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河令第六章:战场之上生魔障,舍身成仁救族人

2018.08.14

导语炎氏一族与轩辕一族的大战一触即发,然而却在战场上,出现了令人无法控制的意外。

  炎藜在炎氏一族和轩辕一族之间斡旋了一月有余,却最终还是徒劳。炎氏一族终于还是向轩辕一族宣战了。
  炎氏一族的大军气势汹汹压往轩辕城,而轩辕清作为人质,一并被押解在阵前。
  炎藜看着这一切,从最开始的劝止干戈,到如今已是心灰意冷。
  炎氏一族就在轩辕城外十里扎营,姿态是说不出的挑衅。
  炎藜趁夜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摆脱了一直守着他的将士,潜入了扣押轩辕清的营帐。
  自从炎氏一族与轩辕一族宣战,轩辕清便被囚禁了起来,虽然没有被虐待,但却是没了自由。
  “清儿。”炎藜悄悄进帐,轻声喊着轩辕清,看到她已经消瘦而苍白的脸,心中愧疚又心疼,“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你。”
  只怪自己当初想得太简单,怎么都不肯相信曾经那样疼爱自己的父亲和兄长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
  轩辕清看到是他,虚弱地笑了笑摇头,道:“不怪你,是我自己要来,要留下的。你平安无事便好。”
  炎藜听罢心中更是愧疚,将潮汐药水喂给轩辕清,看她脸色慢慢恢复了一些才想起此行的目的,道:“你的新月余晖坐骑就在帐外,你乘着它,会轩辕城。”
  “那你……”轩辕清还未说完,便觉得手腕一紧,然后被炎藜抱在了怀里。
  “我不会有事,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炎藜说完,看着她的眼睛道,“听话,回去,你要好好活着,才是为我做的最好的事情。”
  轩辕清看着他,心中不愿,却也知道,这样僵持下去,对他们都不会有什么好处,事到如今,也只有回到轩辕城,她才有机会知道最新的情况,才能在这场战争中,想办法保全他。
  轩辕清点头应下,坐上了被隐去形状的新月余晖,在月色的照耀下,缓缓往轩辕城飞去。
  第二日一早,炎居发现轩辕清逃走,便第一时间来到了炎藜面前。
  “简直妇人之仁!”炎居看到他的第一眼,便出言呵斥,语气中是强烈的不满,隐隐还带了敌意。
  “你若要这轩辕城,大可光明正大地夺,拿一个女人威胁,这不是我当初崇拜的炎居哥哥的作为。”炎藜看着他,神色平静。
  “呵!我的好弟弟,轩辕城城主少昊真是好计谋,把你养成如今这幅性子。哪里有我炎氏一族本该有的热血。”炎居不屑,“从今天起,你去后方,去看一看,你所说的光明正大,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炎居说完一甩衣袖,转身离去,似是气急。
  战争在三天后,开始了。
  原本青草离离的轩辕城近郊,瞬间变成了血与火的战场,焦尸遍地,血流漂杵。在双方僵持了一天一夜后,轩辕城放出了巡城兽,解除了禁制的凶兽来势勇猛,炎氏一族的将士们不敌,节节败退,眼见便现了颓势。
  而炎氏一族的后方,是流水般抬进来的伤兵,每一个都被鲜血浸染,呻吟声叠加在一起,竟让人闻之不寒而栗。
  炎藜拿着药杵,游走在伤兵四周,药师释放的温暖光华将人笼罩,倒有了几分神圣之感。
  “二公子!”一个后勤兵一把扶住体力不支要倒下的炎藜,开口劝道,“你已经三天没歇过了,休息一下吧!”
  炎藜闭眼片刻,缓了缓神,复又站好,温和道:“无事。”说完转身抬起药杵,对准了一旁刚刚送进来的伤兵。
  从来没有过一刻,他这般感谢轩辕城,感谢轩辕一族教给了他这救人之术。
  “前方如何?”炎藜看到伤兵在自己救治后转醒,开口问道。
  “轩辕城的巡城兽勇猛,我们隐隐不敌,而且听闻,白金城的援兵就快到了,届时……”伤兵没有再说下去,但所有人都知道。
  届时,炎氏一族怕是撤退都来不及了。
  这便是炎居哥哥说的,我的妇人之仁带来的后果吧?炎藜这般想着,却是无奈。
  “你们这么垂头丧气做什么?”一旁另一个伤兵开口,“炎居公子已经想到了对策,我们一定可以赢得。”
  “你说什么?”炎藜惊讶,开口问。
  “炎居公子说,要以关河令为媒介,开启邪尊陵的通道,引里面的上古邪魔出来,届时轩辕城一定会一败涂地。”
  “邪尊陵?!”众人不约而同倒抽了一口冷气。
  “若鬼面邪尊出世,怕是我们也难逃一劫啊!”有人面带担忧地小声说着。
  仿佛是要回应他的话,天边有雷声鸣动,黑云压境,说不出的诡异。
  炎藜看了一眼,原本已经苍白的脸色更加显得仓皇,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时,炎藜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黑云形成一个漩涡,席卷着天边的一切亮色,朝战场奔来,偌大一个战场,此时竟然像是一副静止的画面,只有炎居猖狂的笑。
  “停下来!”炎藜上前阻止,却被推拒丈余。
  雷声渐次雷动,声声轰鸣。终于有人开始惶惶不安,接着,恐惧像是瘟疫一般,蔓延到炎氏一族,然后是轩辕一族。人人都被这逆天而行的举动震慑,心中不觉发颤。
  炎藜眼中闪过决绝之色,燃尽了一身精血,化为一道亮光,冲进了那满天黑云中,而须臾之后,轩辕城方向也有一道亮光紧追而去。
  仿佛是一瞬,又仿佛是漫长岁余,一道震慑天地的惊雷闪过,耀眼的光冲破浓云,一闪之后,光与暗消散,阳光和蓝天重现。
  在硝烟弥漫的战场,只留下两柄药师的药杵,染上了点点血色。
  经此一劫,炎氏一族众人士气低落,再无一战之心,轩辕一族也收兵回城,城门紧闭。
  和平来之不易,若干年后,却早没人记起,当初的牺牲与惨烈。
浏览66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