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师门,快意江湖(九)

2018.08.01

导语危机!到底能否在这个局面中顺利脱险?

本文由玩家 丹御剑清流 投稿提供。

第九章 揽月阁的仙子们

行至雾云城内一处最为奢华的酒楼前,三人停下了脚步,王珞烟转身说道:“你们稍等片刻,我让我师姐们下来。”
墨离岳正色道:“不用了,多麻烦,还是我们上去吧。”
听说墨离岳的话,墨卿瞳单手扶额,若不是她了解墨离岳,这时候肯定上去一顿毒打,女孩子的房间是能随便进的吗?
“女孩子房间是不能随便进的。”墨卿瞳小声说道。墨离岳为之一怔,当下讪笑了一声。王珞烟嗔怪地看了一眼墨离岳,款款走了进去。
墨离岳摸了摸鼻子,说道:“我们也不能就杵在这里干等着吧。”说着,抬脚就走了进去,很是熟练地叫了几个菜。
墨卿瞳坐在一侧,轻轻抿了一口清茶,只觉得灵台一阵通明,这茶水中,有着安神养神的效果,不愧是雾云城内最为奢华的酒楼。
正当墨卿瞳细细品味此茶的同时,眼角的余光却看见墨离岳直接倒在碗里大口喝了起来!
而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纷纷聚焦在他身上。
来到这雾云楼的,非富即贵,一个个都自诩是文人雅士,熟知风花雪月,偶尔还赋诗几首,再来几段商业互吹,显得自己这帮人很有气质。
加上近段时间,揽月阁的几位仙子级人物的入住,让得此地更为热闹。一个个打扮油头粉面,文质彬彬,走起来路来还得摇几下扇子。
墨卿瞳小声骂道:“你给我注意点形象。”“形象是是什么?能吃吗?”墨离岳反问道,噎得墨卿瞳一张小脸通红。
其中,有一位青年站了起来,对着墨离岳说道:“你这厮怎么这么不知好歹,这位姑娘好心提醒你,你却如此粗鄙,你这样的人,不应该在这种高雅的地方,请你出去。”
墨离岳微微抬眸,看向那青年,嗤笑一声,这种傻子想都不用想都知道是看上了墨卿瞳。
“酒楼是你家的?”“不是。”“酒楼有没有规定不能别人大口喝水?”“没有。”“酒楼的负责人有没有赶我走?”“没有。”“那你说个屁啊!你过来,小爷今天不把你打出屎来,算你拉得干净!”墨离岳顿时暴起,直接冲着那人而去!
感受到墨离岳如此威势,那青年直接吓瘫在地上。
“御,御空!”青年一脸惊骇,他心里叫苦不迭,怎么就惹上这么个煞星,动不动就要打人,这下好了,形象没了,以后想来这种地方也混不下去了。
“ 你给我回来,安分点。”墨卿瞳眼疾手快,拉住墨离岳。
墨离岳身形一顿,心神一荡,这小妮子的手软软的。想着想着,墨离岳还下意识地轻轻捏了一下。
感受到手心传来的温度,墨卿瞳俏脸通红,说道:“你干嘛,还不快放手。”
墨离岳顿时回过神,松开了墨卿瞳的手,松开的同时还在虚空中微微抓了一下,似乎在回味先前的感觉。
瞧见这一幕,墨卿瞳咬了咬银牙,但是此刻又不好发作。
那青年灰溜溜地出了雾云楼,临走前还不忘看了墨卿瞳一眼,毕竟,此女的相貌,不在揽月阁众女之下。
这一幕小插曲就这么过去了,墨离岳依旧是大口喝茶,只是,已经没有不开眼的人来打扰,一个御空武者,谁会去自讨苦吃。
雾云楼本就是寻常酒楼,只是装潢华贵,寻常人消费不起,便成了所谓的文人雅士的风月之地。
墨离岳气定神闲地吃着东西,楼梯口传来脚步声,紧接着,几位身材高挑的女子出现在那,顿时酒楼一片寂静,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激动,更有甚者,脸色通红,鼻血狂飙。
王珞烟俏脸有些酡红,现在这情形有些像带男朋友见家人的感觉。
“不好意思,久等了。”王珞烟淡笑道,来到墨离岳身边,静静地站在那里,就像个贤惠的小媳妇。
看见这一幕,大厅之内,心碎之声噼里啪啦响彻苍穹!
可恶啊,这个仙子般的人物,居然被这个野蛮少年给骗走了!
“这就是师妹所说的那个少年是吗?”为首的女子柳眉微微一挑,随后轻笑道,“长得倒是一表人才。”
“我不光一表人才,我打架也很强。”墨离岳说道。
打架?揽月阁众女先是一愣,旋即都掩嘴轻笑起来,对于武者来说,打架这个词可谓是新鲜啊。
墨卿瞳在旁边,脸上微微抽搐,她有些后悔把墨离岳给拉进来了。
“我叫柳卿雪。”为首的女子轻声道,一副温润如水的模样。
“我叫墨离岳。”墨离岳笑道,露出雪白的牙齿。
墨卿瞳心中一阵腹诽,这么惨的吗?这家伙也姓墨,想想之前心中暗暗说过的话,有些羞愧,打不过就跟你姓。看看现在人家都到了御空境,自己才堪堪凌云中境。
“我和几位仙子姐姐的目的地一样,都是去临安的,一路上同行,也好有个照应。”墨离岳恬不知耻地说道,当然,他心性单纯,从大山出来的孩子,能有什么心计。
闻言,王珞烟也笑了起来,怎么嘴这么甜,一见面就叫仙子姐姐了。不过,再怎么高傲的女子,也爱听赞美的话,墨离岳张开就来的仙子姐姐,顿时就让这些女子对他好感大增。
“嗯,过了今晚,我们就出发吧,不然又耽搁时间了。”柳卿雪说道。
“唉,你们都有地方住啊,就我没得地方睡啊。”墨离岳委屈巴巴地说道,原本剩下的房间就被墨卿瞳给占据了,眼下跟王珞烟的关系已经公开,自然没办法再待。
柳卿雪美眸中掠过一丝异色,那你这两天怎么过的?
似乎是看出了柳卿雪的疑惑,墨离岳无奈地说道:“从云浮城出来,碰上这么个野蛮女,结果呢,这全程的客栈只剩下一间空房,那床被她硬生生占据了,我就只能坐在椅子上打坐到天亮,累死了。”他还只是御空境,还无法做到可以不吃不喝的地步。
“今晚你就睡我那里,我跟珞烟姐姐一起。”墨卿瞳说道,她自然知道墨离岳这点小心思。
“好啊,终于可以好好睡觉了。”墨离岳眉头一挑,他自然不会将自己这点心思说出来,以免降低自身的形象。
“不知少侠师承何处?”柳卿雪问道。
墨离岳挠了挠头,说道:“这个,师尊不让说。”看着墨离岳的模样,柳卿雪有些忍俊不禁,说道:“没事,许多前辈喜欢与世无争,既然你师尊不让外传,那我也不会多问。”
“听说有个御空的小兄弟,在哪呢?”几人交谈间,只见一行人直接闯入了大殿,为首的一名男子更是脸上带着倨傲。
“是问情门的人。”柳卿雪柳眉一皱,显然,她很厌恶这个所谓的问情门。
墨离岳转身看去,目光径直对上了那名青年。
看着墨离岳的目光,倨傲男子嘴角浮起一抹邪笑,说道:“年纪轻轻,修为踏足御空境,看来就是你了,跟我们走吧,从此你就是问情门的人了。”
大厅内,一阵寂静,这个男子好生狂妄,仅凭三言两语就想带走一个人。
墨离岳没有出声,墨卿瞳坐不住了,娇喝道:“问情门的人,别太过分了,他已经加入我茗门了!”
“茗门?”倨傲男子扫了墨卿瞳一眼,冷笑道,“你一个小丫头,能代表整个茗门吗?若是让风城或者诸葛梦秋来,说这话倒还有些分量,仅凭你这修为,还代表不了茗门。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墨离岳瞳孔微缩,他从倨傲男子身上,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师姐。”王珞烟轻声说道。
柳卿雪微微一叹,说道:“目前双方没有动手,我们不好介入,当双方大打出手,我们便有理由出手。”
王珞烟美眸有些黯然,奈何揽月阁与众不同,阁内尽皆是女修,若是公然为了墨离岳出手,那便会为了揽月阁的清誉带来沉重的打击。
墨卿瞳俏脸一阵苍白,身形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
突然,一只手按在了她的香肩上,使得她摇晃的身影稳了下来。
“这不是你一个女孩子能承担的事情,我来吧。”墨离岳说道,他的脸上没有往日的嬉笑,是一片正色,这让墨卿瞳不自禁地后退几步,站在了他身后。
墨离岳站在墨卿瞳身前,将其挡在身后,面无表情地看着倨傲男子,说道:“我师尊说过,做人要讲诚信,我既然选择加入茗门,便不会退出。”
看着墨离岳一脸正色,倨傲男子不由得有些莫名,这小子,是***?眼下的形势看不出来吗?明显是问情门占据了上风。
“小子,得不到的东西,便是要被毁掉,这便是武道界万年不变的规则。”倨傲男子语气微微一寒,杀意已是再无掩饰。
感受到这股杀意,墨离岳神情泰然自若,他最讨厌的就是某些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既然如此,没什么好说的。”墨离岳漠然道,话落,大厅内的温度陡然间下降了几分。
“小子,今日你就把命留下吧!”说罢,身形朝着雾云城的武斗台而去!
“别去。”王珞烟与墨卿瞳几乎是同时出声。墨离岳背着众女走去,摆手道:“我若是应战都不敢,还配做个武者吗?”他有着自己的尊严和傲气,在其师尊所留下的储物袋中,静静躺着一枚灰褐色的铁球,是他最后的倚仗。
墨离岳和问情门发生冲突的消息,很快便是传遍了雾云城,无数的武者都是向着武斗台赶来,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少年,敢于正面对上问情门。
与此同时,揽月阁的众女也是来到了武斗台的席位上,若是墨离岳有生命危险,她们便会出手,毕竟,这少年如此潜力,如若不死,未来的他,定能成为一方雄主。
这是一场豪赌,赌对了,结交一位潜力巨大的未来强者。反之,揽月阁的清誉将受到空前巨大的影响,而她们,也会被阁主严重惩罚!
墨卿瞳坐在王珞烟身边,玉手攥得紧紧的,茗门的人,就她一个,实在是有些势单力薄,孤单的身影,让人看了不免有些心疼。
“千万不要有事啊。”墨卿瞳默念道。
站台上,倨傲男子已经与墨离岳对上了!
浏览77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