在出手之后,连李白如何出手都没有看清,便被打得七零八落,那小头目鼻青脸肿,哭着逃离此地。

  未走出多久,他迎面便看到一行人,如同看到救星一般,跪倒在那些人面前,为首的二人看到小头目的模样,惊讶地问道:“发生了何事?”

  “金大哥,童大哥,有人要攻寨!”

  小头目将事情添油加醋,夸大其词地讲述了一遍,完全避开了自己劫财劫色的事情,反而变成了对方蛮横无理,企图攻寨。

  为首二人闻言自然怒目圆瞪,浓眉倒竖,一人持环刀,一人持钢枪,带着自己的手下便冲向小头目所指的方向。

  小头目知道二人实力不俗,定然能够将李白一举拿下,兴冲冲地跟着二人。

  此刻的李白一手抱着昏迷的玉环,一手拿着未出鞘的太白长剑,不以为然地看着满地大汉,打着哈欠道:“我就不明白了,我都求饶了,你们还要动手?这不是自找的吗?”

  “呀呔!何妨宵小,胆敢犯我山寨?!”手持环刀的壮汉怒喝着从林中冲出,刀锋呼啸,直直地斩向李白。

  “呦,这个有点意思。”李白嘴角一咧,搂着玉环,随意地向一侧夺去,环刀劈空。

  然而在他躲过的瞬间,一股阴风袭来,在环刀之后竟跟着一杆钢枪,如同毒蛇一般,刺向自己。

  “哼!”李白冷哼一声,长剑狠狠地向下一砸,那杆钢枪看似势如破竹,但是在长剑这一砸之下,也只能无力地坠落在地。

  不过对方显然也不是什么小人物,环刀又一次呼啸而起,同时钢枪向上一挑。

  李白眉头一蹙,太白长剑一阵瓮鸣,虽未出鞘,剑气却起。

  两名壮汉感觉到铺面而来的剑气,面色大变,顿时倒飞出去,重重地摔倒在地,口吐鲜血。

  “没事吧?”环刀男子惊愕地看着自己的同伴,询问道。

  “此人非同小可!”钢枪男子擦去嘴角鲜血,咬牙道。

  “拖住他,援兵应该很快便到!”环刀男子恶狠狠地看着李白,低声道。

  “上!”

  “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李白摇摇头,看到两人如临大敌,无奈道,“我就是路过。”

  一脸无奈的李白看着悍不畏死的两名壮汉,只得再度出剑。

  李白虽已不是散仙体,但他依然是大唐第二的剑客,哪怕不出鞘,对付此二人也是绰绰有余,两人随时联手围攻,却连李白的皮毛都触碰不到。

  环刀碎裂,钢枪折断,两名大汉如同断线的风筝遥遥地向后落去,倒地之后,痛苦地想要爬起来。

  “金甲,童环,你二人如何了?!”

  两人尤为惊喜,看着从山林之中冲出的一名手持大刀的大汉,惊呼道:“史大哥!”

  姓史的大汉颇为惊讶地看着二人,伤势颇重,就连兵器都被毁坏,顿时大怒,手提大刀,遥遥指着李白,喝道:“老子是史大奈,你是何人?!”

  “史大哥小心,此人极为厉害!”

  李白听到名字不由噗嗤一笑,道:“屎大奶?”

  史大奈知道李白是取笑自己的姓名,面色立时铁青,也不顾金甲童环二人的提醒,举着大刀便杀向李白。

  ……

  本来安静的山中,突然响起了十万火急的哨声,山中驻扎的绿林好汉纷纷被惊动,这是只有外敌入侵时才会敲响的暗号,匆忙地从各个地区向中心汇聚。

  几名在寨子中颇有地位的头目聚集在一起,互相交换着得到的消息,目前所得到的战况,金甲童环、张公瑾史大奈、张公李义以及四大夜行将都已经被击败,其中金甲童环伤势最重。

  “连张公瑾和史大奈都输了?!”

  “对方似乎只有一人,居然如此厉害。”

  “只有一人也敢攻我山寨?实在是太过狂妄了。”

  “哪是狂妄,据说击败这些人,他连剑鞘都没出,确实有实力。”

  “那可如何是好,即便我等上去,或许也只是一合之将罢了。”

  “已经通知几位大哥,他们很快便到,此人现在正在慢慢靠近寨子,我们去拖住他的脚步!”

  “好,拖到几位大哥赶来!”

  此方正在议事,另一边的李白,则是极想快些终结这场本可避免的闹剧,虽然自己未曾出鞘,但是的的确确打伤了数人,且这些人似乎在这寨子中有些地位,若是如此下去,可当真要与此地山寨结下难以调节的梁子,若是引来一些更为强大的高手,别说保护怀里的玉环,自保都是难事。

  他想要快些离开此地,却总是走不了多少路,便由一名两名高手杀出,先前更是有四名实力不俗的汉子偷袭自己,险些让他们伤到了昏迷的玉环。

  稍待片刻,李白又是走过不远,又被一行人所阻,那些壮汉各个如临大敌,刀叉剑戟,警惕地对着李白。

  “报上名来!”

  “我说了好多遍了,我叫李喝喝。”李白不耐烦地道,“你们怎如此麻烦,打一架就要报名字,有什么意义吗?”

  “哼!”一名壮硕的大汉肩抗一把巨型大锤,那大锤少说也有四五百斤的模样,大汉拿着大锤居然面不改色,轻而易举,显然是一名真正的高手。

  李白知道,能够挥舞如此大锤之人,绝非等闲之辈,譬如大唐曾经便由一传说,天下第一好汉李元霸,便是使得一对瓮金擂鼓槌,打遍天下无敌手,后来似乎是因为其体内充满了魔种之力,而被朝廷秘密关押起来。

  “大家一起上,不要怕他!”

  众人见到李白被大汉所震慑,立时一拥而上,刀叉剑戟,斧钺钩叉一齐攻来,李白眉头紧蹙,太白长剑在他手中猛然旋动,将这数把兵器的力量,一一卸去。

  “脱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

  李白口中喃喃,在围攻之下,身影不断躲避,剑鞘顶在众人的肋部、胸口等要害处,虽不至于伤及性命,却也颇为不好受。

  “接招!”

  那手持大锤的汉子怒吼一声,挥动着巨锤砸向李白,李白面色一惊,在巨锤的破风声中,连连躲避,而大汉挥着这四五百斤的巨锤,仍是游刃有余,没有丝毫的气喘,可想而知,其力道有多么强大。

  李白暗道,不可被这巨锤触及,否则以自己如今的肉体凡胎,还不要被砸成肉泥?他不断躲闪,一时便落入了下风。

  其余大汉见状,立刻再度发起进攻,向着李白围拢而来,李白长叹一口气,手中紧紧地抓着玉环,太白长剑,豁然出鞘!

  虽无散仙之力,太白剑气亦然!

  众人被出鞘的锋锐剑气所惊,纷纷躲避后退,但是那手持巨锤的大汉似乎是来不及收手,依旧向着李白攻来,想来也是,虽然大汉力大无穷,但是怎么说着巨锤也是沉重无比,断然不可能如此轻易收手。

  李白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去结下这一锤,他甚至已经运起内功,准备强行摧动太白剑中的仙气,虽然会抽空身体,但至少自己和玉环不会被砸成肉泥。

  就在他的剑刃触及巨锤,准备摧动剑气之时,巨锤突然破裂,一阵红色粉末喷散而出,李白惊讶不已,却也来不及阻挡,粉末将他彻底覆盖。

  “这他妈什么玩意儿?!”李白忍不住爆出粗口,本以为是什么迷魂粉之类的东西,但是闻到那股熟悉的味道时,简直想要跳起来,“辣椒粉?!”

  “哎呦我的妈,老子的锤子。”那大汉见到自己的巨锤被打破,面色大变,急忙向后逃去,先前李白所激发出来的剑气,虽然并未完全使出,但是作为常年混迹江湖的大汉,自然能够察觉到危险,若真是正面接着对方的招式,自己必死无疑!

  正在为劫后余生而庆幸的大汉,见到开始打喷嚏咳嗽的李白,不由惊喜地笑道:“知道老子辣椒粉的厉害了?”

  “不要给他机会,趁现在!”

  “你们太过分了!”李白被辣椒粉激得鼻涕眼泪直流,怒意油然而生,长剑挥动。

  长剑格开正面的刀剑,借力一弹,削向另一边的枪斧,被弹开的刀剑则是砸向了同伴的勾叉,而李白虽然被辣椒粉影响,但是身形却不曾停顿,脚下踏起颇为诡异的步伐,凭借着过人的听力,躲避攻击。

  而在李白这摇摇晃晃的身法之中,众人愣是伤不到对方分毫,他们惊愕地发现,手持出鞘剑之后的李白,比先前更为灵活多变,难以捉摸。

  “怎么越来越厉害了?”

  “不行,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老子还不信了!”

  “樊兄弟不要!”

  一名手持砍刀的大汉暴怒地再次冲向李白,李白吹了吹发梢上的辣椒粉,阴沉地看着攻来的大汉,一侧身,然后用剑柄击打在大汉的胸口上,大汉痛苦地吐出鲜血,无力地向后倒飞而去。

  就在众人想要前去接住大汉时,突然从林中跃出一道矫健的身影,将大汉稳稳地接住,并卸去李白的内力。

  李白眉头一挑,注视着来人,来人身着青袍,手中一杆五股托天叉,面目冷峻,颇为骇人,他冰冷地注视着李白,缓缓道:“就是你要攻我山寨?”

  李白感觉到来此对方身上一股阴冷的气息,摸了摸脸上的辣椒粉,嘴角带起一抹弧度:“这个山寨还真是卧虎藏龙,那就按你们规矩来吧,报来名号。”

  “铁面判官,尤俊达。”

浏览171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