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军杯巡礼——中国香港赛区YTK战队 电子竞技起航永不晚

2018.07.21

导语和其他参加冠军杯的队伍一样,来自中国香港的YTK战队也于七月初抵达上海备赛。

                                        

和其他参加冠军杯的队伍一样,来自中国香港的YTK战队也于七月初抵达上海备赛。YTK战队总共有七位选手,分别是担任辅助/边路的队长“極”、担任打野/边路的“路神”和KC、担任中路的“小V”(Bee)、担任中/边路的“HIM”和担任边路的“春卷”(FAI)和“帅溜”。

最先来到采访间的两位是中路“小V”和边路“春卷”。接着是KC和路神,最后是帅溜、极和HIM。一进采访间时几位选手都分别和我们热情地打了招呼。春卷偏爱较肉的英雄比如“程咬金、典韦、白起等。”KC喜欢花木兰、裴擒虎,路神则喜欢李元芳、马可等。小V喜欢法师、炮台类的英雄。比如“干将莫邪”、“嬴政、武则天”。来到上海训练后,考虑到战术配合小V开始练起了“扁鹊、兰陵王”等新的尝试。

随着聊天的深入,几位选手与我们聊到了一个共同的话题。相比于ahq,相比于已有打过职业经历的选手,YTK队员们的经验和训练都是生疏而陌生的。“我们就是路人,路人有缘聚在一起,我们也没有教练,都是刚开始在预选赛的时候,我们就是拿自己最熟的英雄出来练,靠自己钻研,加上预选赛当天发挥的挺不错,所以走到了这里。(预选赛时候)我们随意些拿出自己最熟练的英雄和他们拼了。” 小V笑着说。

“(预选赛赢)可能充满了更多的意外性,被人家小看了。”春卷说。


与游戏相识

也就是说,目前YTK是几位路人临时组建起来的,没有自己的教练和指挥,队伍一切都在初步建立当中。KC和路神也与我们确认了这点,他们提到目前队伍的指挥是辅助,最近会看一些KPL队伍比赛的复盘,例如EDGM或Hero久竞等队伍。

起初接触到游戏的时候,小V还在小学,和很多玩家一样拥有一台Play Station(家游产品游戏机)开始打游戏。中学的时候接触到竞技类游戏几年后慢慢玩起了Moba。值得一提的是,小V喜欢打逆风局,他告诉我们,因为逆风的时候可以更加磨炼自己的心态。时间再往后,因为工作时间的紧张,小V慢慢开始关注手游。后经朋友推荐,小V走进了《王者荣耀》:“我觉得很方便。操作也没那么困难,因为我们到已经过了那个反应最快的年纪了。如果要打CS的话最好的年纪可能是十六十八岁,过了基本上被淘汰。但是王者荣耀这个操作要求不是很高,最重要的是战术和意识。所以我觉得这个游戏挺适合我们这些年纪大的“老头”,对,希望能在自己喜欢的一个兴趣拿到一个比较好的成绩。”

说到这里时,也许因为话题的共鸣,作为队伍最为年长的队长大哥顿时与我们滔滔不绝起来:“我大概从三岁开始,小时候在家里玩小霸王。到了七八岁的时候,因为时代不一样,已经有《Game Boy》(手掌游戏)打是很开心的。街上小店有大型的街机,其实这里的小朋友是可以玩那些街机的,然后跪在那里打。差不多是12岁了开始去玩《街霸》(《街头霸王,格斗类单机游戏》)。到了初中那个年代出现过很多游戏,我以前也玩那个《魔力宝贝》(角色扮演类端游)的,玩了很久大概六年。其实有一段时间我是没有打游戏的,后来突然有一天,另外的队员啊春卷问我一起玩《王者荣耀》,然后就从接触一直打到现在。”队长慷慨激昂的讲完这番话以后,我们问道:“冒昧的问一下队长,您刚才谈到时代这个词,能透露一下您的真实年龄么?”队长听后笑了笑,:“哈哈被你们发现了,你们猜吧。”问题被反问后,我们根据“小霸王”游戏机给出了一个大致年轻区间,“大概是八零后?”“对对对,哈哈哈是的”,队长笑了起来。

辅助小将HIM目前还是一名学生,最早开始玩Moba类游戏从初中开始一直玩到大学,也是从后面开始逐渐接触到手游。另外一位队员帅溜也是从三年级开始打《Game Boy》,一直玩到现在。


从路人汇聚成一个团队

聊到加入队伍,春卷和路神、KC一样,通过看到Facebook广告或者朋友介绍来到队伍中,在游戏群里结实了手游伙伴后大家慢慢认识起来便组成了队伍,队伍成立后开始参加了一些小型比赛。小V是最后一个才加入到队伍中的:“我们就七个人,他们很多已经配合了很久,尽管如此也可能比不上这里一个月时间的训练,因为这里有教练。 我们去最简单的方法学习就是模仿,模仿最强的人怎么去做,我们就跟着做就那么简单。因为来这里就相信这里的的资源,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奖金可能不是最重要,但真的是希望提升自己。当然也希望能赢啦,提升自己也是算是一种磨练。至于加入队伍前没有人找过我,是我看到脸书,我自己找到他们的。因为以前都是单排,很枯燥。”

最早接到冠军杯邀请时,队员们都有些意想不到,甚至有些感动。HIM这样描述自己得知可以参加冠军杯的情景:“当时比较感动,因为从小到大很喜欢玩游戏,一直想参加一个比赛。我小时候也喜欢看漫画,比如灌篮高手啊!一群人打篮球的人出现在各种比赛里,我觉得挺感动的,因为我也是年轻人。(笑)”

在备赛的这段时间里,YTK队员对自己的进步表示了喜悦和惊讶。虽然几位队员之前在不同程度上都有关注过KPL,但是想要追赶并击败KPL的职业队伍对他们来说却是无比艰难的。在当地,几位队员更多的是单排,直到来到上海后才开始进行五排和三排的针对性训练。

“学了教练桃哥的打法和这段时间训练后,短时间内我们进步得很快”春卷说。“我们其实在教练桃哥课上学到的不只是战术,最重要的真的是心态。我刚开始来的第二天我们就和其他队伍打了,成绩还不错的。但是现在不稳定,比如说有时候心态不太好,打不了逆风,或者是有些配合沟通,已经看到其他队伍慢慢在成长起来,我们还在原地。”小V补充道。就目前的现状来说,路神表示:“因为本来我们是单排的打法,五排的话能在这里学到很多东西,只是我们自己运用不出来,所以现在很容易打什么队都输。”

在对KPL队伍和选手的了解中,KC表示关注对阿泰和eStar关注很多:“关注过阿泰,他打了四届KPL,他们队也打得挺好的。还有eStar的我也挺喜欢的,他们实力很强,eStar也是第一届(KPL)就已经在了。所以我刚开始看他们的时候就已经有印象。EDGM也很喜欢,(今年决赛)未能夺冠有点可惜。”


电竞在中国香港——社会观念

在中国香港,寻求多元化经济无疑成为当下经济发展的主题。电子竞技作为新潮产业近年来也颇受人们关注。对于当地来说,特别是在零售业不景气的背景下,“创新”成为新一代年轻人们更加注重探索的道路。电竞发展的商机在这里是存在的,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明星或者文化传媒公司开始成立和组建队伍,也可以看到港澳台地区有着越来越多的选手开始登上舞台参赛。

在和几位队员的聊天中我们了解到,香港地区的玩家和关注电竞的群体是有的,而真正想从事电竞行业的人却却屈指可数。家庭和父母的反对虽然是很多地区年轻人们追逐电竞梦想探讨的共同话题,但这一点在这里似乎显得更为严重。纵然有不少电竞爱好者们向政府或者多方组织提出过建立电竞场馆的诉求,但仍不足以翻新出一场变革。现实的矛盾不得不让年轻的电竞爱好者们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想打职业而队伍在哪里?加入战队后我的职业周期是多久?薪资是多少?职业生涯结束后该何去何从?这些所有的问题都需要建立在家庭的支持和理解基础之上。冲破重重阻碍,能因电竞职业选手打出名堂的过来人反过来回顾时,“当初是怎样说服家人成为职业选手的?”“因为我打出了成绩,我赢得了足够多的奖金,只有这样才能改变他们对这个陌生职业的看法。”

谈到这点,小V和春卷感触颇深:“除非你把奖金拿到你爸妈身上,我赢到比如100万,对这件事可能会改观。因为没有成绩,无论是外人还是你的爸妈也会觉得,因为年代不同嘛,你很难去说服他们。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说服我妈,但是我跟她说我喜欢这个游戏。我喜欢做这个事,她就讲啊你去做吧,其实她只能去确定,我其实也挺感恩的,毕竟我们两个年纪不小了。

“就算在这里小型比赛拿到好成绩也是没用,除非参加很大型的比赛,拿到好成绩,他们(父母)才会觉得这件事有些意义。也因为我们年纪不同,父母觉得我们有思考成熟一点,已经知道自己做什么了,如果我们十多岁的话,爸妈肯定不会同意。”


电竞在中国香港——“放下一切去追梦”

某种程度上来说,小V和春卷是幸运的。他们正处在电子竞技慢慢被社会所了解的生根发芽之期,也处在年纪上还可以说得过去的阶段,赶上了自己追寻梦想的最后几趟列车。当YTK宣布组队完毕一起打比赛之时,具体说当他们意外的打赢预选赛要前往上海参加八月的冠军杯时,他们决定的背后,面临着打完比赛回去没有工作的风险,具体说不是风险而是既定事实。

在当地,上班族们似乎很难请的下来长久的假期,比如这次来到上海备赛一月左右的时间,这样久的假期意味着离职。具体说,超过一周便可以这样划分。对于小V来说,因为公司要搬家同时自己正准备换另外一份工作,这个时候遇见几位打游戏的小伙伴也是缘分刚好。对于春卷来说,虽然有一位比较善解人意的老板,但是他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是,不管成绩如何,回家后他首要解决的问题或许就是找工作。春卷告诉我们:“我就比较尴尬。因为我这个行业很少人会做这种事情的,基本上都不能突然离开。我破例跟老板讲,我告诉他我要参加一个比赛,电竞类的比赛。他听到的时候很惊讶,我如实跟他讲这个比赛就好像一个......篮球的话类似NBA游戏,在《王者荣耀》中则是KPL。(然后老板就懂了我要参加的是哪类的比赛)。他说我明白你意思,告诉我说如果他是我这个年纪,可能会和我一样做这个事。 老板说等我回来的时候打电话给我,如果到时候还没有人的话我再随时回来。但是现在就是暂时离职。”

最近春卷也有给公司打过电话,问过是否招到了新的人。KC和路神同样也是辞掉工作来参加比赛,当记者问到二人“辞掉工作是否值得呢?”KC说道“要不就打比赛,要不就去工作,两个只可以选一个。追梦嘛,一切都不敢想,越向前越好。”

“因为其他人,很多都是辞职了的,我算是请了比较长的假期,所以还可以。(记者:香港很难申请长时间的假期?)对的,很难的,基本上你一讲(老板)就把你辞退了,(然后对你说)不要闹了这样子。”队长这样告诉我们。

“这边是这样子的,你突然说今天不做了,你还要补一个月工资给老板,因为正常要一个月提前通知的,若你今天不做,你今天不做,递那个辞职信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一般正常来说那些老板都可能让你走。”帅溜摇了摇头说道。

当听到大伙都是辞职过来,春卷便有了更进一步的动力鼓起勇气和老板讲了自己的想要离职打比赛的意愿。几位队员来自不同的工作岗位,有着不同的身份,小V之前从事珠宝行业后转到管理,春卷则是药房的工作人员,路神主要从事空调维修工作,KC卖发型用品。HIM还在读书,目前正值暑假。虽说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上的遗憾,来到这里的几个人是因打游戏聚在一起但每个人最终的目的也是不一样,而这次冠军杯的经历对他们的可贵是高于一切的。


电竞在中国香港——社会现实与窘境

在中国香港特区的政府财政预算文案中电子竞技得到了高度评价,这是一个“具有经济发展潜力的新领域”。毫无疑问,香港各界都看到了电竞蕴藏的潜力,如大力发展电竞产业,更多的就业机会得以提供,那么更多的电竞爱好者也会纷沓而来。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也在提点着人们保持着跟进时代发展潮流的步伐是有多么重要。

对比韩国,电竞产业的蓬勃发展所带来的经济、文化各方面的巨大效益和影响是可以成为很多国家和地区可以借鉴和学习的对象。韩国队伍实力的强大不止局限于某一款游戏,而是体现在多款游戏上,这些均得益于韩国社会各界对于电子竞技产业建设而付出的努力。关于这一点,这次备战冠军杯的队员小V深有体会,在和韩国队伍打训练赛时候,小V深深地感受到了韩国队伍的专注力:“因为我们第一队其实是对上韩国的队伍,你们也知道韩国队在一些游戏方面是世界上最顶尖的,就是别人口中的'魔鬼队'。比如说他们在打Aov跟其他战队选手比赛的时候,有一个笑话,就是哪里有韩国人哪里肯定会赢。如果两队都有韩国人的话,比较多韩国人的队伍就赢了。所以他们的技术性是很高的。即便是他们没有接触过这个游戏,或者根本看不懂中文。我们刚刚过来采访的时候他们还在打,嗯就觉得,哇韩国队伍的专注力是真的很强。”

在聊到7月8日KPL春季总决赛现场观赛经历的时候,小V和春卷禁不住感叹起来内地的电竞氛围。在香港,相比于内地,想要得到政府或市场层面的支持和赞助似乎还要走很长的路,小V和我们聊到:“我觉得内地这方面的支持,无论是政府或者是其他社会各界的支持(都是很多的),比如说YTG的教练桃哥,他也跟我们说过他的故事,同样的,他以前也不是打职业的嘛,也是一个做生意的人。因为喜爱这个游戏,他才成立战队一步步走过来,(他的经历)对我们来说是一种鼓舞。还有的是内地社会各界的支持,资金方面也能融到很多;还有培训方面也很到位。 如果我们在家,平时如果要约到一队战队是很困难的,在(上海)这边我们几乎每天跟不同的战队去对战,对战以后我们还会进行复盘,看自己打的不足的地方去改善。对我们的提升来说,可能比我们打一年游戏去学到的还要多。”

这个进步对于YTK来说的确是迅速的。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可以和多支KPL战队以及同样来参加冠军杯的海外战队一起打比赛的经历是万分宝贵的。小V说:“对,因为每个人都很针对性的,因为教练桃哥和副教练、分析师也会看到我们打得不好的地方去改进,所以我不会觉得后悔的。因为一个月就抵了一年的时间。因为可能我们今天不来,也不知道余生有没有时间过来。”

“对,肯定没有了。”春卷补充道。

在当地,灯火辉煌的夜景,气势恢宏的高楼大厦,提到香港,“国际化大都市”,“金融中心”等头衔脱口而出,而光鲜艳丽的繁华背后,中低产的上班族们似乎无心也无暇欣赏美丽的城市景色。也许你看到的维多利亚港旁边的灯火辉煌,恰恰是加班族办公室里还未熄灭的灯光。内地的电竞氛围之所以远超当地的原因有着多重因素,中国香港电竞发展目前所受到的局限除了受制于民众的观念、政府的支持外,还与当地的经济发展特点有关系。准确的说,上班族或者说中低产阶级本身的收入水平是有些紧缩的。“房贷费、物业管理费、税收、保险、日常生活支出、子女教育抚养费......”等等不得不逼迫着年轻人们面临一个问题:“工作”远远大于“爱好和生活”,简言之“工作等于生活的全部”。

在这座繁华的大都市,无数年轻人为了生存而奋斗,他们的兴趣与爱好最后会成为真正的“梦想”还是可以实现的“梦想”一切无可知晓,而电竞的路又在何方也便无从说起了。“之前我们看到很多新闻,很多港台明星或者公司纷纷决定成立和投资战队,这是否意味着电竞在这里实现了进一步的发展?”我们这样问小V,小V说:“如果是这样的,肯定是类似战队的选手到内地或者到了哪里拿到好的成绩成名了,回去才有人认识。如果在当地的话,即便打到最顶尖基本上也没有人理的。你看我们连队服都没有就知道了,几乎所有队伍都有队服,而我们刚来的时候是连队服都没有的。”

说到这里,坐在一旁的春卷不禁摇了摇头,感叹道:“电竞在香港很困难。”

随后小V补充道:“因为在这里(居住的人们)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买房子,这个就是终极目标。真的,生活中的压力所致就一定要看眼前的利益,没有赚到钱的话,他们就是看不起。但是举个例子,比如说成为职业选手打到最好的顶级的水平,回去拿到奖金,比如拿到100万回去,他们会觉得这个人可能有那个创业的价值,才会去投资,不然肯定不会理你,成立战队和举办联赛应该都是这样的。所以我就觉得现在这个阶段我们还是着重于我们自己队伍实力的提升,一步一步来。”

在当地,电竞爱好者的群体所面临的现实往往比内地或者其他地区的形势更为严峻。加之,如吸引来投资,吸引来商家,那么高额的赛事场地租金也是不少公司需要斟酌的问题。队长说:“我觉得在当地这几年进步的并不明显,对经济层面的东西比如股票、楼市投入了很多的关注。比如说电竞啊,运动啊这些方面,他们都不是很看好。所以在这方面,我们没有资源也没有政府的推行。不像内地这边几年来手机市场发展得太快,带动了手游的崛起,很多技术都比较先进了。我们以前看节目,像小的时候有看过很多港片,现在电影业这块,港片也变得越来越少了,这个是基于时代的转变。还有一点,在当地(举办电竞比赛)成本很贵。比如去举办国际性的赛事,类似海外选区的时候,相关人员也考虑过当时在香港找举办地的。但是在这里要找一个大的地方,还要有这么多观众,是比其他地方贵很多的,对,因为在当地最贵的就是‘地方’。”

大的层面讲完,落实到生活细节,比如从外卖讲起,几位来到上海集训的队员感触颇深。HIM告诉记者:“那差很远,差很远。因为正常上班,像我们一天都花两百块,我在家点外卖应该会(比内地这边贵)两三倍,可能这里(上海)我点好像28块。然后在家点就60、70或80。”

帅溜告诉记者:“可能他们(这些年轻人)有目标的话,也没办法实现。因为没有人支持,不是没有资金的,他们可能有些人是有资金的,但是不会想去从事这方面,因为他们觉得回报很低,要付出和投入很多才有成果,所以他们就会专注在别的地方。”

生活的压力让很多电竞梦想无处安防也无法实现,很多年轻人对吃电竞这碗饭打着退堂鼓。


文末

除了讲述自己的游戏经历,小V和春卷还与我们聊到了自己成长的故事,春卷还是学生的时候最喜欢踢球,每周七天能有五六天放学就跑进了球场。最喜欢的球星是罗纳尔多外星人。当谈到为什么喜欢大罗的时候,春卷说:“他一个人就能逆转全局,就是一般的拦截人的招数对他都没有用。包括拉他衣服那些啊都是不可能的。他就像一辆坦克。”长大了有了工作,自然踢球的时间就没有那么多了,约人凑人都成了一件难事。当然世界杯类似的大赛还会关注一下,“预测一下今年世界杯的冠军?”我们问道,“我觉得是法国。”春卷回答道。(截至发稿日期时世界杯冠军已经产生,结果也正如春卷预测的那样。)

小V更多关注的是篮球。主队湖人,科比退役后更多的关注的是詹姆斯。“因为最喜欢的就是他的精神吧,对。因为有时候一些因素不重要的。比如说有时候落后30分,你可以看到被其他人针对的时候,他也能打出那么好的成绩。我每次看到类似的他们的情景就觉得像在看一部励志的电影。”

说到这里,小V突然补充道“就像Hero的久诚一样,针对不了了,太夸张了。”

对于几位队员来说,闲暇时间除了打打游戏,平时关注传统体育或者竞技类比赛的时间是有限的。正如队长所述:“传统体育,因为当地上班其实比较忙的,传统体育项目基本上都很少,例如说团体项目就更难出,比如说以前的个人的游泳啊还有得说。”哈哈......

在轻松和娱乐的氛围中我们的采访渐渐接近尾声。YTK战队是我们当日拜访的所有队伍中最后一个进行采访的队伍,与几位队员聊完之后已是晚间八九点,也有可能是压根没想起来吃饭这回事。
 
闲话

也未曾想过走上职业之路未来会成为什么样子,也不敢想参加完比赛后自己还是否会留在这个职位,更不会去想打完这次国际性赛事,回家后未来的人生规划是怎样的,一群一切都没想好而一切又似乎奔着一个早已有了的目标而去追逐的年轻人聚在了一起,也许相聚相聚真的是种缘分。或者比赛打完回去大家都要找各自的工作,或者比赛打完自己对于电竞还有长远的打算,这一切都无从知晓。理想的远大和现实的残酷总如黑白原色对比的那么明显,然而谁又知道往前一步是否一定是深渊?畏缩不前维持现状就一定是最维稳的呢?

采访完YTK,包括前面我们对马来西亚队伍M8进行的采访后,笔者陷入了一种思考,曾几何时我们曾对我们周围的电竞圈子感到希望渺茫,我们望着其他电竞发展在我们前列的对手赛区暗自嗟叹。我们感慨我们身边电竞职业化来的有多慢,感慨我们的俱乐部管理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当笔者真正的接触到这些为了追寻电竞梦想连战队都不知道去哪里找的选手之时,心中感慨良多。镜头下,他们是真实的,即便是在电竞职业选手的圈子中他们是“奔三”的老头,但其实他们的梦想其实和那群十七八岁孩子的梦想相差无几。

“电竞在中国香港很难”、
“我们没有队服,没有教练,来到这里一个月比我们一年学到的都多”、
“看到大家都辞职了,我也鼓起勇气和老板说了离职。”、
“追梦嘛,一切都不敢想,越向前越好。”、
“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以后永远不会再有了。”
......

在这条未知的道路上,在年纪还来得及支撑自己四处走走的阶段中,为了未曾实现过的梦,为了旁人不曾看好的梦,试一次。即便不成功也不会后悔,因为错过才会成为永远的遗憾。
也许很多正奋斗在各个岗位上的年轻人和他们一样,面临着抉择,面临着人生路上的转折路口,人生有梦各自精彩,在你踌躇不定之时,也许先比你迈出一步的人,能看到这世界更远的地方,也许翻过山越过岭,有你从未曾见过另一番景色。

责任编辑及作者:@攻墓人LMF;图源:王者荣耀官方)
特此鸣谢YTK战队七位选手、王者荣耀官方和VSPN官方对本次专访的支持与配合。
(未经授权本文禁止转载,禁止二传二改、搬运截图。)
来源:虎扑电竞

 

8月1日王者荣耀冠军杯国际赛,十六支不同地区和国家的队伍决战北京,敬请期待! 

浏览38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