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斗罗·十三日审判·-第十章 露西亚·零

2018.09.11

导语魂斗罗·十三日审判·-第十章 露西亚·零

第十章  露西亚·零

321 ,西边战场没有父亲的消息,我与守约暂时分别,前往东部战区。今天路过贫民窟,看到一大群孩子围着嘲笑表情凶狠的少年是没爹娘教的野孩子,不过我总觉得他们有些熟悉。是记忆里认识的人吗?我猜想只是同样没有亲人的孩子之间的共鸣而已。

他被一个高大的陌生男人带走了,身边还有一个同样金发的小女孩,两个人长的居然有那么些相似。看样子,如果找到了父亲,我们也许能在战场上相见呢。

 

325 多云 ,今天我到了中部战区,遇到了一个有趣的人。他的英语不太标准,带着一种蹩脚的口音。我问路的时候都是连说带比划,但他确实是个有趣的人。他说他来自神秘的东方国度,为了寻找至亲独自离开家族来到这里。而且,他还要寻找到自己心中关于剑术的答案。

我总有一种微妙的感觉,感觉我一路上遇到的人,以后全都会再相见的。

 

419 ,将近一个月过去了,我终于抵达东部战区。事实上我也还是偷了懒,悄悄跟在两个目的地也是东部战区的军人身后来的。全身上下一半是机器的好处就是我可以把自己在别人的感知中伪装成一台战场清扫机,虽然人形的会有点惊悚。

那两个军人似乎是什么小队的灵魂人物,一路走来又有一男一女加入了小队,是美艳的金发女郎与一个沉默寡言的东方男人,听说他们都曾受过军人的救命之恩。

为何我会对他们如此关注?关于这一点,正是我所疑惑的。对机器人有如此奇特的吸引力,他们身上应该有什么秘密吧。

但更重要的是,我没找到父亲,听说他失踪了。”

此后的许多页都在重复“父亲不见了”“父亲不见了,去哪里了”“父亲呢”“父亲快回到零的身边”,直到最新的最后一页,日期是三天前。“听说有一个地方能找到父亲的消息,所以零来了。”

雷停了下来,面色十分怪异。比尔相信在场所有人都是这样。

“去大厅吧。”比尔尽量冷静地说,“我想我们需要开个会。”

大厅里,所有人仍是按照第一天晚上的坐法围成一圈,只是中间明显空出来的几个缺口格外明显,所有人都在尽力忽视这一点。

“所以……”比尔沉默了一下,“依照刚刚日记里所写,零应该曾见过我们所有人。但我没有印象,或许是因为我与兰斯是被跟踪的吧。你们诸位呢?”

其他人诡异地交换着眼神,百里守约伸手搔了搔头,腼腆的道:“说实话,我也没有印象。按理说相处过一段时间,我应该记得她,但不管怎么想,她对我来说都像是个陌生人。她日记里写到的那段时间,我是一个人走到西部战场的。”其他人也纷纷附和。

所有人都没有印象,这就奇怪了。比尔微微皱起眉,但至少,接触过所有人的零可能会是一个他们感染上同种病毒的契机。

兰斯垂下眼睛,摩挲着腰间的弹夹,喃喃道:“半机器人能够感染人类的致死病毒吗?”

柳生千兵卫突然诡异地低笑起来,笑着笑着就变成了一种歇斯底里的大笑,兰斯不禁皱着眉头看向他,他原本还想从柳生那里得到一点关于主神的“线索”的。

比尔对“病毒说”也十分怀疑,他正欲开口,一声巨响猛地打断了他的话。

雷坐在原位,脸上依然带着那种邪邪的微笑,甚至艾丽斯仍一脸妩媚的倚在他的怀中。但他的右手举起,手中幻影枪枪口的火焰刚刚熄灭,巨大的嗡鸣声在金属房间内回荡,吵得人头疼欲裂。一道幻影从柳生千兵卫的身前掠过,柳生瞪着布满红血丝的双眼,目光空洞的缓缓软倒,他的额头正中有一枚子弹贯穿与火焰灼伤的痕迹,嘴角依然扭曲出一丝疯狂的笑意,似乎完全没有抵抗。比尔与兰斯猛地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充满敌意地瞪着雷。

“你杀了他?”兰斯的脸上依然没有多余的表情,但浑身肌肉的绷紧却昭示了危险的气息。

“吵死了。从一开始就影响人心的害虫,整天说着什么不着调的东西,这种垃圾还是尽快处理掉好。”雷漫不经心地道,语带威胁,“一个队伍,最好只有一个声音。而且垃圾独占资源的话,不觉得太浪费了么?”

 

 

浏览205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