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王之王3D同人小说-伊狄恩之龙-003

2018.08.27

导语万王之王3D同人小说-伊狄恩之龙-003

对于那三位“温和又可敬的先生们”在背后对自己的评论,路易一无所知。

沿着下城区的主干道,刚刚得到任务的少年一路飞跑,然后在接近城门的地方拐进一条巷子,一直朝着深处走去。

生活在下城区的,大多是些卖力气卖手艺的穷苦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辛苦而毫无希望的劳作榨干了他们全部的精力,让他们变得日渐麻木,每天除了草草填饱肚子、草草睡觉休息,就只剩下了机械的劳作。

这样生活着的人,连自己的身体和衣服是否干净都不会在意,就更别提与他们关系不大的街道是否干净了。这样的人生活着的地区的街道,会是一副什么景象也就可想而知了。

然而路易走进的那条巷子,却明显比别的巷子要干净一些。没有呕吐物,没有满地乱丢的垃圾,也没有那些令人羞于启齿的秽物,似乎就连空气中的味道也要好闻一些。

而越是朝着巷子里面走,地面就显得越干净,甚至渐渐的连落叶都被打扫干净了。

巷子的尽头,是一段略高些的围墙。围墙上一扇用于供车马出入的大门被木条封死,和斑驳的墙壁一齐被嫩绿的常青藤所妆点,让整条巷子都显得越发的清幽。

越过被封死的大车门,更靠里的地方有一道不起眼的小门。

那是道只能让一个人走进去的小木门,门楣上镶嵌着一枚已经褪色的提洛的圣徽,向过往的行人表明了这扇小门后面那个世界的身份——路易的家,曾经的比克斯修道院。

这座修道院曾经是传光派在史坎布雷城的主要据点。在那个相信通过自己的善行可以传播善良和希望,最终实现整个世界被善良与爱所充满的教派最兴盛的时候,这里还只是孤零零的一座乡间修道院。穿着朴素的长袍,一个个传光派的信徒从这里出发,徒步到周围的乡村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农夫们。

渐渐的,当年的荒野变成了市区,曾经的泥泞变成了坦途,传光派却渐渐衰落到了默默无闻的地步。随着最后一名传光派信徒,也就是修道院的主持嬷嬷散普利斯嬷嬷的去世,这座修道院也彻底成为了一个单纯的孤儿院。

现在,支撑起这座修道院的,正是带着笑容在这条干净的巷道上越走越慢的路易,以及和他年纪相仿的伙伴们。

走到门口,慢慢抬起手,轻轻的拉开了那道历史悠久的木门,路易慢慢的走了进去。

狭窄的走道过后是一座小巧朴素的礼拜堂。

正对着过道的尽头,用被擦得发亮的红木地板垫起的讲经台上方,一扇小小的圆窗让阳光斜洒下来,在整个礼拜堂中弥漫着温暖而慵懒的气息。

从入口到讲经台的步道两旁整齐的摆着三排长椅,每排长椅可以坐八个人——如果前来礼拜的人过多,就只好在长椅和墙壁之间的过道站着了。

讲经台的右手边是一座同样由被擦洗得干干净净的暗红色的告解亭。

与告解台相对的另一面墙壁上,一扇挂着原色亚麻布帘的门洞通向修道院的内部。

这个时候,礼拜堂里一个人也没有,静悄悄的。收敛了笑容,放慢了脚步,路易以一种谨慎肃穆的姿态径直朝着门洞走去。

撩起门帘,走进门洞,沿着狭窄的通道走了十几步,就是一个和礼拜堂一样干净整洁的院子。

刚刚踏入院子,路易就感到有什么东西顶住了他的后腰。

然后,一个稚嫩的声音从他身后响了起来:“抓住你了!”

这个声音让路易笑了出来。

迅速转身,在小家伙来得及反应之前一把抱住对方,路易便将那个偷袭者高高的举了起来。

小姑娘在空中旋转着咯咯大笑,快活的踢着一双小脚,手中的木棍也早不知道丢到哪儿去了。

穿着素白的修女长袍的伊莎贝拉安静的微笑,看着路易将小玛莎举在空中玩耍,直等到这对兄妹玩够后才上前一步:“你回来了。”

将小公主平稳的放到地上,轻轻为她理顺散乱的金发,路易直起身,对着伊莎贝拉一笑:“嗯。我就是回来拿点东西——在老爹那儿接了个任务,需要出门一趟,得八天。酬金正好可以还上欠款,下个月的也有着落了。”

听到这句话,伊莎贝拉并没有露出高兴的表情,反而担忧的皱起了眉头:“这么多?会很危险吧?”

“危险?怎么会,只是送个货而已,因为要去的地方比较远所以价钱比较高。”说着,路易又揉了揉玛莎的头发,对着小姑娘挤了挤眼睛:“而且,我要是想跑,谁也抓不住我,对不对?”

小姑娘咯咯笑着点头,伊莎贝拉脸上的忧虑却更重了:“如果真的危险,就算了吧。钱的事情,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

收敛了笑容,路易认真的看着伊莎贝拉:“不能说完全没有危险。因为货物挺贵重的,所以路上可能会有那么点风险。不过我会小心的。这一趟也不光是为了钱的事儿,也算是给老爹帮忙。你也知道,他那边的人靠不住。”

听到“帮助别人”的话题,年轻的修女郑重的点了下头,轻叹了口气:“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千万小心。”

“嗯,我先去收拾一下,马上就出发。”认真的点头作为承诺,又揉了揉玛莎的头发,路易让过伊莎贝拉,顺着院子旁的廊道直走向男孩子们的卧室。

在他抬手敲门之前,那扇小木门先从里面拉开了。

看到路易,从屋里出来的少年一愣,站在当场:“哥?你……”

看到这少年,路易也是眉头一皱:“你怎么在?这会儿你不是应该在学画吗?”

被问到这个问题,少年迟疑的后退了半步,紧捏着衣角,咬着下唇,过了片刻才深吸一口气,露出轻松的神色:“啊,其实我也正好想说这件事呢——我不想学画画了。”

“你不想学画画了?”几乎本能的皱眉,路易重复了一遍对方的话,然后严肃的看着对方:“为什么?”

不等对方回答,路易又加上一句:“说实话。”

“嗯……就是……”小心的清了清嗓子,少年尴尬的看着修道院里最大的人,然后叹了口气:“太贵了啊。每个月的学费不说了,画布、画笔、颜料,随便哪一项都是一大笔钱。咱们现在这么穷,要是我不学画画,就可以省下很多钱。而且,我也可以做事来赚一点钱,你也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叹了口气,路易认真的看着皮埃罗。这个小弟弟瘦而且虚弱,皮肤白皙,有着许多贵族们所欣赏的那种病态美,穿着过于宽松的衬衣,就好像一个会走路的衣服架子——除了天性外,他之所以会这样,主要也是因为修道院窘迫的经济状况。

又叹了口气,路易对着自己的小兄弟露出了一个笑容:“那么,你觉得你能做什么呢?”

在开口前,皮埃罗就想过对方会怎么看待自己的决定,但是无论怎么想,他都不认为这会是一次愉快的对话。事实上,他甚至想过可能会被愤怒的大哥按在地上狠狠的揍上一顿。

但是无论如何,他都想清楚了,而且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

嬷嬷去世后,修道院里就没有了主持嬷嬷。按照教会的规矩,这座修道院就应该被收回并且另派它用,他们这些被嬷嬷收养照顾的孩子们,也将由教会根据每个人的情况安排各自的去处。

为了保住修道院,也为了让这个小家不至于从此消失,路易通过他和黑胡子老爹的关系,从盗贼公会借了一大笔钱,买下了修道院,也背上了巨额债务。虽然凭借老爹的面子,他们可以每个月还一点,但就这每个月还一点,都已经是巨大的压力了。

雪上加霜的是,康斯坦泽姐姐被发现在小提琴方面非常有天分,因而被嬷嬷托付给宫廷乐师帕格学琴,自己则被托付给著名的画家贝尔学习绘画。虽然那两位老师都德高望重,也因为嬷嬷的关系而极大程度的减免了学费,这笔开销对于这个本就不宽裕的小家庭而言仍旧是一项巨大的压力。

除此之外,还有大家的吃喝用度——尽管伊莎贝拉姐姐带着大家把院子里种上了蔬菜和瓜果,这笔开支也没办法节省太多。

所以,皮埃罗决定为这个家庭削减一下开销——不管路易说什么,他都决心要这么做。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路易居然不反驳他的决定,而是问他能做什么。

这个意料之外的问题让皮埃罗愣在当场。

思考了一会儿,皮埃罗才迟疑着开口:“给别人画像?”

这个回答让路易笑了出来:“画布、颜料——你觉得下城区有几个人买得起?上城区的有钱人就算要画像,会找你吗?”

第一个计划失败了,皮埃罗的自信也随之消磨了一点:“嗯……我还可以……代写书信?”

路易再次笑了出来:“自己都不识字,需要你帮忙写信的人,他写了信,是打算给谁看呢?”

“我还可以做抄写员啊!”想到自己能读会写,皮埃罗自信了许多,立刻又想到一份工作。

“是啊。”路易认同的点头:“抄写员虽然累了点,待遇还不错。不过……教会里的修士们自己就是抄写员,贵族们自己家也有信得过的抄写员,而且我们和那些贵族们也搭不上关系……”

停顿了一下,路易才接着说:“看起来,我们能找到的,就是商会里的抄写员了。去找找老爹的关系,有他做保,应该可以得到一份工作。”

终于得到了肯定,皮埃罗也高兴起来——难道哥哥并不反对自己结束学业,出来找工作的想法?这可真是太好了!

但很快,路易就又皱起了眉头:“不过,埃文商会去年刚招了个抄写员,那家伙只有二十来岁,肯定还能干上很多年。卡尔商会的抄写员到是很老了,不过那位老先生的儿子比咱们还大点,肯定会接他父亲的班。文森特商会的抄写员没有老婆也没有孩子,今年得四十多岁了……”

这么说着,路易一拍巴掌,给出了结论:“这样,大概你十年后就可以得到这份工作了!”

皮埃罗瞪大了眼睛,茫然的看着路易。他只觉得,自己能读会写会画,有决心有毅力,就一定能够找到一份工作,给家里出一份力,可从未想过,找工作竟然也这么困难,需要托关系找门路也就算了,竟然还要等职位空缺。

气愤之下,皮埃罗“哼”了一声:“那……我去找个酒馆卖酒总可以了吧!”

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个小兄弟,路易点了点头:“这工作到是好找得多——管吃管住,就呆在店里,每个月十克朗——老爹的店,就是这个价,你要去做吗?”

“十克朗?”皮埃罗惊讶的叫了出来。即便路易不说,他也知道,和每个月一万克朗的欠款比起来,这每个月十克朗的薪水,实在是……

“老爹算厚道了,还有很多店不给吃住呢。”

“所以,照你说,我就只能回去学画画是吧?”

对于皮埃罗气势汹汹的问题,路易并不回答,而是提起了另一个问题:“你知道吧,去年开始,贝尔大师平时的习作,画完之后就会烧掉。你知道为什么吗?”

皮埃罗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好像有一次老师参加了一个宴会,回来之后特别生气,然后他就会烧掉每一幅习作了。”

露出狡黠的笑容,路易抬起手用拇指指着自己的鼻子:“我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

“因为是我干的啊——有人委托公会收集贝尔大师的习作,不管有没有签名都要,没有签名的五百克朗一张,有签名的两千克朗一张,我当天晚上就带了二十张回去,不过都是没有签名的。你记得吧,那次咱们吃了三天的肉。”

皮埃罗目瞪口呆的看着对方,被这个重磅消息砸昏了头。

带着微笑,路易拍了拍皮埃罗的肩膀:“好好想想吧我的兄弟,你现在正在跟着贝尔大师学习。如果你能学成,哪怕达不到贝尔大师的程度,只有他一半的水平,你一张画也值一千克朗,咱们算你一个月画四张,这就是四千克朗——可是,如果你放弃了,那你就只好去赚一个月十克朗的工钱。”

“我……”

“我什么我!”不等皮埃罗说完,路易就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不由分说的把他推向小教堂的方向:“快回去学你的画画去——我还等着你们学成了赚大钱好养活我呢。”

浏览20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