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梧令第三章:心有牵挂不自知,前尘往事浮眼前

2018.09.07

导语冬凌带苏木墨前往校场,展现了一下自己的箭术,却不自觉已被苏木墨察觉到了一些端倪。

  清晨,一身戎装的冬凌出现在苏木墨的房中,对他道:“我今日要去校场练箭了,你安心在这里养伤,午时我便回来了,有何事你跟家里的侍从说就行。”
  苏木墨点头,看向她,逆光中似乎看到她的背后有光华流转,便有些惊奇,问道:“你的背后是何物?”
  冬凌一愣,然后了然,一脸得意地将背后的弓箭取下在手中道:“这是我去落月坡找的梧桐树枝做成的桐弓,当初只是觉得这棵树枝有些特别,没想到做成桐弓之后居然似有光华流转,煞是好看。”
  “梧桐树?”苏木墨细看两眼,脸色大变,走上前一把夺过桐弓,拿在手中仔细看着,脸上悲怒交加。
  “你……你脸色好吓人。”冬凌看他神色被吓到,出言瑟瑟道。
  苏木墨抬眼看到冬凌的神色,与故人一样的眉眼让他万千怒火也发不出来,只颓然道:“唉!罢了!都是天意。”
  “这是……怎么了?”冬凌小心翼翼问。
  “你可知,这一段桐木是作何用的?”苏木墨看着她,颇为心痛无奈,“那是整个落月坡灵气齐聚,万千生灵共同滋养的树,万年才出这一根枝丫!而这根枝丫,我原本是用来做成栖梧令的。”
  “栖梧令?可是那个可招凤凰、号令万物的栖梧令?”冬凌惊讶。
  苏木墨叹气点头,将手中桐弓递与她,无奈笑道:“如今被你拿来做成了兵器,也罢!好好使用,莫辜负了它。”
  冬凌抖着手接过,觉得自己这次闯的祸怕是兜不住了,只能讷讷道:“对不起。”
  “若你当真过意不去,不如带我去校场看一看?”苏木墨看着她那副可怜的样子,提议道。
  “你的伤?”冬凌有些迟疑。
  “我的伤无碍,我也只是去看一看而已。”苏木墨笑得和煦。
  “好,我带你去。”冬凌点头。
  两人一起进了校场,老远,丁善节看到她,便扯着嗓门喊:“你来做什么?校场没有弓箭给你用了!”
  “我自己带的有!”冬凌不服气地喊回去,从背上取下桐弓给丁善节看。
  “还真做出来一把,来来,让我看看这把弓能在你手里撑多久。”丁善节惊讶了一下,随后又颇有兴趣地让开了位置。
  冬凌将苏木墨安置在一个安静的角落,自己拿着弓箭走到了校场中央,举弓搭箭,原本应该是非常坚韧的桐木在她手中,却轻而易举地便弯成了满月。
  平平无奇的一箭射出,却迅疾如雷,正中红心。
  苏木墨微微眯起眼,看着她,扬声道:“姑娘好箭法,但是这般看着似乎有些平常了些,何不试试三箭连发?”
  “三箭连发啊?我没有试过啊。”冬凌如此说着,但语气中却有些跃跃欲试。
  校场的人一直知道冬凌箭法超群,闻言也都有些好奇,纷纷起哄。
  冬凌在众人的呼喊声中,拿起三支箭羽,搭在弓弦之上,双眼微沉,片刻之后松手,三道破空之声倏忽而过,分别正中三个靶心。
  “好!”“厉害!”四周一片叫好之声,冬凌也颇为自得,转头看向苏木墨:“怎么样?我的箭术配得上这梧桐枝吧?”
  只是冬凌话音未落便看到苏木墨呆愣地看着自己,眼中似缱绻似怀念。
  “你怎么了?”冬凌有些吓到了,颇为紧张地问,“哪里不舒服?我不该带你来的,我这就去请岐黄山人。”
  苏木墨一把扯住要走的冬凌,直到冬凌觉得被捏疼了,挣扎的时候,才回过神来,放开了手,道:“在下唐突了,我没事,先回去了。”
  说完便转头离去,留下冬凌有些担忧又有些奇怪地看着她的背影。
  苏木墨一路走回去,心中却是思绪万千,原来他的猜测不错,冬凌便是当初与自己并肩讨伐四方的鄢寒。
  那弯弓射箭时微微缩回的小指,还有那一身怪力,都与鄢寒如出一辙。
  轩辕城主想要隐瞒,但却忘了,当年,鄢寒那一身通天彻地的本事,全拜他所赐,世上在没有一个人如他那般了解鄢陵。
  苏木墨站在轩辕城空旷的大街上,闭上眼,似乎还是百年之前,他与鄢寒同为轩辕城主手下大将,平日里斗兵法、拼修为,常常一斗便是两三日,有时闹得大了,整个轩辕城都会跟着遭殃。
  两人虽然处处针锋相对,但却也惺惺相惜,所以在他单枪匹马闯九幽界诛杀邪魔时,冬凌毫不犹豫地跟了去。
  然后便是此生最为追悔莫及的一场厮杀……
  那时……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浏览36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