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王之王3D同人小说-伊狄恩之龙-028

2018.09.10

导语万王之王3D同人小说-伊狄恩之龙-028

重新回到矿洞最底层的时候,路易知道,他们可能已经来晚了。

在那条狭窄悠长、倾斜向下的矿道的尽头,猩红的薄雾如活物般如同翻滚,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沿着矿壁向着上方蔓延。尽管并不知道这红雾到底是什么,但傻子也知道绝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深吸一口气,路易看了一眼身旁的同伴,发现对方正巧也在看向自己。

“我想试试看。”

这个提议让女骑士轻轻皱了一下眉:“必须如此。”

“你留在外面。”

“只要里面有一名战士,你就什么也做不了。”

自己的好意被拒,而且还被指出了战力薄弱的缺陷,路易也只能咳嗽一声,收拾尴尬的心情,露出严肃的表情:“那么,走吧。”

然后,两人便齐齐迈步,毫不迟疑的闯入红雾当中。

扎入红雾的瞬间,路易只觉得自己一头扎进了泥潭深处。

湿冷粘泞的空气如同泥浆般从四面八方包裹挤压过来,紧贴着背脊脖颈缓慢如同,如同被拨了皮的毒蛇般蜿蜒游走、缠绕勒紧;不远处墙壁上昏黄的矿灯在阴沉的血雾后隐现,好似陵寝中的鬼火一样飘忽不定;耳边听不到任何声音,心底里却传来若有若无的窃窃低吟,凶狠而恶毒,虚弱而绝望,就好像一百个被老爹刑讯过后将要被活埋的濒死者的诅咒……

被自己那可怕的联想吓到,路易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打了个寒噤:“这地方可真见鬼。”

这句抱怨让同样感觉很糟糕的女骑士轻哼了一声:“你要是害怕了,可以回去。”

“我孙子才害怕!”本能的瞪起眼睛反驳之后,路易才意识到自己身边的这位并不是酒馆里的糙汉,而是他的月亮:“抱歉,我不是说你……”

对这份解释,女骑士想也没想的接受了:“你当然不是说我。沃夫冈特,无疑、无惧、无悔。”

这样听起来就很厉害的话让路易不知道该怎么接。虽然确实在修道院里接受过完整的教育,学习过纹章学和一部分的宫廷礼仪,但在这方面的课程而言,路易只能说自己有点了解,远没有达到可以和一名真正的贵族谈笑风生的地步。

疑惑的看了路易一眼,露娜挑了下眉:“怎么?”

“啊……”迟疑了一下,路易决定实话实说,这虽然有点丢脸,却保住更重要的东西:“你突然这么说,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才不会显得冒犯。”

这样诚恳的回答让女骑士露出了轻松的笑容。轻笑一下之后,女骑士才给出了标准答案:“一般来说,这种时候,微笑就好。”

“啊?”

看到这个奇怪的援军一脸莫名惊诧的表情,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露娜认真的解释:“你露出这种表情不答话的时候,如果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对方也就不会再纠缠了。毕竟,不让别人感到难堪也是礼仪的一部分。”

嘿嘿一笑,路易也觉得轻松了许多:“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说真的,我刚才就觉得,有一百个被老爹活拨了皮的家伙被丢在坑里等着活埋,我也在里面……”

路易的原意,只是和对方交流一下感受。然而女骑士却立即皱起了眉,一副警觉的样子:“你所说的那个老爹,涉嫌私刑、谋杀?”

完蛋了……我这算不算是出卖了老爹?或者比那更糟糕,实名举报?

他明明只是想要交流一下感受而已,怎么突然就扯到私刑和谋杀上了呢。

这一刻,路易深切的体会到两人之间的差别——这种差别并不是出于贵族的傲慢或者出于小人物的自卑,而仅仅是由于两人受到的教育不同、成长的环境不同所产生的,却已经成为两人间难以跨越的鸿沟。

不过,路易并不会因为这么点小事儿而退缩。而且,对他来说,更重要的是怎么把眼下这一关过去。他可不想这边的事儿一解决,就被带去盘问老爹的事儿,或者是发现一队王家卫队士兵堵住了酒馆的门:“那只是打个比方,并不是真的。小时候老爹就这么吓唬我——你小时候没有被吓过,比如再不听话就会有狼来把你叼走什么的?”

女骑士再次皱眉:“为什么要吓唬你?”

“如果你不听话怎么办?”

露娜一脸理所当然:“提前讲清楚规矩,和违背规矩的惩罚。违背什么规矩,就接受什么惩罚。”

对此,路易只能表示钦佩。平民家的父母用恐吓让孩子听话,修道院的嬷嬷用道理让孩子愧疚,贵族家,至少是自己面前的这位贵族所属的家庭则严格的按照规矩办事……

感慨了一下之后,年轻人朝着那条似乎直通地狱的通道摆了一下手:“好吧那些事儿都可以以后再说,现在咱们得抓紧时间。不过,这么闲扯了一下,我感觉舒服多了。”

女骑士并不回答,只是沉默的迈步前行。

走了几步之后,路易才听到一个态度生硬的声音:“我也是,谢谢。”

这个算不上亲切的回答却让年轻人露出了愉快的笑容。然后,年轻人加快脚步,超过了前面的女骑士。

但几乎立刻,女骑士便在此超过了他:“靠后。我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个。而且我有铠甲。”

这两个都是真实,而且确实非常重要的理由。路易眨了眨眼,叹了口气,之后郑重的点头,从腰间取出那个小玻璃瓶不由分说的塞进女骑士手中:“我的解决方法就是这半瓶圣水,拿好。你可比我能打多了。”

说完,路易再次走到了前面,昏暗浑浊的矿道里也再次恢复了诡异的安静。

片刻之后,露娜再次开口:“你这圣水是哪位大主教的馈赠?”

“不是。”警惕的瞪大眼睛看向前方,探查着可能的埋伏,路易头也不回的回答,“我妹妹玛莎的。刚才在外面用掉一半,救了一个圣灵,所以我觉得可能管用。”

听到这个回答,露娜不置可否的“哦”了一声,握紧了手中的剑。

以水作为媒介,一名牧师同过虔诚的祈祷,将提洛的力量导入其中,就得到了圣水。而且,祈祷者越是虔诚,圣水中蕴含的提洛的力量也就越多,而圣水本身也就会渐渐的变得粘稠,并且泛出金光——到了那种程度的圣水,通常被不明就里的人们称为“圣油”。

圣水蕴含着提洛大神的力量,无论是用来治疗伤痛,还是用来驱除污秽,都是极好的道具,更是许多光明系法术的施法材料,用来破解亵渎的法术也是完全可行的。

但那只是理论上。事实上,就连曙光镇的大教堂都遭到黑龙王子诺克斯的袭击,提洛的神器都被抢走。这充分的证明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事实——如果力量不够,所谓的涤荡罪恶驱除污秽也只能是一个并不怎么好笑的笑话。

因此,当得知被视为破解危局的唯一希望来自这个奇怪援军的妹妹时,露娜是有些失望的。但随后她又放松下来——如果不是这个奇怪的援军的突然加入,她可能早就死在那些敌人的围攻之下了,那么,她还能要求什么呢?

想清楚之后,露娜反而平静下来。就像沃夫冈特家族的箴言一样,无疑,无惧,无悔。既然她已经竭尽所能,那么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坦然面对结果而已。

当然,如果这结果能够令人满意,那就再好不过了。

露娜正要感慨自己的贪心,就听到了路易的惊叹声:“仁慈的提洛啊,这也太丑了吧!”

在两人面前不远处,是暗红色的一大团,看上去既像是埋在地里露出一半的巨蛋,又像是纠缠在一起的毛发球,更好像被抛在地上的一大团内脏,却还在一下一下的搏动着,仿佛是心跳,又似乎是呼吸。

如血管似的暗红色浓雾缓慢蠕动,并向上空延伸出无数随波逐流的水草似的触手。而在那一丛丛的触手之间,一个下半身已经完全被吞噬掉的人形挥动手臂,发出了嘶哑的声音:“看啊,两个不知死活的小鬼,你们来为伟大的复仇之灵的苏醒提供养料吗?”

看到那个人,露娜瞪大了眼睛。加入王家卫队之后,她也在王国各地执行过各种任务,从清剿盗匪,到消灭邪教徒,见识过各种的恶棍和疯子。但是,面前的这个人,居然不但用亵渎法阵污染了英灵,用来制造怨灵,而且将自己也融入其中?

“你这个疯子……”

“疯子?是啊,我是疯子!”听到露娜的惊呼,大半身体已经融入巨蛋的法师声嘶力竭的呼号起来,“我是被你们逼疯的疯子!当我看着我的兄弟在寒风中冻成冰雕的时候我就疯了,当我看着我的朋友被饥饿的野兽撕成碎片的时候我就疯了,当我看着我的孩子饿得皮包骨头,看着他眼中的光渐渐熄灭的时候我就疯了!”

停顿了一下,法师恶毒的看着两个闯进来的年轻人,露出一个歇斯底里的笑容:“而现在,地狱中的疯子得到了力量,他来复仇了!”

浏览24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