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王之王3D同人小说-伊狄恩之龙-002

2018.08.27

导语万王之王3D同人小说-伊狄恩之龙-002

从酒馆的门冲出来,路易险些迎面撞上一位客人。

踮脚收腹,蜜蜂扑翅似的挥舞着双臂止住前冲的身形,路易看了一眼对方,露出了亲切的笑容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嘿,巴乔,抱歉,差点儿撞着你。怎么,你也是来找活儿干的?”

停顿了一下,路易一偏头,挑了挑眉毛,对一脸惊讶的巴乔比了个手势:“当心点儿,老爹现在心情不大好。我还有事儿要做,再见啦。”

说完,路易就向旁边一闪身,让过对面的三人,迈着轻快的步子跳着跑走了。

被叫做巴乔的是个看上去比路易略大一点的年轻人,身材像是个半大的孩子,穿着一件原色的粗布短衬衫,戴着一顶软毡帽,看上去就像是个城外的庄稼汉,脸上也始终带着那种老实人想要讨好谁时的所特有的亲切而拘谨的笑容。

即便险些被撞倒,他也只是身体绷紧微微后退。而下一瞬间,消失了的笑容就再次浮现在他的脸上。

就这么保持着微笑,巴乔听完了路易的全部嘱咐,并且站在原地目送他跑开。

如果没有他身后跟着的两个人,只看他自己的话,人们还真的很容易把他当做一个老实巴交的老好人。

但是他身后一个瘦高一个矮壮的两个人,就不象他这么让人安心了。

粗壮得让人想到石墩子的中年壮汉有着一头浓密杂乱的卷发,茂密的鬓角配上乱糟糟的络腮胡,几乎将整颗脑袋都变成毛茸茸的一团。

在这毛茸茸的一团中间,两道眉毛如同从未被打理过的胡子一样胡乱翘着,金鱼样的大眼睛似乎随时会从脸上跳出来,硕大而且多坑的鼻头又红又亮,就好像熟久发皱的圣女果。

乍看上去,这个似乎始终带着一脸愤怒的小个子就好像一个人的脑袋上安了颗雄狮的脑袋似的。人们称他为怒狮而不是怒熊,也正是因为这颗脑袋。

而他旁边那个竹竿一样的瘦高个,则将稀疏的头发在脑后扎成一个短马尾,把鬓角也刮得干干净净,将他脸上那道和眉毛一样尖利狭长的刀疤完完全全的显露出来,让整个人都显得阴狠毒辣。

再配合上腰间挂着的那柄无鞘长刀,这人只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危险、不好惹”的印象。

而他在下城区里,也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虽然没有人知道他确切的作恶的事迹,却几乎每个人都知道屠夫巴克是不好惹的。

老实人巴乔、屠夫巴克和怒狮弗洛恩,这三个人正是盗贼公会下城区分部里非常有名的组合之一。

此时,看着路易越来越远的背影,屠夫摸着下巴若有所思:“老爹心情不好,他的心情却很好。看这样子,老爹一定是又给了他什么肥差。”

“这不公平!凭什么肥差都给那小子!”

听到怒狮的咆哮,巴乔的眼角也抽了一下。

但很快,这位老实人就很老实的露出了老实的笑容:“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毕竟,五年前那一次,他可是救了老爹一命。再说,他又欠了公会一大笔钱。把肥差给他,赏金还是会回到公会账上。”

怒狮在喉咙里咕噜了两声,之后重重的朝地上唾了一口:“呸!就算他对老爹有恩,也不能把咱们都饿死吧!”

巴乔没说什么,屠夫却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渐渐远去的幸运儿,轻声开口了:“如果只是钱也就算了,凭咱们兄弟的本事,也不至于养活不了自己。不过,我可是听说,老爹貌似是打算把他当接班人培养呢。”

在弗洛恩愤怒的瞪大眼睛,发出“他?凭什么!他连正式成员都不是!”的咆哮的同时,巴乔眯了下眼睛,然后再次笑了出来:“嗯……老爹会这么想也是当然的吧。这个位子他做不了几年,就要交班了,当然还是交给自己信得过的人比较好。不过,公会毕竟也不是老爹一个人的,想是那么想,实际做起来可未必行得通。”

弗洛恩用力的一点头:“对!咱们得跟老爹好好说道说道,可不能让他乱来。”

听到这句话,另外两个打手都惊讶的转头,齐齐看着似乎还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同伴。

安静了片刻,巴克长出一口气:“你要是想死,可别带上我们——你不会忘了五年前,老爹回来以后,那个人死了几天才断气的吧?”

被同伴提醒,想到那次险些干掉老爹的背叛,想到老爹伤愈反击时采用的凌厉手段,想到那个不幸的反叛者最后几天几夜的惨嚎,粗枝大叶的壮汉几乎本能的缩了缩脖子,后退一步,怀疑的看着两个同伴:“厄……不会吧……我只是觉得老爹做事不够公道,我又没想和那个人一样……”

“老爹想让他接班为的是什么?不就是在自己退下来之后还能继续把着这一片。你想要动这个位子,对老爹来说和那个人有什么区别?”

屠夫的话平息了怒狮的愤怒,却无法让对方心甘情愿的接受这个事实——皱着眉头,扁着嘴巴,弗洛恩挠着自己的络腮胡子:“那也不可能。他根本不是公会成员,做起事情来也挑三拣四的,这也不做那也不做,我怀疑他根本没见过血——他凭什么管咱们这些人?要是咱们都不服他,他又凭什么接班?”

面对暴脾气又一根筋的同伴,巴克只能笑着摇摇头,不再说话。

而这一次,说话是老实人巴乔。

“别太小看老爹。”老实人这么说着,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脸上却还是在笑,“谁知道他暗地里都有些什么手段呢?五年前那次,大家都觉得他所有的牌都摆在台面上了,他死定了,结果怎么样?”

“当然了,十拿九稳的伏击,结果却被那小子救了一命,这算是个意外。可是跟着老爹杀回来的那些人,之前你们谁听过,之后你们谁见过?”

停顿了一下,老实人为自己的话做出了总结:“所以,别太小看老爹——他想要让路易接他的班,恐怕没什么人能挡得了,至少咱们这边没有。”

然后,巴克笑了出来:“所以说,再过几年,咱们就要接受那小子的指派了?一个连刀子都不敢用的家伙。到时候,搞不好他会让咱们把手洗干净,披上罩袍举着蜡烛去给别人做弥撒?”

这也的联想让巴乔也笑了出来。

笑了一阵,老实人搓着手,若有所思的开口:“接受他的指派是不可能的。他是个好朋友,但不可能成为一个好领袖,哪怕有老爹在背后帮他。”

“嘿!”重重的拍了一下巴乔的肩膀,弗洛恩凑向前,用凶狠的目光驱散了离得太近的行人,然后才压低了声音靠近了两个伙伴,“我刚刚有了个好主意——只要咱们干掉那小子,老爹就没办法让他接班了。”

这个“天才”般的主意让两个同伴同时后退一步,脸色也变得异常的难看。

然后,屠夫吞了口口水,用力的按住对方的肩膀,严厉的瞪着那颗毛茸茸的大脑袋:“如果这事儿被老爹发现了,你猜他会怎么对你?”

老实人也脸色难看的点了点头:“老爹绝对不会相信我们对此事毫不知情的——所以到时候连能给你收尸的人都没有。”

停顿了一下,老实人接着说:“而且,我得跟你们说实话。别以为那小子好对付——虽然不用刀剑,但他可不是什么弱手——上次我亲眼见到的,他一个人放倒了五个。”

弗洛恩不屑的唾了一口:“欺负五个醉汉,有什么好说的?”

“五个醉汉?”老实人笑着举起右手,竖起手指挡在嘴唇前,示意伙伴们别出声,自己也压低了声音,“是赫尔兄弟。”

“赫尔兄弟?”弗洛恩瞪大了眼睛,忍不住还是提高了一点声音。

赫尔兄弟并不是一对兄弟,而是另一个同样隶属于公会的小团体。这个小团体在公会里的地位和巴乔他们是差不多的,甚至因为人数更多的原因还略高一点。他们的首领是快刀赫尔,另外四个人则是跟他一起长大的流浪儿,不但有着过命的交情,而且因为常年的合作而练出了心意相通的本事,非常难缠。

迎着两个伙伴惊讶的注视,老实人老实的笑着,轻轻点了点头:“对,我亲眼所见——因为他总是拿肥差,赫尔兄弟把他堵在了小巷子里,要好好教训教训他。结果,被他一个人解决了。”

“这不可能!”

“我怎么没听说?”

仍旧老实的笑着,巴乔摆了摆手:“没什么不可能的,我亲眼所见。他的动作非常快,快到赫尔兄弟根本反应不过来,完全处于傻呼呼的站着挨揍的状态。把赫尔兄弟全放倒了之后,他自己一点伤也没受。”

“至于你们没听说……我也没听说——赫尔兄弟不会傻到宣扬他们自己的丑事,那小子平时就不跟咱们一起玩儿,也犯不着专门跑来告诉咱们。”

眨了眨眼,捏着自己的胡子琢磨了一阵,弗洛恩才怀疑的开口:“这么说,要是一对一的话,我……打不过他?”

“岂止是你?”苦笑着摇头,安慰似的拍了拍同伴的肩膀,巴克长出一口气:“在老爹酒馆里找食的,除了大个儿,能自己解决赫尔兄弟的人又有几个?咱们三个一起,倒也不是不能对付赫尔兄弟,可是谁敢说自己不会受伤?”

“不过,那小子也够能忍的,做下这么大的事儿,都瞒住了不和别人说。”

巴乔眨了眨眼:“也许,他是不希望和赫尔兄弟结仇太深吧。毕竟,就算赫尔兄弟对付不了他,也可以拿他在修道院里的那些小崽子下手。这两方都对这事儿守口如瓶,那么还有谁会说呢?”

听到这句话,屠夫巴克揉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笑了起来:“是啊,有谁会说呢?反正我知道咱们是肯定不会把这事儿大肆宣扬的。落了赫尔兄弟的面子,长了那小子的名声,却对咱们一点好处也没有。”

“对啊。所以,这档子事情,最好还是谁也不知道的好。毕竟,犯不着因为一次小冲突而让两拨人结下仇。咱们也都算是一伙儿的嘛,和和气气的最好了。要是那小子为了自己开心而把赫尔兄弟的事情到处宣扬,结果和人家结了仇,那可就太糟糕了。”巴乔笑着点头,心悦诚服的对自己的同伴的说法表示赞同。

茫然的瞪大眼睛,看着两个彼此和和气气的伙伴,弗洛恩觉得似乎有什么自己没弄明白的事情发生了。而且,虽然这两个好朋友说的话自己完全听得懂,也觉得确实很有道理,但他却总是隐隐觉得似乎他们实际上在谈什么完全不同的话题。

但巴乔已经拍了拍手,结束了讨论:“好了,甭管别人的事儿,咱们去看看有什么瘦差才是正事儿。”

说完,老实人便露出了越发亲切灿烂的笑容,推开门,率先走进了酒馆。

屠夫看着进入酒馆的老实人,又看了看满脸茫然的怒狮,又看了看路易离开的方向,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摇了摇头,也跟着走了进去。

看到两个同伴都走了,弗洛恩越发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不过,他弄不明白,而这两个家伙多半也不会跟他说明白。按照他们的说法,就算给自己说了,自己也弄不明白,搞不好反而还会坏了大家的事。所以,为了大家好,当他觉得有什么事情是他弄不明白的时候,他就不需要弄明白,只要信任两个同伙,并且努力的帮助他们达成目的就好。

虽然这样的合作方式确实为弗洛恩带来了不少好处,也确实比他自己单打独斗的时候赚得更多,但他还是高兴不起来。

想到这一点,本来就因为路易的事情而弄得一肚子火的弗洛恩顿时觉得更加愤怒了。皱着眉,跺了跺脚,他重重的朝地上唾了一口,用力推开已经重新关上的大门,瞪着眼睛握着拳头气势汹汹的走进了酒馆,同时在心底里打定主意,要是谁胆敢来找他的不痛快,他就要狠狠的教训那家伙一顿,也为自己出一口气。

 

浏览26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