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归云第二章:心思各异暗挑拨,成人礼前起风波

2018.07.18

导语十五年后,云梧为弟弟精心准备了礼物,却在当天有了变故。

      愠怒的云梧见一击不中,扬手便伸向另一个侍卫的腰间,那名侍卫的佩刀嗡鸣不止,眼看就要脱壳,侍卫赶紧按下。
  栖在房顶的火凤见状,眼睛不自觉睁大了些许,仿佛是在惊诧:还来?!
  而一旁听到动静的少昊等人也已经赶来,少昊拂袖一挥,云梧手中的金色弯弓便消散开去。
  “胡闹!”少昊斥责。
  “就因这一只飞禽,便让弟弟蒙受屈辱,我今日就是要将它射下,给弟弟做宠物!”云梧显然余怒未消。
  说罢,手中灵力凝结,同时抬头望向火凤。
  云梧这边弓箭还未化形,火凤便已然展翅飞走,耀眼的赤色笼罩了一半的轩辕城,让人惊艳。


  “想逃?”云梧语气轻蔑,扬手便要召唤自己的麒麟坐骑去追,却闻一声清亮的啼哭声从屋内传出,让云梧愣了一下。
  还未等少昊开口,云梧便放弃了对火凤的穷追不舍,转身进了屋。
  留下城主和众人在外边摇头苦笑。
  有着令所有人羡慕的天赋,却也因为这强大的力量而养成了冲动的性格。
  实在不知该说是幸还是不幸。
  轩辕历二十四年,轩辕城少城主云鸿降生,临世之日有火凤绕城三日,全城相庆。
  但那一日云梧弯弓直射火凤的一幕也让许多权臣心中嘀咕,有心之人道:云梧不服以男女之分定城主之位,故有意驱散火凤;而云梧降生之日更有五凤来朝,所以,将来这轩辕城究竟谁是城主尚未可知。
  乌飞兔走间,已是十五载岁月匆匆而过,昔日尚在襁褓中的孩童,如今已是一个翩翩少年郎,虽然还有些稚嫩,但行为举止间已经颇具风骨。


  今日便是云鸿的成人礼,一早,这个轩辕成都洋溢着喜庆的氛围。
  云梧这天起了个大早,将一柄镰杖拿在手中细细摩挲着,这是她耗费了十五年的时间,集齐了整个山海界所有的珍稀材料才做成的一柄镰杖,也是她送给云鸿十五岁的成人礼。
  云梧将这件世间难得的神兵装于玲珑匣中,便起身往前厅走去,心中想着云鸿看到这件神兵时的表情,脸上不觉便有了温暖的笑意。
  然而,还未到大厅,便见到有侍从慌忙行来。
  云梧伸手拦下,训斥道:“慌慌张张是为何?不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吗?”
  然而来人却并未听进去,反而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死死拽住了云梧的手臂,急急道:“小姐,救救少公子!”
  “什么意思?!你说清楚!”云梧闻言惊诧,反手捏住他的手,诘问。
  “小的也不清楚,只是刚刚凤舞舟凤大人的坐骑一身是血地出现在我面前,只留下这个。”侍从将手中紧攥着的绢帛递给云梧。


  云梧接过,之间白色的绢帛上石用血写的几个字:少公子,逆世境。
  这几个字写得甚是潦草,周围也有许多血渍,有此可见,写此消息之人定是气息不稳,已然力竭。
  “你去告知城主,我先去!”云梧当机立断,召出灵幻飞羽龙坐骑,不过眨眼间,便消失不见。
  待云梧进入逆世境,找到云鸿时,正好看到凶手梼杌要对他进行最后一击,而云鸿显然已经力竭,身边凤舞舟已然倒地,不知是否已经遇险。
  云梧不及细想,坐在坐骑之上便是一支穿云破月之势的利箭破空而出,夹着雷霆之势射到梼杌身上,由于只是在坐骑上的匆匆一箭,并未射到梼杌的要害,但箭矢上夹裹的力道竟让梼杌生生后退了两步方才稳住身形。
  云梧趁势来到云鸿身边,匆匆一瞥,知道他及凤舞舟未伤及本源之后才稍稍松了口气,开口却是严厉而尖锐:“找死吗!?”


  云鸿正在扶凤舞舟,听到这样前所未有的诘问和厉色,整个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眼神明灭不定却最终一言不发,将凤舞舟扶了起来。
  “你带着他,坐灵幻飞羽龙先走!”云梧一边警惕梼杌一边急急吩咐道。
  “我要留下来……”云鸿却犹豫了须臾,开口。
  然而他话未说完,云梧便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留下来送死吗?”
  云鸿低头沉默不语。
  “带凤舞舟回去,不然他肯定会死在这里!”云梧厉声吩咐道,“你回去,搬救兵。”
  云鸿看了看眼前虽然瘦弱却让人异常安心的姐姐,心下风湿五味杂陈,但他也知道此时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扶起凤舞舟骑上飞龙便离去。
  离去时,云鸿俯瞰着苦苦支撑、与梼杌对峙的云梧,双手不自觉握紧,眼中的不甘再也掩饰不住。
浏览83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