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白伏魔录】第三章 太白与尔同生死(四)

2018.07.11

  茫茫大漠,寂寥荒凉。

  早先还有不少魔种部族驻扎此地,现如今,魔种举族入侵大唐,这西域大漠之地,也失去了仅剩的一些生气。

  远远望去,落寞的身影徐徐西行,白马的的,一个矮小的黑影走在马前,引导着白马的方向,而在马背上,面如冠玉的青年僧人,额头上正滴下硕大的汗珠。

  这大漠之中,渺无人烟,连化缘之处都没有,天气燥热,风沙漫天,可是苦了那肉体凡胎的僧人,不过那牵马的矮个倒是全然无所谓,包在斗篷里,看不清模样。

  “悟空啊,为师觉得还是停下来歇息片刻再走吧。”

  “半个时辰前才刚歇息过,你这样何时才能取得真经?”矮个侧过头,露出他丑陋的毛脸雷公嘴,讥讽道。

  “你是魔种,我是凡人,当然不能相提并论,为师无法忍受,你难道想看为师死了不成?”僧人神气道。

  “不敢不敢。”猴子眼珠一转,摸了摸额头上的金箍,阴恻恻地道。

  两人原地歇息,僧人小心翼翼地取出水囊,节省地喝着,一旁的猴子就地倒在砂石地上休息,四仰八叉,毫无规矩。

  僧人不满地摇摇头,刚想开口训斥两声,目光却瞥到,天边尽头,正有一道人影向此处赶来,这茫茫大漠,一路上都是空无一人,这突然出现的身影,令得僧人有些惊恐,急忙呼喊猴子道:“悟空悟空,你看,那是不是魔种妖精?!”

  “一惊一乍,这西域本就是魔种的地盘儿,出现一两个魔种不也是很正常的事吗?”猴子不以为然道。

  “可是那身影,步伐未免也太快了些吧?”僧人还是惊道。

  “那一定是风沙刮着人,一路相送呢。”猴子嘲笑道。

  “不是,是真的极快,快到……”僧人张开了嘴巴,眼睁睁地看着原本还在天边的身影,越来越近,他清晰地看到对方脚步沉稳缓慢,可是这看似缓慢的迈步,却在下一刻,前进了百丈不只。

  “两位施主……哦不,原来是同门,阿弥陀佛。”

  僧人只是眨了几下眼,对方便早已出现在他的面前,来者一派异域武僧的装扮,肌肉坚实,身体强壮,可不是瘦弱的青年僧人能够相比。

  “阿弥陀佛,大师有礼了。”青年僧人虽然对猴子颇为刻薄,但是当面对同门之时,立刻露出大家风范,衣袍随风飘动。

  “贫僧自西天而来,正欲前往东土大唐。”

  “这可真是缘分,贫僧自东土大唐而来,欲往西天拜佛求经呢。”青年僧人听到武僧所言,颇为欣喜。

  “原来如此,果真是缘分,我等虽属不同派系,然而毕竟同根同源,又有类似目标志向,定然是佛祖安排,大师能够穿越大漠至此处,一定身手了得,不如我二人切磋切磋拳脚?”武僧磨拳擦掌道。

  “呃……还是不了吧,打打杀杀,有违出家人的教义,善哉善哉。”青年僧人吓了一跳,边擦汗便道。

  “无趣无趣,也罢,此去东行,遍地魔种,还是保留一些实力,免得与大师两败俱伤呢。”武僧点点头道。

  青年僧人露出尴尬的笑容,他瞟了一眼武僧几乎要挤破僧袍的肌肉,估计对面一拳头就能把自己打成肉泥,佛他家的两败俱伤……

  “两个秃驴,废话可真多,要打,俺老孙陪你!”一根金晃晃的棍子出现在武僧面前,那矮小的猴子,充满敌意地看着武僧,原本他就因为护送青年僧人西行而一肚子窝火,看到和尚便来气,更别说,这武僧身上居然存在着一股,镇压魔种之力的气势存在,这让猴子颇为在意,此人或许是一名伏魔人。

  “咦?竟是个佛道魔种,奇哉奇哉。”武僧惊讶地看着斗篷下的猴子。

  “少废话,俺老孙干死你这个恶心的秃驴!”猴子正要暴走。

  突然之间,远处的天边,风云变色,雷霆怒吼,如同上苍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咆哮,也像是要把天空劈成两半一般。

  “这是?!”

  三人皆被这股力量吸引而去,青年僧人不明所以,虽然因为天生仙体,所以能够感受到那股力量,但实则对修炼之事,一窍不通,而猴子与武僧却纷纷表现出五味杂陈的神情。

  “这天怒人怨的,不知又是何人触了那天地法则。”武僧喃喃道。

  “天地法则……”猴子的金色妖瞳,死死地盯着那被撕裂的天空,目光之中,似乎看到了当年那场惊天大战,自己也触了那天地法则,被多方势力围捕,众叛亲离,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之久。

  他对天地法则的恨,是来自内心深处的,那是夺走了他的家园与梦想的恶魔,更是禁锢了他五百年自由的枷锁,一个最想要自由的人,却永远得不到自由,他怎能不恨?

  “有趣有趣,贫僧倒要看看,究竟是何人如此了得。”武僧大笑起来,“大师,就此别过,贫僧东去也!”

  说罢,身影便如先前那般,向着大唐的方向,倏忽遁去。

  “悟空,都与你说了多少遍,不要打打杀杀……”

  “你给俺老孙闭嘴!!”

  ……

  势如破竹的剑势,冲开了无数阻挡者,江湖人也好,普通士兵也罢,触及剑势着,无不死于非命,这是散仙的力量,常人无法匹及。

  “挡住他,挡住他!”史朝礼怒吼着,看着李白愈发接近,面色立时惨白起来。

  然而无论如何,李白的剑也已经出现在史朝礼的面前,只是一眨眼,史朝礼周围的卫士便已遭尽数斩杀,方寸之间,剑尖便要抵入史朝礼的眉心。

  然而,就在李白的剑即将贯穿史朝礼的刹那,风云变色,天昏地暗,一股由天而降的气势疯狂地压制下来,太白剑居然立时停滞下来,明明毫无阻碍,可是居然无法再向前刺入哪怕一寸。

  李白感觉到空气中的压制气息,将自己所有的散仙真气尽数凝固,其实不只是他,这方天地间,所有修行之人的真气皆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凝固,一些正在休息的人还好,那些正处于修为突破的紧要关头之人,便是因为这瞬间的凝固,口吐鲜血,走火入魔,甚至因为来不及反应过来而一命呜呼。

  天地法则,天怒人怨……

  此刻的大唐乃至于所有国家,都将目光聚集在这突然降临的天地法则之上,纷纷猜测究竟是何人触怒了天地,引来这惩戒的天地法则。

  这天地法则虽说是修行之人才能受到影响,但是很多人都知道关于此事的传说,数百年前,一只魔种猴子便因触了天地法则而境界跌落,失去自由,猴子当年率领的魔种起义军何其壮大,还不是被剿灭的剿灭,收服的收服,可想而知这天地法则之可怕。

  天地法则,一般出现在至少散仙修为的仙人之上,仙人触怒天地,引来压制之力,虽然仍未有人参透天地法则的降临标准,但是一般都是造成了过多的杀戮或是逆天而行才会出现,属于限制仙人胡作非为的一种手段,不过目前为止,也未见到天地法则去惩治过真正的恶人,也就是说,它更偏向于一种内部的惩罚。

  至于猴子身为魔种也遭到了天地法则的惩罚,主要还是猴子的修行之法是来自于道门的菩提祖师,归根结底,仍是天地内的仙人。

  如今,天地法则降临,其中心点,正是李白所存在的战场之上,李白能够感觉到,在乌云盖顶之间,一双眼睛冷漠地盯着自己,只要自己有任何异动,随时会出手惩治。

  回过头去,这一路之上,的确是杀戮无数,至少斩杀了五千之多的士卒,难怪会触及天地法则。

  李白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冷笑:“那边魔种屠杀百姓,这里恶人残害平民,你这天地法则不去管他们,反倒是来阻我?”

  “天地法则?”史朝礼听到此话,顿时觉得捡到了一条命,他自然听过天地法则的传说,今日,李白绝不可能再下手杀自己,否则,必然引来杀身之祸。

  “李太白!”史朝礼急忙向后退去数步,狂妄地笑了起来,“你不是想杀我吗?你有本事来呀,不敢了是不是?谪仙人?不过是仙家的一个奴才而已!”

  李白眉头紧蹙,手中的剑依然不能前进分毫,体内的真气也几乎凝滞不动,可以想象若是自己强行摧动真气,说不定会经脉具碎。

  “什么绝世剑仙,什么世外高人,你只有死路一条!”史朝礼还在丧心病狂地嘲讽,虽然他脚步没有丝毫停顿,不断地向后退去。

  眼看着史朝礼越来越远,即将被人群吞没,李白的眼神依然冰冷,可却无可奈何,明明已经近在咫尺,明明能够替天水镇的百姓报仇,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了天地法则。

  一支箭矢从人群之中呼啸而来,企图抓住李白停顿的空隙偷袭他,李白身形微微一侧,箭矢虽未射中李白,却将他腰间的酒葫芦射落,掉落在李白的脚下,被打破的酒葫芦汩汩地流出酒水,将葫芦上的那只红色蝴蝶结染湿。

  李白不由咧嘴一笑,低头将蝴蝶结捡起来收好,缓缓抬头来,注视着天空,朗声道:“我,李太白,从此再不言无愧天地,只无愧自己,你说你是天地法则,我道太白剑才是!”

  “起舞莲花剑,行歌明月弓。”

  剑势起,惊天地。

  随着太白剑又动,天地震怒,雷霆降下,像是要将天空斩断一般,直袭李白,李白狂笑,剑势突破人群,准确地找到了史朝礼存在的位置。

  雷霆包裹李白。

  真气被彻底抽空。

  经脉尽数碎裂。

  剑尖,刺入史朝礼胸膛!

  ……

  远在迁都途中的白发方士骤然睁开双眼,掀开马车的窗帘,惊愕地瞪着边塞方向,随后立时露出笑容,喃喃道:“好一个千金散去还复来的李太白,若是假以时日,谁能与你比肩?”

  “来人!”

  马车的帘子被掀开,这马车宽敞得如同一座小屋,身穿长袍的青年男子微笑着走进来,向着明世隐行礼道:“师尊。”

  “李太白境界跌落,他已不是散仙之体。”明世隐面无表情道。

  “感觉到了,那师尊的是想要斩草除根?”弈星微笑着询问道。

  “宫本武藏呢?”

  “这家伙一感觉到天地法则的气势,就迫不及待地向着洛阳的方向冲过去了。”弈星笑道。

  “洛阳?那不是反方向吗?”明世隐眉头一挑。

  “早知道他是路痴,没想到连望山而行都做不到,我已着人领着他去了,否则估计他用十年都到不了李白面前。”弈星无奈道。

  “那便好,此人实力极其强大,又对李白极为执着,大可以看着他们两败俱伤。”明世隐点点头道。

  “不过,这家伙性情颇为怪异,我怕会有变化。”弈星担忧道。

  “所以并不能将希望都放在此人身上,你也动身,截杀李白,若是有机会,连宫本武藏一起杀了。”

  “谨遵师命。”

  弈星再次行礼,并向另一个方向同样行礼,在马车的正中央,双目紧闭,相貌威严的女帝,正盘膝而坐,从头到尾,她都未曾开口。

  弈星并没有在意女帝是否有任何异样,缓缓从马车之中退去。

  明世隐露出一丝森冷的笑意,喃喃道:“李太白,既然他日无人能与你相比,那在此之前便让你夭折吧。”

  ……

  李白境界跌落?!

  几乎在一夜之间,这个传遍江湖,甚至连战国、大汉等地也得到了各种不同的版本,但无一例外,那便是李白再没有散仙之体!

  一个不是散仙的李白,再没有震慑他人的力量,当年他行侠仗义,得罪无数仇家,他们变得疯狂起来,叫嚣着要将李白碎尸万段。

  更别说,许多曾经的手下败将或是想要挑战李白的剑客,一时间,杀死李白,成为了江湖之中最为热门的一件大事,甚至压过了正在函谷关前进行的人魔大战。

  或者说,就连身在战场的魔头安禄山,也已经派出部族中的精兵强将去截杀李白,在他眼里,这个实力惊人的剑客,将来极可能成为入主中原的一大阻力,必须将他赶尽杀绝。

  哪怕如今的李白实力不再,但是这个创造过无数奇迹的大唐第一人,谁能保证他不会再度崛起,破而后立呢?

  只有在他虚弱之时,将其杀死,才能这后顾之忧彻底解决。

  大唐第一人的名号实在太过耀眼,耀眼到,所有人都不想再见到这个人继续活下去!

  为了能够诛杀李白,江湖之中已经发布了高额的悬赏金,更别说杀死李白之后,名气能够响彻天下,几乎整个江湖都已经沸腾,只为找到李白,生擒或者取下他的首级。

  关外战事如火如荼,江湖之中也是腥风血雨,偏偏这洛阳城,如今一片祥和,常年种植的牡丹遍布整座城市,世人皆知女帝爱牡丹,即将成为大唐新都的洛阳,自然满是牡丹。

  女帝的仪仗队在城内游行,百姓们纷纷前来跪拜,虽然见不到女帝,只能看到巨大的马车在拥簇下缓缓行过,而宰相武三思则是高头大马,走在队伍的最前头,趾高气昂,甚是威风。

  人群之中的狄仁杰小心翼翼地扯了扯自己的兜帽,转身离去,他警惕地观察着周围,他来洛阳城已经一月有余,这城市看着安宁祥和,却给他一种极其诡异的感觉。

  尤其是到了夜晚,白天盛开的百万牡丹花,如同招魂的鬼怪,将洛阳变做了一处凡人所无法察觉的法阵,尤其是最近,更有诡异的幽魂在夜间巡逻。

  这一切一定是明世隐的所作所为,洛阳城的牡丹花海奇观,是他一手操办,包括如今的迁都,全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狄仁杰虽然先行一步来此地,但是除了看出这些诡异之处外,全然没有解决的方法,更别说他白天要躲着明世隐的暗卫,夜晚也要躲着巡逻的幽魂,几乎寸步难行。

  而如今,女帝已经进入洛阳城,狄仁杰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感到慌张,当察觉到李白境界跌落之时,他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一方面,李白攻打长安城加快了明世隐迁都的脚步,另一方面,李白又是大唐少有的散仙,是对付魔种大军的杀手锏,甚至只要这个大唐第一人还在,魔种哪怕攻入大唐,也会有所忌惮。

  偏偏在这紧要关头,李白居然也出了事,事情一下子变得紧迫棘手,全然是因为李白两次意气而为。

  不过既然女帝与明世隐都已进入洛阳城,那么明世隐应该有下一步行动才是,看来狄仁杰,不得不潜入洛阳皇宫,一探究竟了。

浏览126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