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河令第一章:光阴十载灭心性,战事告捷成别离

2018.08.02

导语炎火城以小儿子为筹码借兵轩辕城,大战高捷之时已是十载光阴已过。

  炎藜站在轩辕城最南端,眺望着更南方的山川与浮云,一站,又是一天的光景。
  自从来到轩辕城的第二年开始,他无事时便会来到此处,眺望着炎火城的方向,一看就是一天。
  虽然那里永远只是一层不变的巍峨高山,还有闲适祥和的浮云,可他似乎能够听到山峦的另一边传来的震天的呐喊和奋力的嘶吼,他知道,那里此时正是硝烟弥漫,烈焰灼天。
  “诶,你瞧,这人又来了。”不远处,一个巡逻的卫兵看到。对旁边的人说。
  “这都多少年了,能看出来花吗?”另一个略带不屑还有点无奈地回应。
  “你们说什么呢?”一个沉静的女声从两人背后传来,吓了两人一跳。
  “没,没什么。”两人慌忙否认,转头对来人行了一礼,略带惶恐。
  “以后不许多嘴。”女子厉声告诫,巡逻的二人忙点头称是。待两人走远后,女子才转头看着依然眺望远方的炎藜,心中叹了口气,缓步走上前。
  “你很想回去?”女子与他并肩而立,柔声问道,但语气中却带了九分肯定一分眷念。
  炎藜原本并不为外物所扰,闻言微微偏了头,看了身侧之人一眼,淡淡笑了一下。
  那笑容里温文尔雅,却带着莫名的凄凉,看得女子心中一窒,不觉揪心的疼。
  炎藜原本是炎帝的小儿子,自幼天资极高,是整个炎氏一族最宠爱的小公子。
  奈何十年前炎氏一族与蚩尤氏族大战,不敌之下只好前往轩辕城想轩辕氏族一脉求助。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炎居带着这个还不足八岁的小儿子前来,以儿子为筹码,换取了轩辕氏族五万的兵马。
  原本以为只是一年半载便可结束的战争,岂料竟生生延续了十年!
  当初的垂髫小儿,如今已成了一个翩翩少年。
  只是轩辕氏族为了防止炎藜偷偷跑回炎火城或是在轩辕城生出事端,所以一直以来,为他请的教习师父也只是在治病救人方面造诣很高的药师。
  而轩辕城主的小女儿轩辕清,当时也正随药师学习,两人因为年龄相当,常常一起玩乐,不觉光阴短暂,却也是十载已过。
  “走吧。”炎藜此时却是淡然一笑,也没有回答轩辕清,只是转身朝轩辕城内走去。
  “你能不能不回去了?留下来?”轩辕清却是一把拽住了他的衣袖,今天一直盘桓在心头的话竟脱口而出。
  “这,并不是我能决定的。”炎藜笑看着轩辕清,语气和眉眼间都是温柔,可轩辕清却知道,他这句话中多的不是温柔,而是无奈。
  轩辕清看着淡然而温文儒雅的炎藜,看着他如今的粗布麻衣,看着他背上背的药师宝杵,松开了手。
  她想起,刚来轩辕城时,炎藜对她说的话。
  “爹爹说,过几日就会接我回去。”
  “我只恨自己太小,没有什么本事,如果我能像哥哥那样厉害,就不用躲在轩辕城里了,我就可以去血战魔族,保护我的族人。”
  “不过,哥哥说,等我回去了,就教我骑马、教我枪法,教我怎么行军打仗,那时候我就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
  那时的小小少年,那样意气风发,眼中闪烁着晶亮的光芒。
  如今呢?轩辕氏族给了他十年的太平,但也生生掐断了他的凌云壮志。
  轩辕氏族虽然不会亏待他,但全族上下却并没有将他奉为上宾,在他们眼中,这个炎氏一族最得宠的小公子,如今不过是一个人质、一个筹码。
  他的衣食用度虽不缺,但却也仅仅是不缺而已。
  看他如今的装扮,粗布短衣,哪里有当初进入轩辕城时的华服锦衣?
  是不是,放他回去,会更好?
  “炎氏一族,获胜了。”轩辕清沉默许久,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开口,而同时,抓住炎藜衣袖的手,垂了下去。
  “什么?!”一直波澜不惊的炎藜此时却猛然睁大了双眼,一把抓住轩辕清的双肩,定定地看着她。
  “炎氏一族与蚩尤一族的征战,已经结束了,炎氏一族大获全胜,轩辕城的兵马,即日凯旋。”轩辕清一字一句说着,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真的?你怎么知道的?”炎藜眼中却是闪烁着希望的光芒,激动地浑身微微颤抖,连着轩辕清被他扣在手里的双肩都不自觉晃动着。
  “真的。”轩辕清看着他点头,继续说着,语气却是越来越平稳清晰,“我刚刚从父亲处回来,前线传来的战报,不可能有错。”
  放他离开又怎样?他脸上这般欢喜、轻松的神色,才是最重要的。
  忽然轩辕清只觉身体一紧一轻,惊呼一声,却发现是炎藜一把将她抱起。低头时,正好看到炎藜飞扬的眼角和止不住的笑意。
  头顶有樱花落下,点点飘红,这是轩辕清一直期待的画面。
浏览31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