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亭怨第六章:知晓因果出对策,身陨山海为回护

2018.08.31

导语子渊知道前因后果后,与山海界谈判,以求可以兵不血刃得两方和平。

  “昨日城主将我叫去,给我看了宇鹤传回的消息。”子渊看着眼前伤心难过却又眼神坚定的阿笙,心中终是不忍,便执了她的手,解释道:“你是大祭司的女儿这件事,我也是昨日才知晓,也知道,如今的山海界早已失去了对魔族的控制力。你我相遇,不过是你受大祭司和你师兄威胁,利用我到轩辕城,打听轩辕城的布防情况,以便山海界要出兵轩辕城时,可以出其不意。”
  “那你……”洛笙惊诧。
  “我如此配合你,是想看一看,你心中是否有我。”子渊看着她道,“我知你肯定会对我下手,也早有防范,但看到你没有将我带回山海界,我心中很是开心。”
  “原来,你都知道?”洛笙有些失神。
  “嗯。”子渊点头,又看着洛笙问道,“不过,我不知道,为何山海界会觊觎轩辕城?两族相安无事至今,难道真的是山海界心有不轨?”
  “不,不是。”洛笙脱口而出,“山海界其实,快要没有了。”
  “什么意思?”子渊正了神色,不觉坐起了些,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在我小时候,山海界还是很平和的,我在那里嬉笑打闹,和师兄一起过得无忧无虑。可就在几年前,山海界的祭坛出现了裂缝,从中泄露的魔气越来越重,大家找了许多方法补救,也想尽了办法去驱散魔气,却都是徒劳,反而魔气愈发严重,还让原本一些比较温和的魔物都有了攻击人的恶念。”
  “所以阿黑才会在苍穹海作乱,可也正是因为那天那件事,让江师兄生出了一计,他建议大家放弃山海界,将轩辕城夺下,作为大家的新住所,而我,被迫刻意接近你……其他的事,你都知道了。”洛笙说完,低下了头。
  “你今日带我出来,可是山海界有所行动了?”子渊问道。
  “我不能告诉你,说了你一定会回去,但是,你不能回去,山海界此次倾巢而出,以你一己之力,改变不了什么的。”洛笙惶惶然将子渊的胳膊抓住,眼神急切。
  “阿笙,我知道你为我好,但是,身为轩辕城大将,怎么可以一走了之?”子渊看着她,眼神温柔却坚定,“抱歉了。”
  洛笙察觉不对,却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便被子渊利落地一记手刀砍晕,倒在了子渊怀中。
  子渊带着洛笙回到轩辕城的时候,发现山海界已经兵临城下,宇鹤也回来了,暂代了自己的位置。
  子渊将阿笙托付给瑶姬,然后独身一人来到山海界阵营,与大祭司谈判。
  “你将洛笙如何了?”江晚行率先开口,语气不善。
  “你们将她推到我身边时,应该料到她会有危险,怎么?现在才开始担心?”子渊讥诮,眼神不屑。
  江晚行还要再开口,却被大祭司拦住,大祭司开口道:“不知将军此来何意?”
  “自然是谈判的。”子渊道,“如今洛笙在我轩辕城手中……”
  “将军不会以为,我会为了洛笙而弃山海界万民于不顾吧?即便洛笙在你手中,我也不会退兵。”大祭司一口回绝。
  子渊却是笑了,笑得有些心疼,道:“我自然知道,我来此,不过是要三天的时间罢了。”
  “三天?”大祭司奇怪。
  “对,三天,若三天内,我能修补好山海界的裂缝,山海界众人收兵,且终身不得踏入轩辕城一步。”子渊看着大祭司,眼神坚定。
  “你有把握?”大祭司表示怀疑,山海界众人齐心都不能解决的问题,怎么可能。
  “有。不过三天,若三天内,我修补不好,洛笙归还,轩辕城拱手相让。”
  “好。”大祭司对这个对自己百利而无一害的条件自是无甚意见。
  三日后,山海界鸣金收兵,洛笙被瑶姬送回。
  等洛笙醒来时,已经是在山海界内了。这里恢复了以往的样子,不见丝毫魔气。
  “我怎么回来了?”洛笙皱眉,忽然想起来什么,惊呼一声,“子渊!”说着便要往外跑。
  却在门口被江晚行拦住。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洛笙问道,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
  “如你所见,山海界如今已经恢复了原貌。”江晚行看着她,眼神不忍,却还是告诉了她实情,“是子渊补的。”
  “不可能,众人皆无法做到的事,更何况他的伤并未好全,怎么会有这样的能力?!”洛笙摇头,心中却已经开始慌了。
  “我也没想到,他的真身竟然是上古神兽麒麟,可驱魔气,百毒不侵,周身鳞片又坚如玄铁,那天,他化为真身,补了裂缝。山海界感念其恩,承诺臣服轩辕城,绝不背叛。”
  之后江晚行说了什么。洛笙已经完全没有听了。
  她只是踉踉跄跄走到当初那个缝隙前,如今这里星光璀璨,没有一丝阴霾,也没有一丝生机。
  洛笙痛哭出声,却闻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别哭。”
  洛笙闻言抬头,看到眼前缥缈的人形,正是子渊无疑!
  “哭了就不好看了。”子渊还是一如以往的温柔笑道。
  “为什么?”
  “我不能眼睁睁看着生灵涂炭,我有我的责任。”子渊看着她,眼神中皆是不舍,“你肯为我背叛山海界,可我却不能接受,从再次相遇那天起,我就决定了,要保护好你,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可我不要这些,我要你回来!”洛笙失控痛哭。
  “以后想我的话,看看这里的星空,我就在那里。”子渊道,“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忘了我。”
  子渊说完,身形变得越发缥缈,洛笙上前去抓,却只有清风在手心流走。
  “忘了我。”一声叹息想在耳畔。
  恢复了寂静的山海界,只有一个女子哭得像个孩子。
浏览135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