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河令第三章:旁敲侧击藏心思,安享太平恐无期

2018.08.07

导语炎藜与炎居一同前往炎塔阵查看巡防,原本以为炎氏一族终于可享太平,却总有些许不安。

  炎藜第二天一早简直就头痛欲裂,尽管炎居给他喝了醒酒的汤药,还是有些天旋地转的感觉。
  “看来以后得让你多喝几次,练练酒量了,我炎氏一族一生杀伐,可不能在酒席上占了下风。”炎居一边调笑地说着,一边给炎藜拧了毛巾递过来。
  炎藜接过,擦了脸,接着就有人从他手中将毛巾拿走,顺便把一身衣衫放到了他手里。
  炎藜有一瞬间的恍惚,八岁之前,炎居经常这样来叫自己起床,然后两人一起去校场。
  “怎么?还想像小时候那样让我帮你穿衣?”炎居看他微愣,揶揄地笑着问。
  炎藜回过神来,忙摇头,将衣服换下,与炎居一起出门。
  “今天带你去炎塔阵,看看我们炎火城的布防。”炎居一边说一边带他往前走去。
  炎居的坐骑脚程很快,不过一刻,两人便来到了炎塔阵,有穹羿迎面走来,在两人面前两步远的地方站定,行礼:“回大公子,不妨已经完成。”
  “嗯,很好,去忙吧,我带阿藜转转。”炎居摆了摆手,并未停留,带着炎藜往炎塔阵深处走去。
  “你看,这边几个是哨岗,那边一队是巡逻的,每半个小时巡逻一次,但巡逻的队伍有六队。”炎居一边说着一边指给炎藜看,“还有这个塔,是布的阵的阵眼,也有人专门巡逻看守。”
  炎藜一边看着,眼中不自觉流露出了惊奇的神色,这些在他离开炎火城的时候都是没有的,如今有了这些,那是不是就说明,以后炎火城就可以一直祥和太平了?
  “怎么样?”炎居带他走玩一圈,开口问,语气中满是骄傲。
  “嗯,炎居哥哥,这些,都是你做的吗?”炎藜眼中流露出儿时倾慕的神色。
  炎居笑了笑,挑眉得意道:“嗯,厉害吧?”
  “嗯!哥,你是个英雄!”炎藜毫不掩饰自己的钦佩,一如小时候一样。
  他曾经也想变得这般厉害强大,成为可以保护族人的英雄,可是在轩辕城,他学的,并不是这些。想到此,他又有些落寞。
  炎居看在眼里,脸色微微凝重了一瞬,不过很快便恢复了笑的模样,问道:“怎么样?比之轩辕城的布防如何?”
  炎藜闻言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了炎居一眼,眼中有些疑惑,但很快逝去,压下自己心中一闪而过的不适,笑着道:“当然是哥哥的布防更厉害。”
  “哦?那厉害在哪里?”炎居看着他继续问道。
  炎藜看着炎居认真而又带笑意的脸,一时间不能确定,是自己太敏感想多了还是真的如自己想的那般,炎居哥是在套他的话?炎藜不能确定,但很快给了自己答案,这不过是哥哥顺着自己的话问的罢了,再说了,哥哥问轩辕城的布防干什么。
  炎藜暗笑自己想多了,但还是谨慎地答道:“我也说不好,在轩辕城我并不自由,这些东西我都接触不到的。就是觉得你的布防比较厉害。”
  炎居听罢笑了起来,也不再追问,带着炎藜往回走。
  在回去的路上,炎居忽然问:“阿藜,清儿,是谁?”
  炎藜猛然看着炎居,眼中满是疑问。
  “你昨晚喝醉了,叫了这个名字一晚上。”炎居解释。
  “就是……就是一个朋友。”炎藜回答,可耳朵却不自觉地红了。
  “朋友啊……”炎居意味深长地说,“那让我猜猜,这个朋友,应该叫,轩辕清吧?”
  炎藜看着炎居,不说话。炎居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然后又道:“能和轩辕城主最宠爱的小女儿做朋友,看来阿藜你在轩辕城应该还不错。”
  炎居说完便不再言语,与炎藜并肩往回走。
  可炎藜因为这一句话,心中却似有海啸刮过。
  他自幼聪颖,被送到轩辕城中虽然没能学到什么厉害的功法技能,但心思并没有因此变少,甚至为了能在那处处都是异族人的地方生活下去,他的所思所虑往往都比别人要深要远。
  今日炎居带他去巡防,还提起轩辕城来,炎藜难免多想。只是不知道自己这究竟是想多了,还是真的猜中了什么。
  炎藜思虑重重地回了住处,推开门的一瞬间,便察觉房内有异,不及多想便是一掌拍出,却被一双柔软的手制住。
  熟悉的清香萦绕在鼻尖,炎藜难以置信地睁大了双眸,道:“清儿?!”
  “嗯。”来人应道,揭下了面纱,那张昨天萦绕在梦中挥之不去的脸,此刻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了他眼前。
浏览48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