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王之王3D同人小说-伊狄恩之龙-026

2018.09.10

导语万王之王3D同人小说-伊狄恩之龙-026

靠着墙壁,看着手里的矿灯,路易慢慢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尽可能的恢复体力。

同时,他也在警惕着,聆听着——虽然被矿车的突击和雷管的威胁耽搁了一段时间,但是身后的追兵距离他们并不算太远。

幸运的是,路灯熄灭的事让敌人产生了警惕和疑惑,从而停了下来,给了路易完成计划的时间和机会。

在停下来片刻之后,敌人再次开始前进,却因为提防可能到来的袭击而放慢了速度。

放松的靠着墙壁,路易将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的听觉上。即便是他,想要从那慢吞吞的金属的摩擦声中判断出敌人距离自己到底还有多远,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近了,越来越近了。

听着远处的摩擦声,路易几乎可以在脑海中摹绘出一副画面——漆黑一片的矿洞中,七名敌人列成阵势慢慢前进,大睁着眼睛看着周围的一片漆黑。

而这正是路易期待的结果。

估计着距离已经差不多了,路易面无表情的用小刀切断了手边的绳索。

失去了约束,矿车沿着倾斜向下的路轨开始缓慢的移动、缓慢的加速。然后,越来越快。

伴随着远处传来猛烈的撞击声,路易兴奋的挥了一下拳。虽然不知道到底结果如何,但是至少肯定已经有一名敌人受伤了。遗憾的是,时间紧迫,他并没有找到原矿之类可以用来增加矿车分量的东西。

下面混乱了一阵,然后恢复了平静。缓慢而有规律的铠甲摩擦声再次响起,似乎和之前没有任何差别。

然而,真正让杜克感到惊心的是,在整个过程中,敌人竟然都没有发出什么声音——没有遇袭时的惊呼声,没有遭到打击时的惨呼声,没有袭击过后重整的招呼声,就好像那黑暗中的追击者并非活生生的人,只是一群钢铁铸就的傀儡偶像似的。

敌人是真正的精锐,而且数量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尽管自己已经做了一大堆的准备,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的削弱敌人了,但接下来的战斗是否能够胜利,路易心里还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把握。

但他只能让自己相信,自己一定会胜利:“愿提洛的光芒指引我前行的道路。”

即便敌人再怎么小心谨慎,放慢速度,不算太长的矿道也很快就到了尽头。

听到敌人的声音几乎就在触手可及的不远处响起,路易毫不迟疑的合上了开关,将手中的护头盔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丢了过去,同时放声大吼,就好像他正指挥着一整支军队似的:“进攻!”

昏黄的灯光同时从四面八方照耀过来,即便路易一直在盯着矿灯,还是忍不住觉得灯光有些刺眼。

但是,路易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在丢出护头盔的同时,他已经再次弯腰从地上提起矿锄,朝着离他最近的敌人冲了过去。

机会转瞬即逝,如果等到敌人从突然的亮灯所带来的失明状态中恢复过来,自己的计划就彻底失败了。而那位女士虽然是优秀的骑士,但反应速度却未必有自己这么快,并不能寄托太大的希望——简单的说,接下来是生是死就全看路易的行动了。

事实证明,那位女士的反应速度比路易预料的快得多。

在路易打开灯光的一刹那,露娜就明白了对方的计划。甚至,在路易喊出“进攻”之前,露娜已经开始举盾、冲锋。

沉重的矿锄毫不费力的刺穿金属头盔,楔进第一个牺牲者的颅骨,并从另一边凶狠的突出一个小尖。

然后,路易松开锄柄,推倒他所杀死的第一个人,从地上捡起了对方的剑。

当他向第二个人扑过去的时候,露娜已经在解决第三个对手了。

路易还没来得及对女骑士的身手表示赞叹就不得不迅速后坐躲避剑锋——尽管应该仍旧看不太清楚东西,那个奋力挥剑的敌人还是险些一下就切开了他的肚子。

露娜用剑柄打碎了第三个对手的喉咙,正准备借机去对付走在最后面的刽子手,就看到刚刚那个从绝境中拯救了自己而且不久前还镇定沉稳的年轻人正被他的对手逼得手忙脚乱,险象环生。

这个发现让露娜大吃一惊。

原本,在对方那一连串干净果断的行动中,她已经认定了对方应该是名真正的“专家”,可是现在看来,对方不但不是什么专家,而且甚至根本没接受过训练,连剑都不会用。这样下去,只要再有三五下,他就会被对面的对手干掉。

正准备前去支援那个根本不是战士却一头扎进这个战场的援军,一道剑光如闪电般劈落,照亮了露娜的脸。

那个刽子手面无表情的挥剑斩击,双眼中的怒火如同实质般跃然欲出——这一次,他不再是磨练剑技戏耍对手,而是要杀人了。

面对咄咄逼人的对手,露娜对自己却反而放下心来。

对那些新手而言,愤怒或许会带来同归于尽的勇气,和额外的力量与速度。但是对于剑术已经达到了他们这种程度的人而言,像这样明显外露的激烈情绪只会带来失控,有害无益。

闪身躲过这一剑,再次举起盾牌,露娜又重新回到了和对手对峙的状态下。

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那个帮手了——在一对一的对抗下,他恐怕,会死。

就像女骑士所判断的那样,路易从小到大完全没有接触过剑术训练,对于如何使用这柄锋利的武器也毫无概念。

因此,当他的第一次冲锋被对方的胡乱挥舞逼退,而再次进攻又戳在对方的盾牌上并且被滑开后,他就彻底的陷入了困境之中——对方已经从光线的突然变化中恢复过来了,正红着眼睛瞪着自己,摆出一副严阵以待的姿态进逼。

两人离得有点距离,因此路易甚至还有余裕飞快的瞟了一眼自己手里的剑——他实在是不知道什么剑术什么的,所以,干脆就当棍子用好了。

然后,路易就一剑砍在了对方的盾牌上。

这一剑对敌人毫无威胁,还险些让剑被崩飞。

路易手忙脚乱的重新抓稳剑的时候,对面的敌人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将盾牌举高,踏步,挺剑突刺。

被看出对剑术一窍不通,路易连忙后退,到第三步才终于躲开了这一击。而对手收剑的同时再次端正了盾牌,坚定而谨慎的踏步进逼。

路易再一次开始后悔自己没有学习一下武器的使用。

在那些街头的遭遇战中,老爹的面子和自己的名声就足以解决大部分问题,剩下的也多半可以靠拳头或者双脚解决,因此使用武器杀人的技巧是非必要的。但是现在,当他为了而必须大开杀戒的时候,不会使用武器却成了他致命的短板。雪上加霜的是,这一点已经被对方看出来了。

握紧剑柄,路易用力挥动手中那根开锋了的棍子,像他曾经见过的那些剑手那样格挡对手的攻击。

这一下似乎是成功的,对方的直刺果然被格开。但下一刻,盾牌如倒塌的墙壁一般迎面砸来,让路易只能再次后退。而在他收回左腿的同时,只觉得小腿上一阵凉风飘过。

红衣士兵遗憾的轻唾一口。面前这个混蛋完全是个新手,根本不懂得如何作战,唯一难缠的地方就是动作快得吓人——就像刚才,他那回手一剑本应该砍断他的小腿,或者至少也在他的小腿上留下一道伤口,可结果却只落了个空。

不过,这名士兵并不着急。从一开始他们的职责就不是杀人,而是拖延时间,确保那个亵渎仪式完成。等到那个仪式完成,绝望之灵诞生后,不但这个矿洞里的问题就不用担心了,可能包括史坎布雷城里的那些叛逆也不用担心了。

刚才,队长带他们追上来,就是为了避免这两个人逃出去报信,招来更多的敌人。但是既然对方并没有跑掉,而是在这里设下伏击,使出卑鄙的手段杀害了自己的队友,那就说明他们根本没有援军,自己自然也就不必急着干掉对手了。

似乎也完全明了目前的事态,对面那个突然冲进来搅局,却连剑都不会用的年轻人皱起眉,摇了摇头,然后抓着剑轻轻一抛,反手握住了剑柄。

这个动作几乎让老兵笑了出来。确实有些人会使用反手的姿势握住匕首或者短刀,而且这么做的人一般对这种武器的使用有独特的心得和技巧。但是,这个蠢货手里的可不是匕首或者短刀,而是一柄长剑——采取这种握法,他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

轻蔑的想着,老兵再次将盾牌举高,进步上前,准备再次发动攻击。

但下一刻,对面的对手用力向下甩手,似乎自暴自弃的将手中的剑朝地上丢去。

不等老兵对这样莫名其妙的找死行为做出评价,一阵剧疼从脚背上传来。紧接着,对面那个赤手空拳的银发少年便义无反顾的直扑了上来。

浏览26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