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一诺,承卿一世之情

2018.07.30

导语青梅竹马一诺,承卿一世之情

  三月的襄阳城繁花似锦,处处一派欣欣向荣之象,在热闹的大街上,两个垂髫小儿追逐嬉戏,小孩子的笑声如银铃一般响在路人耳畔。
  两人闹够了,便坐在一颗樱花树下,小男孩儿从怀中拿出一个金黄色的梨子递给小姑娘:“沫汐妹妹,给你吃。”
  唐沫汐正是口渴,欣喜接过,道:“还是子文哥哥对汐儿最好。”说完便咬了一口,满口爽脆,清凉解渴。
  “子文哥哥也吃。”唐沫汐将梨子另一边送到楚子文嘴边。
  楚子文咽了咽口水,最终还是把梨子推了回去,说:“没事,我不渴。梨子不能分着吃。”
  “为什么?”唐沫汐歪头问。
  “因为会分离。”楚子文小小的个头却故作深沉道。
  “那……那你以后不要给我带了,以后我们吃苹果。”唐沫汐看了看手中的梨子,决定以后再也不吃了。
  “好。”楚子文点头应下。
  彼时夕阳暖暖,命运安然,岁月静好。
  几天后,唐沫汐与楚子文又相聚在树下,却再没了以往的言笑晏晏。
  楚子文看着眼前明显有哭过的小姑娘,安慰似的摸了摸她的头,勉强笑道:“再哭就成小花猫了,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只是父亲说要送我去逍遥派习武,将来也好有一番作为。”
  唐沫汐听了嘴一撇又要哭出来。
  “沫汐乖,等我学成一定回来找你。”楚子文语气坚定,全然不似孩童的神色,然后从怀中拿出一对寒月玲珑玉坠,将其中一半递给唐沫汐,“这个你收好,就当是我对你的承诺,彼时玉坠成对,便是我来寻你了。”
  唐沫汐接过收好,咬唇道:“那子文哥哥可一定要记得回来找汐儿。”
  “一定。”楚子文微笑承诺。
  一别经年,年岁远去,彼时少年已成翩翩公子,手持长枪,腰挂玉坠,一派风流。楚子文手执喜帖,来到临安,替师父参加藏剑山庄少庄主与长歌门大师姐的婚礼。
  藏剑山庄内,庄园晚樱齐齐盛放,装红镀金的院子里宾客络绎不绝,等到楚子文上了礼、寻一处坐下,正好赶上吉时。
  藏剑山庄少庄主一身红衣,头戴金冠,面上是抑制不住的欣喜,而他身侧的新娘身姿窈窕,步履轻盈虽然面容被遮在盖头下,却依然能看出应是一个温婉娴静的妙人。
  楚子文原本只是与众人一样笑着,但当他看到新娘腰间的玉佩时,脸色变得苍白,只是来往宾客无人注意到他的失态。
  那玉佩弯如新月,新月中心雕着玲珑如意,与自己腰间之物一般无二,只是她那是右半边,而自己腰间的是左半边。
  “原来……竟是你……”楚子文失魂呢喃,心下却悲怆难抑。
不  远处主持婚礼之人高声喊道:“礼成——”,宾客纷纷道贺,在这一片嘈杂里,楚子文只是拿着酒壶一杯一杯地喝着,众人都当他是高兴贪杯,但若有人细看的话,就会发现,此时的楚子文早失了魂。
  这一天,他喝得伶仃大醉,被藏剑山庄的人抬去了客房。
  朦胧间,热闹远去,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楚子文床边,小姑娘开心地笑着,脸颊上的酒窝小巧可爱,一如当年的模样。
  楚子文伸手抚摸小姑娘的脸颊,笑着对她说:“你穿嫁衣的样子很美。”但眼角却滑落一滴泪。
  小姑娘伸手将泪痕拂去,只笑着朝他摇头,然后渐渐后退远去。
  楚子文心痛如绞,伸手抓去,慌忙道:“沫汐,别走,我不该一走十年不归,你别走!”
  睡梦中,一双手温柔地拍打着自己的手背,软软的声音想起,如呢喃耳语:“我不走,也不怪你。”
  翌日,楚子文起身便看到床畔熟睡的少女,惊讶间发现他竟抓着她的手!
  楚子文收了惊吓一般将手松开抽出,却惊醒了熟睡的少女。
  “子文哥哥你醒了。”少女说着便起身将桌子上的醒酒汤端了起来,递到楚子文嘴边,“先把这喝了会好点。”
  楚子文看着眼前的少女,莫名觉得非常熟悉,看到少女笑起来露出酒窝时才愣愣不确定地问:“沫汐?”
  “子文哥哥果然认得我。”唐沫汐笑得更开心了。
  “你不是嫁给藏剑少主了吗?我昨天看到你带了玉佩。”楚子文垂了眼眸说着。
  “嘻嘻。”唐沫汐闻言没忍住笑了笑,道,“那是沈姐姐,我三年前被人追杀,是沈姐姐救了我,还收我进了长歌门。我见她喜欢那个玉佩,便作为报答送给了她。你……不会生气吧?”
  “当然不会。”楚子文说完便将唐沫汐拥入怀中,任由一种失而复得的欣喜将他淹没。
浏览74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