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王之王3D同人小说-伊狄恩之龙-042

2018.09.21

导语伊狄恩之龙-042

再次从王宫出来,路易依旧是晕乎乎的。

他清楚的记得自己是怎么进入王宫的,又跟老法师谈了些什么。他清楚的记得老法师是怎样将卷轴一张接一张的用掉的。他甚至还清楚的记得,在老法师向他说明了一切之后,他终于同意了老法师的要求,挺身而出为了拯救世界而奋斗。

当然,目前来说,他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特别明确的魔王需要打倒。

但最关键的问题就在于,老法师对他说的那些辛秘和真相,他连一个字也想不起来了……

这也是他所记得的事情之一。因为那些事情实在太重要,也太危险,为了避免产生不必要的危害,大法师用了某种手段,让他完全忘掉了那些事情。

带着一脑袋的浆糊,路易又问明白了王家卫队负责办公的地方,主动上门报道,接受了对方的询问——包括自己是怎么知道龙晶矿脉的事情的,又是为什么决定前去的,去了之后又做了些什么,等等一系列事件,全部交待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在这一连串的事件中,自己的目的只在那位带着金边水晶眼镜的书记官那里得到一声饱含同情的“呵呵”。

能够将一名英灵从亵渎法阵中拯救出来的圣水也引起了书记官的极大兴趣——不过在得知情况特殊,恐怕无法量产,也无法供所有人使用之后,书记官也就失去了兴趣。

被追问得最详细的就是他为什么会提前准备好那些陷阱。幸好路易早就想过可能会被问到这种问题,也给出了能令书记官感到满意的回答——自己是个小心谨慎的人,做事之前总是会提前安排退路的。

被反复询问了四遍之后,路易才被告知已经结束了,可以自己离去了。而且,做为对他这样见义勇为的年轻人的奖励,随后王室会有一笔特别奖金下发。

终于解决完自己和大人物们有关系的所有事物之后,已经到了下午。路易径直回到了下城区,随便买了点面包填了下肚子,盘算着接下来的事情——老爹去了蓝水湾,自己暂时恐怕接不到什么好活儿;孩子们还没到修道院,自己回去也没什么事情做;接下来的特别奖金虽然不知道有多少,但是对修道院的维持也是有一定帮助的。

接下来……

该去接受训练,提高一下自己的实力了?老爹似乎说过,如果自己想要学点用得上的本事,就去找卢卡。

想到这一点,路易只觉得更加混乱了。

那位卢卡是住在黑街尽头的一位“医师”,在下城区也算是小有名气。这位不会任何治疗法术、神术的医师被许多人视为卖草根糊糊的骗子,被另一些人视为玩弄尸体的变态,在下城区的名声非常不好。但是,当一个下城区的渣滓真的得了什么病,受了什么重伤,不得不寻求医师的帮助,却付不起正规的治疗师的诊费时,卢卡就成了他们唯一的选择。

得益于嬷嬷的教诲,还不是正职的伊莎贝拉已经能够使用一些简单的神术,通过提洛的力量驱除疾病治疗伤痛,在之前的工作生涯中路易并不需要和那位卢卡打交道。但是现在,他还是不得不去见一见那个卢卡了。

问题是,路易完全想象不出来自己可以向卢卡学些什么。如果是切除坏死肢体的话,实际上只需要一柄足够锋利的斧头和足够有力的臂膀,并不需要什么专门的技术和知识。如果是缝合创口的话,路易自问自己已经做得很漂亮了。难道他要学习如何熬煮草药糊糊?

带着满肚子的疑惑和好奇,路易直奔卢卡的“治疗屋”。

那间大名鼎鼎的治疗屋和老爹的酒馆在同一条街上,只不过是在街道的尽头。因为显而易见的原因,整条街道都是脏兮兮乱糟糟的,大白天的也有些人懒洋洋的蹲在路两边单纯的发呆——当然,这可能是因为他们的任务就是充当眼线,也可能是他们已经饿得没力气做别的事情了。

但是,越是靠近治疗屋,无所事事的人就越少,等到距离那间治疗屋百步距离的时候就一个也看不到了。

在那间治疗屋门口十步范围内,所有的垃圾和污秽都消失不见了,甚至连路面都变得整整齐齐的,就好像有什么人每天坚持打扫这里似的。

带着紧张而好奇的心情,路易靠近了那间小屋,然后惊讶的发现,那间屋子居然是没有门的,只有一道洗得发黄的白色布帘遮住了门口的上半部分。

这是一个非常强有力的暗示,充分的证明的屋子主人的实力、威慑力,或者是贫穷程度。

在混乱的下城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除了那些已经在这里混吃等死很多年的本地老恶棍之外,也不乏那些一腔热血两手空空就跑到王城来试图创出一片天的毛头小子。在饿急了的时候,这些人同样的危险,也不会顾忌太多。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路易这样在盗贼公会里小有名气的家伙,也不敢说自己的脸面一定护得住修道院的安全。因此,在入夜以后,就算是曾经的比克斯修道院也要从里面把门闩好的。

当然,比克斯修道院实际上是足够穷的,就算是饿急了的人偷偷进来摘走一些蔬菜瓜果充饥,孩子们也不是不能接受。但修道院里毕竟还有几位女孩子——对于那些特别下作的人渣而言,这才是修道院里藏着的最大的财富。

而这位卢卡,不但不闩门,干脆连门都不要……

走近那道门帘的时候,路易忍不住对这位“要命的医师”肃然起敬。

掀开门帘,路易愣在当场。

在他的想象里,这间屋子里应该是乱七八糟的。一进门迎面就是一口大锅,在篝火上咕嘟咕嘟的泛着绿色的泡泡,旁边的墙壁上挂着诸如蜥蜴干、肠子、骷髅头之类的东西,可能还有玻璃瓶里泡着的眼珠子,而大锅的旁边则是一长大床,上面沾满了血迹,旁边则挂满了长刀、短刀、斧子、锯子——那位“要命的医师”就在那里处理他的病人们。

然而,展现在路易面前的却是一个相当干净整洁的小厅。地面上干净整洁,墙壁上也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摆着一只茶壶和两个茶杯的桌子,配上两张看上去随时会散架的木椅子。

在这个小厅的正对面,依旧是一道布帘子,标志着通向里屋的道路。

小厅里一个人也没有,空荡荡,让路易迟疑了起来——他不知道该不该在没有通知主人的情况下贸然进到里面去,那是很不礼貌的事情。

在正厅里傻站了一会儿,路易才发现自己右手边有根绳子从房顶上垂下来。顺着绳子的线路可以看到,这条绳子一直通向里面的那间屋子。看起来,如果没有别的机关,这应该就是用来通知房间主人有客人的唯一工具了。

轻轻拉动绳索,路易听到里面有铃声响起。

安静的等了片刻,一只绿油油的手掀起了门帘,把路易吓了一跳。

从门帘后走出来的是个看上去比老爹年纪还大一点的壮年人,留着修剪得整整齐齐的短发,穿着干干净净的短袖衬衫,衬衫下露出一双绿油油的手臂——若不是这双手臂,路易绝不会对这个样貌普通的人留下任何印象。

睁着一双无神的眼睛上下打量着路易,片刻之后,这人才打了个呵欠:“看起来你不像是生病了。”

“嗯,我没生病。”

“你也不像是中了刀挨了斧头重伤快死了。“

“不是。”

“是你的什么人生了重病或者是受了重伤快死了?他在哪儿?”

路易再次用力的摇头——这是个什么人啊,为什么一开口不是重伤就是重病:“不,没有。没有病人也没有伤员,大家都好好的。我是……”

“那你来干这儿什么?”发觉对方既不是病号也不是伤员,也不是病号或者伤员的亲友,那人顿时更加不耐烦了。

“嗯……是老爹让我来找卢卡的,他说如果我想要学些真正有用的本事……”

“啊,你就是那个路易?”那人抬起一只手打断了路易的话。

路易点了点头——看来,老爹果然是交代过了。

那人点了下头,朝里屋一摆头,转身就走了进去:“进来吧。我还以为你要再过几天才会来的。”

路易迈步前进,同时不忘记开口确认:“还没请教,您就是……”

“对,我就是卢卡。那老东西说你很不错,我从来没见过他那么夸奖一个人,不过……”拖了一个长音,卢卡在内厅正中央站好,看着路易,“我们来试试看你是不是真的像他说的那么优秀吧。”

听到这句话,路易有点紧张,但同时也兴奋起来:“那么,您要怎么检验呢?”

卢卡轻轻一笑,绿油油的手臂轻摆,变戏法似的甩出两柄修长轻薄如柳叶般的小刀:“就这么检验——试着活下来吧,路易。”

浏览29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