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侠回忆录】送给师弟师妹的回忆文

2018.08.08

导语和师父的回忆

本文由玩家 南巷风兮 投稿提供。

2017年7月正式入了剑侠的坑。
实话,之前没玩过这种游戏,都是单机的,真的就是一个小白。刚开始,连游戏活动也不知道怎么弄,每天也没打,进了家族连怎么说话也不会。
后来,有两天因为有事,没上游戏,便被那个家族给踢了。估计他们都以为我是小号吧,我也挺无奈的,便又重新换了一个小家族。
新的家族很和谐,我开始学会了交流,然后慢慢学会了一些游戏的玩法。我一直怕我自己会弃坑,所以游戏好友也没有几个,因为如果哪一天走了,也不会有过多的牵扯。
“不可结缘,徒增牵挂。”是我在夏目友人帐里看到的一句话,我一直觉得它说的很对。

某一天中午,打完盟主后,有消息说有人要收我为徒,我一开始挺懵的,我不知道怎么回应。
我虽然开始喜欢这个游戏,但感觉还是有点不太想过多牵扯。之后因为她发了句“一起长白”,我做了她的徒弟。或许也是缘分使然吧。

之后的每天,师父给我传功,带我打一条,但我的小白程度也在震惊着她,因为我不知道一条是什么,通常都是别人世界招募队友我就去了,然后残龙了。第一次带我打一条我估计师父的内心都是崩溃的。
师父教会了我很多关于游戏的知识,我也一直记得她说的长白,我开始对游戏上心,记录游戏的点点滴滴。

在开放60级家园的某一天,师父对我说她又收了一个徒弟,我们家族的,我很开心,开始尝试着搭话。因为本人那时候挺内向的,不敢轻易尝试,不过我还是踏出了第一步,我在家族烤火上和师妹说上了话,加了好友,我更喜欢在游戏泡着了。
没过多久,师父又给我收了个小师弟,我们开始组成固定队刷一条,我对这个游戏越来越熟练,师父有时候忙,也是我带着师弟师妹,感觉非常好玩。
师弟有时候嘴特别……(咳咳,希望师弟看到的时候宽恕一下,溜了)没少挨师父骂,感觉就是一个活宝。师妹就是我们几个中最高冷的,但是对我们从来不这样(熟了以后才发现真面目)。

后来,师父让我去她们的家族,但是我和原家族还是有一定的感情的,一直没答应。(重点是师父的家族就是当初踢我的家族,本人还是很记仇的)
后来还是经不住师父的软磨硬泡,还去了长歌行,没过几天,师妹也跟着我过来了。一师门的人,整整齐齐。

就这样,我开始了悠闲的游戏生活,每天打完一条后,我们都会聚在师父的家园里聊天。师弟是个萝莉控,总是对着我的五毒号流口水(我没有黑你啊,师弟)
师父那时候没改名,就叫小凤,她问我为什么不叫凤兮呢,凤兮凤兮归故乡,然后我告诉她我的名字的由来,大风起兮云飞扬。
为此,师父一直想让我改名字来着,不过我没改,因为习惯了。
聊着聊着,师父却告诉我们她想退游,我挺接受不了的,装可怜让她不要走,师父态度也软化下来。

师父说她在游戏里认识的人差不多都退游了,以前说好的陪她长白的人都走了,她觉得她被伤透了,所以她也想退游。
我觉得我对师父他们也是投入感情了的,我一直以为我们可以一起玩游戏到长白,我们一直对师父说,你还有我们啊。
师父之后虽然说着退游,但还是继续带着我们,我感觉要不是我们,她早就退了。

但师父之后上线的时间短了。我的出师任务完成了54个,我一直想着要完美出师的。
但某一天,师父和我组队,在忘忧岛完成了出师。不过还好她没说退游,我一直以为有希望让她不退游,那几天心情都很烦躁。

在游戏里,我们都认识了几个玩得很好的朋友,我们师兄妹都收了徒弟,我们的师门在壮大。
我建了一个师徒交流群,每天我们都好像有数不清的话讲。
某天晚上,我突发奇想,带着师弟师妹在襄阳街头卖艺。好友们都来围观,我很开心。但是师父上线的时间越来做少,她开始攒我们的出师礼。

最终,师父还是慢慢淡出了,不过因为她说过会经常来看我们,加上我们一直在群里聊天,所以我们也慢慢走出了师父退游的阴影。

师父退游之前和我一起打了第一个月的华山,战队名叫白凤兮(因为师父这个时候已经改名叫白·小傲娇了)
结果我们的战队被师弟吐槽成乌鸡白凤丸,差点我们就要野外pk了

吐槽一下师父给我的出师礼有多坑,在我还不到65级的时候,师父居然给我的出师礼是中级的荆轲魂石,要79级才可以用的那种。
那时候大家等级都差不多,没有传功,我又不喜欢挂机,升级特别慢,过了半个多月才用上。一直在背包里放着不能用,扎心。

浏览1273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