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梧令第一章:相遇匆匆生尴尬,不知缘起或缘灭

2018.09.03

导语怪力少女去落月坡找做弓箭的工具,路遇不平拔刀相助。

  “冬凌,你去玩儿吧,哪儿都行,别来我这校场了!”一大清早,就听到兵演处的丁善节在校场呼喝,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我来练箭也是为了将来可以为轩辕城出一份力,不就是折断了你一把弓么,至于么?!”冬凌用清冽的声音反驳道,末了撇撇嘴,不满道,“轩辕城主还没说话呢!”
  “一把?今天的一把吧?”丁善节觉得自己要被气笑了,“你自己数数,一个月了,你一共用坏了我353把弓,353把啊!你一个人就折坏了我一个骑兵营的兵器啊!”
  冬凌自知理亏,抿唇不语,只一双眼睛来回转着。
  “你别再打什么主意,我告诉你,以后我这校场的弓,禁止你碰一下!”丁善节说着对左右士兵交代,让他们看好兵器。
  “不就是力气大了点么……小气,我这神箭手你不用,将来上战场是你的损失!”冬凌不乐意,撇嘴,“你们这叫歧视!”
  丁善节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终是不大忍心,对她道:“你这一身怪力,唉!也罢!轩辕城东的落月坡,有颗梧桐树,坚韧无比,用它做出来的弓或许够你糟蹋一阵子。”
  “多谢!我这就去!”冬凌瞬间便笑开了,当即便招了坐骑出来,向落月坡方向而去。
  落月坡此时一片金黄色,满坡的参天大树让冬凌一时迷了眼,不知道哪颗才是丁善节所说的梧桐树。
  “这里景色不错,慢慢找顺便看看景就当是游玩了。”冬凌这般安慰自己,然后便脚步轻盈地穿梭在密林之中。
  就在夕阳西斜,冬凌以为自己今日要无功而返时,一个不经意的抬头,看到一株格外粗壮的梧桐,周身似有光芒萦绕,很是好看。
  “应该就是这颗了。”冬凌点头,凌空一跃便已站在了枝丫间,冬凌来回寻找许久,终于看到一根粗细和弧度都正好合适的枝丫。当下掌风如刀,向树枝削去。
  “这树枝果然不同,竟然让我费了如此功夫才取下。”冬凌拿着断枝,斜靠在树上,整个人都隐藏在密密麻麻的枝叶间,满意地点头。然后便拿出随身的工具,直接在树上做起弓箭来。
  不知不觉间,月已西沉,四周静谧而安详,冬凌的弓也做好了。
  就在她纠结是在此住一晚还是当即回去时,隐约听到不远处有声音。凝神细听,似乎有杂乱的脚步,和或粗重或低沉的喘息声。
  冬凌皱眉,拿起新做的弓,脚踏树梢,一阵飞掠,来到了声音的来源之处。
  在月色下,冬凌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男子,被几个手拿利刃的人围住。显然这个男子已经到了末路,但眼神却是倔强,即便是伤痕累累,依然将手中的法杖举在胸前,意思很明确,战死也不会降。
  躲在树上的冬凌被他的神色晃了眼,恍惚间,似乎看到一个身穿戎装的男子将自己望着,而自己却转身离去。又似乎看到自己独自一人立在桥头,看着天空,思绪深远。
  一阵刀兵相击的声音将冬凌唤醒,然后便看到那个男子手中的法杖被击出了裂缝。
  冬凌当下弯弓,朝下方连发三箭,成功地阻了那群人的脚步。
  冬凌当下不停,又是一箭射出,直取其中一人心口,有同伴提刀阻拦,却被箭矢上的力道法力震开,手臂发麻,而那支箭丝毫未受影响地射入人的心口,去势扔不止,箭上的力道带着这个人凌空飞出,然后钉在了一丈外的树上,箭羽嗡鸣不止。
  “有高手,撤!”敌人如泉水般涌退,而那男子也终于体力不支倒下。
  冬凌及时跳下树梢,将他扶住。
  “多谢……”男子抬眼看她道谢,虚弱的声音在看到她的面容后戛然而止。
  而急于为他诊脉查看伤势的冬凌并未发现他的异样,只当是他气力不济。将怀中随身携带的潮汐药水拿出,喂给男子喝下才道:“你这伤颇有些麻烦。”
  “不牢姑娘挂心,苏某调养一阵便好。”苏木墨说着踉跄地站起,以手中的法杖作为支撑,想要离去。
  “你去哪儿啊?都伤成这样了!”冬凌有些着急,一把抢过他的法杖,想将他留住。
  忽然,一声细微的断裂之声,让两人皆是一僵,然后齐齐转头,就看到,那原本已被震出裂纹的法杖,在冬凌的手中轻声断成两截。
  “那个……哈……我不是故意的。”冬凌松手解释,法杖跌落地上,冬凌又慌忙捡起,道,“我真不是故意的!你放心,我一定帮你修好!不行我就赔你一个新的!”
  苏木墨看着她,终是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唉!都是定数。”
浏览20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