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星的过去,你不知道的那段伤心往事

2018.07.16

导语奕星之所以会跟随明世隐的原因,快点来看看

  心中的奕星很害怕去和人说话,可小时候他并不是这样,小时候的他和平常的孩子并没有多么大的差别,说起话来就像一个聪明的八哥别人不说闭嘴就不会停的。小时候的他,嘴里含着母亲给的花糕,手上拿着的是父亲给的玩具。那段时光是奕星感觉最快乐最无忧的时光。可是这样的时光只占了奕星幼时的时光一半……
  
  奕星的父亲很少会认可奕星,对于奕星说的话,做的事情总是嗤之以鼻。“小孩子心性,做事没有一个定力,你现在这样让我以后怎么教你下棋。”听说奕星又一次逃了先生课去集市上玩耍,奕星的父亲这样呵斥着奕星。
  奕星听着父亲千篇一律的训话,满不在乎挠了挠自己的耳朵:“凭什么说我没心性,你就是懒得教我下棋,那老先生教的千字经我本来就会背。你要是抽出来时间教我下棋,我一定会好好学。”奕星这样回应着父亲对自己的职责,娃娃小脸上充满着不满和委屈。
  
  
  奕星的父亲听见奕星的说现在就要学下棋,本来就不是很好看的脸色黑得更厉害了:“不行!这棋在你没有那个定力之前我绝对是不会教你的。”奕星正要张口继续和父亲争辩的时候,父亲抚了抚自己的衣襟转身离开了奕星的房间。
  奕星张了张嘴,看见父亲离开的身影终究还是闭上了自己的嘴:“你不教,我就自己偷学!”奕星这样赌气的说着。父亲的棋房之内有一个很隐蔽的角落,躲在那里可以看见棋盘和对弈的两个人,但是对弈的人却看不见躲在角落的人。
  奕星的父亲是一个很厉害的棋士,来挑战讨教的人一天下来几乎不会间断,奕星回想了一下父亲进入棋房的时间,一个大胆的计划在奕星的脑海之中浮现出来。只要自己在父亲进入棋房前进入房间就好了,奕星这样想着笑出来了声音。
  他几乎想到了未来自己和父亲下棋时,自己用着父亲的招式打败父亲的场景。次日清晨奕星就偷偷的溜进了棋盘,躲在了父亲最喜欢的山水画之后,巨大的画把奕星遮的严严实实,旁人只要不碰画就不会感觉到有什么异样。
  不过一会父亲就进入了房间,奕星就这样躲在画后面窥视着父亲和别人对弈,棋子落在棋盘上的声音啪啪的作响,奕星在画后目不转睛的凝视着。父亲和别人对弈一直到深夜。奕星实在是撑不住了,就在画后面打着瞌睡,直到听见门被打开的嘎吱声,奕星才醒过来。确认棋房已经没有人了,奕星就偷偷摸摸的从画后面溜了出来,蹑手蹑脚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一连几天奕星都是这样躲在棋房的画后面看着父亲和人对弈。今天奕星也是起了一个大早溜进了棋房的画后面,刚刚躲进画后面的奕星,听见了父亲对母亲的谈话:“你去私塾把这个东西给他,如果可以你也不用回来了,快点走。”奕星听见了母亲的啜涕声,很小但是却很清晰。
  奕星有点疑惑他想要问父亲怎么回事,但是现在他正躲在棋房如果被发现免不了又要挨训,以后估计都要被父亲摁着去私塾了,自己才不要这样。没有什么办法的奕星只好忍住了自己的疑惑安安静静的躲在画的后面“嘎吱”一声,门被父亲推开了。奕星在躲在后面稍稍的探出头看着,父亲今天并没有打开旗盒。男人就这样端正的坐在那里,他似乎是在等什么,表情是那么的决绝……这个时候一个蒙面人走进了房间,他的手里拿着的是一把锋利的尖刀。
  刀就这样刺进了奕星父亲的身体,血低落在棋盘上,滴答的水声在房间里面回荡着,杀死父亲的那个人在房间之中转了一圈。父亲倒在了地上手带着旗盒一起,一时间房间充斥着棋子滚落到地上“啪啪哒哒”的声音。
  奕星死死地捂着嘴,他在哭但是却不敢发出声音。黑衣人慢慢地走了出去,奕星很清楚的听见了他的刀在地上摩擦的金属声。他死死咬着自己的手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在心里默念着,不能出声,不能出声,被发现会被杀死。
  
  
  奕星惊恐的睁大着眼睛,他能看见自己的父亲脖子正在流出鲜血,他听见自己父亲的呼吸越来越微弱,他感觉到了愤怒无助和恐惧。恐惧的情绪高过了自己的愤怒,男孩就这样藏在画中一动也不敢动。每每想起奕星都会自己当时的懦弱感觉到羞愧。“如果我当时就冲出门,或许我的父亲就会有救。”奕星回忆起来那个事情的时候总是说。
  但是奕星并没有冲出门,他只是这样在厚重的山水画面躲着着。他在哭着,他只是哭着,在这个满是自己父亲鲜血的棋房一动不动地哭着,直到自己那濒死的父亲停止了最后呼吸。
  奕星从棋房出来已经是第二天,而自己的母亲也在父亲死后不知去向,据说奕星的私塾外面发生了一起绑架,一个走的急急匆匆的女人被几个人掠上了马车。官方为了查明事情的真相而把房子封查,流落在街头的奕星遇见了那个白发算命人,明世隐看着浑浑噩噩的奕星问着:“年轻人,要我给你解惑吗?”
  奕星很是痛苦地看着明世隐:“世间的事情那么痛苦,我要怎么能忘?”奕星想要忘记,忘记经历的一切,忘记父亲的死,母亲的失踪以及自己的懦弱。
  明世隐看着面前的少年,手轻轻的放在了奕星的头上:“那么下棋就好了。”奕星更加疑惑:“棋,能代替世间吗?”
  
  
  “天下就如同一个巨大的棋盘,天地以万物为刍狗,平等对待一切众生却不管其生死。这,就是棋道。”奕星咬了咬牙想来死去的父亲,他不要成为棋子,他要成为掌棋人。他要找到那个杀死自己父亲的人,然后讨回公道。“你能教我下棋吗?”奕星盯着明世隐问到。明世隐依旧是摸着少年的头:“我当然能教会你下棋,而且我能使你在棋盘之上战无不胜。你要跟随我吗?”
  奕星沉默的跟在了明世隐的后面,点了点头。他并不贪得胜利,但是想起破碎的家庭。奕星知道自己必须胜利不能有一点失败。“我一定会得到父亲的认可。”奕星这样在心里默念着……这是奕星和明世隐的相遇,那时他们还没有到长安,后面的事都是后话了。
  
  腾讯游戏玩家联盟出品,作者:TGL-六六
  
  适用版本:v1.35.1
浏览125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