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识满天下,挚交只一人(一)

2018.08.10

导语这江湖,究竟什么是真?

本文由玩家 姜非白 投稿提供。

故事从头开始说起吧。
十月底,鬼使神差的,我又回到了这个游戏。
毫无犹豫,我选择了峨眉,也许是老区执念略深,一直是峨眉第二,在新区不想再被人压着打。
然后进区的第一天就认识了一个弟弟,无限温柔,只能说,认识他,是我的福气。
然后我们一起进了一个家族,姐弟的名字也是醒目而温暖。

故事的第一个主人公,白衣出现了。
说他是白衣,他喜欢那套浮光若梦,染成了白色。
刚认识白衣的时候,他有一个CP,姑且称之为太阳吧。
太阳是个挺好看的女孩子,网红脸。总在家族的微信群里发照片。据管理说,白衣是她第二任CP,她基本上属于那种目的性很强的女孩子,谁有钱跟谁。
所以就当时出了一些活动,好像是同伴任选箱子,999一个吧。

这个活动的第二天,太阳就上线在家族频道炫耀说,白衣老公给她发红包,让她拥有了同伴还有时装之类的。
当时我只是抱着看八卦的心情看看他们。
白衣相较太阳来说,略显沉默,但偶尔也是会在家族频道讲话发表情,大多与游戏玩法,洗练,同伴,操作有关。他是个新玩家,充钱玩家。当时战力应该就是前三了。
因为在老区我就是高战,所以对白衣自然而然会关注一些。
家族里的人都喊他老男人。

我是一个有社交恐惧症的人。
我害怕在家族频道里一直聊天,因为总觉得有很多陌生的眼睛注视着。
所以沉默是大多数人对我的第一印象。
但我和熟人,却又话多到不行,聒噪得不行。恨不得把心里的小心思都吐露,比如对我弟,比如对闺蜜。

我不知道白衣是从什么时候注意到我,但他注意我,我知道。
但凡我讲话,他都会出现。
而我和他的战力,也是醒目得并列在一起。
峨眉第一,逍遥第一。

第一次认识的时候,他说他想拜师,他想喊我师父。
我说好,等师徒系统出现吧。

第二次认识的时候,是太阳跟他闹,要钱要红包,把他弄的一度想弃坑。家族里当时的管理羽翼跑来找我,羽翼是个大姐,很豪爽的东北人,她来找我直接说:我们都觉得白衣喜欢你,听你的话,你劝劝他,赶紧拆了CP,然后继续在家族里呆着。至于那个太阳,爱去哪儿去哪儿。
我说好。于是我去找了白衣。

我说你的做法我不苟同,给女孩子钱对她的三观不好,拆CP吧。
他说好,于是分手。

太阳很生气,那天直接在家族频道里开骂了,而很多人都看出来,她骂的人是我。说我勾引别人CP。
我不置可否。
当时的我只觉得,那个姑娘欠教训,我只不过推波助澜而已。
这算是个插曲。太阳之后就换区了。
然后白衣顺理成章和我,还有我弟成了固定的一条龙队伍。

第三次,我们加了QQ,微信。
聊了一整夜,因为我是时差党,所以我知道他那里已经是凌晨四五点了。
我说你不困么,他说不困。
后来他下了QQ,而隔天,我发现他创立了一个QQ相册,为我。
他喜欢我,谁都知道。
而当时我想,我也有点喜欢他吧。
但更多的感情也没有,只是好感而已。况且还有一些道德阻隔。

认识第一天,我就知道他的年纪,84年,有妻有两子,生意人。没有上过大学是他最大的遗憾。有爱过一个女孩子。但那个女孩子和他最好的兄弟结婚了。
我也看了照片,就好像...我爸爸吧。
总之,我的心并无波澜。
只是游戏有时候容易蒙蔽心智,每当他一袭白衣站在我身边,我一袭峨眉小黄裙负剑并肩而立的时候,我只觉得,多般配。

第三次,他要了我的电话,有了第一个越洋电话。
他喊我师父,我说好奇怪的叫法。
他的声音很低沉,而我的嗓子是柔柔的,小女孩。
在沉默中我们挂了电话,但有些东西,好像不一样了。
但是我跟他说过,我不想在游戏里CP,也不想要情缘。
他说嗯。

后来就是白衣对我整夜整夜的陪伴。
双人同骑,拥抱,牵手。
在忘忧岛,在点苍山,在渔舟,在各种地方,安静的打坐,陪伴彼此。
我也对他说了很多话。
我说我喜欢的男人,一个叫朱由检,一个叫赵佶。
一个是因气节而死,一个的瘦金体是我的最爱。
我说我虽然讨厌清,但我喜欢纳兰性德,他的词我念给他听。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他也谈了许多,关于他的生活,情感,他的人生信条。
就这样平平淡淡的黏在一起,过了不咸不淡的一段时间。
我们在私下也有联系,略微亲密。
我知道我这个做法很糟糕,他是有家室的男人。

我也确实自嘲了自己的三观,但喜欢这种东西,说得清么?
况且我并不太常发很多信息,每一句也都是在情理之中,我不会不照顾他夫人的感受。
在游戏里,我们就是早被旁人认作是一对。
后来开了师徒等级,我发现我竟然没办法收他,心急如焚的我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溜达。我私聊了别的家族的族长,我问他们谁能给我传功。

当时第二家族族长潇洒,让我过去,他给我传功。
我立刻退家族过去了,然后传完功又立刻退了第二家族。突然发现回不去原来家族。我好傻,忘记了游戏规定了。
当时心里想的只有赶紧升级,回到他身边。
但当我回去的时候,发现他已经升级,我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收他了。
而他还在疯狂挂机。我打了一个?

他说:徒弟做不成,我不想连师父都做不成。
于是我拜师了他。但他偶尔仍然喊我师父。
直到后来我告诉他我的小名是依依。
他每次喝醉,都会喊我依依。

我和白衣不咸不淡的在一起。做日常,打活动,各自拿门派第一。他对我的迷恋,我也看得出来。 白衣跟我曾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据说结婚系统要开放了,我想娶你。”
“可是我不想找CP。”
“好吧,是我多想。那你能答应我,整个游戏,在我弃坑前,只有我么?”
“………好。”

我应承下来。
但当时的我如同高岭之花,谁都想采摘,一品鲜香。
所以这个好字,终究有些勉强。

我不想把故事夸张。但在当时,几乎几天就会收到来自不同家族不同人的表白。
其中印象最深刻是一个红尘家族的“无邪”。他说他喜欢我说话,他也喜欢我的沉静。

另一个是敌对家族的“如何”。如何这个男孩子后来弃坑了。特别爷们。第一次玩这个游戏,花了很多钱,浪费了很多钱。于是我教他怎么打怎么赢。
他说了句,没追到你就不算赢。
总之,如若他不弃坑,他在我的故事里,占的分量一定不轻。

再然后,敌对家族的故事了。
暂时就命名敌对家族为凤凰城吧。

其实当时我和凤凰城的关系并不如现在这样剑拔弩张。
但确实因为凤凰城,我和白衣从此分道扬镳,渐行渐远。
某一晚,我一个人在忘忧岛的小渔船边发呆,现实里在听歌看书,游戏里挂着在线托管。时差党的关系,我喜欢一个人站着发呆,偶尔有几个路过的,驻足一会儿,也就走了。

然后一袭火红的衣服出现了,也是浮光若梦那一套,只不过跟白衣不同,一个是沉静的白色,一个是骄阳似火的红。
这个人也是凤凰城的,还是个长老,暂且喊他风风吧。因为他的本名带个风字。

其实在那晚之前,他就私聊我过一次,问我家族里是否有牌子,我说没有,秒不到的。
那晚他心情不好,看我站着,就密聊了我,问说,你怎么也不睡。

我也刚好在这个时候看完书,发现身边多了个红衣服的风风。
顺口说了句,听歌,不想睡觉。
然后他说喔,我也在听歌。
那天晚上聊了很久,知道了他有一只狗,名字叫夏天。
还知道了,他是武汉的,嗯声音非常暖。
浏览57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