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王之王3D同人小说-伊狄恩之龙-043

2018.09.21

导语伊狄恩之龙-043

片刻之后,路易已经浑身冷汗,犹如刚刚洗过澡似的。而他对面的那位卢卡则毫不在意的将那两柄短刀不知道收到了哪里,然后抬起手从手肘处撕开了绿色的皮肤,然后一直拉到指尖——那原来是一层紧贴着手臂的胶质手套。

将一副手套全部撕下来丢到靠墙的小木桌上,卢卡在木桌旁的凳子上坐下来:“看得出来,你之前完全没有接受过训练。”

路易点了点头,仍旧觉得腿肚子有点软。刚刚不过是短短的一次交手,他的胸口、背心、肋下、喉头、后颈已经被卢卡手中的短刀点中了十几次。也就是说,如果是真正的战斗,自己已经死了十几次。

“你的反应很快,身手也足够敏捷,但是你没有经受过任何训练,只靠本能行动,白费了你的天赋。”毫不客气的评价着,卢卡停了一下,嗤笑一声:“我听说你一直拒绝接受训练,这次也是因为一个,女孩儿,才改变了主意?”

卢卡话里的轻蔑和嘲讽让路易皱了下眉。但他还是认真的解释:“给了我教诲的确实是我所喜欢的女孩儿,但我改变主意并不是因为说话的人,而是因为那些话本身。”

“我不想成为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但是如果我希望更好的保护好人,那么我就必须更加强大。而且也只有我能够熟练的掌握一门技艺,我才能更好的控制我的武器,不至于做出失手误伤的事情。”

医师站起身,拍拍手:“我不在乎那个。我想知道的只是,驱使你前来跟我学习的理由,能支持你走多远。”

看到路易疑惑的眼神,卢卡嘿嘿一笑,露出堪称尖锐的犬齿:“你该不会以为,所谓的学习就是你像个傻子一样站在那里听我说些废话吧?”

伴随着医师舒展筋骨的动作,一连串密集的骨骼爆响声便炸了开来:“先来做套小练习活动一下筋骨?”

路易迟疑的看着对方:“说起来,我其实都不知道我来是来学什么的……”

“学什么?”卢卡一笑,指了指两边的门,“杀人的本事,你以为还能是什么?”

原本路易以为医师的房子只包括街道尽头的那一小间,现在看来却另有一番天地。

从正门进来的第一间屋子空荡荡的,只有简单的木桌和木凳,看起来是用来接待伤员病号的。

穿过正对着正门的门帘进入的这一间,也是空荡荡的,只比正厅多了一个木盆和一个木桶,里面都装满了清水。

刚刚卢卡所示意的,是这一间两侧的墙壁上的门——这也是路易第一次在这间屋子里看到门这种东西。

在那两扇门上分别挂着两个木牌,一个木牌上画着一口翻着泡泡的大锅,另一个木牌上则画着一柄斧子和被砍下来的手。如果路易没理解错,这代表着两个房间分别是用来煮药的和用来给人处理伤口的。

看了看两扇门,路易怀疑的看着卢克:“你是指,你用的刀术?”

“那个对你来说还太早。”说着,医师走向挂着利斧断手牌的门并且拉开了门:“来吧,进来,但是站着别动听我说。”

门一拉开,一股奇怪的气温扑面而来,让路易几乎忍不住后退了一步。那是种超乎想象的气味,闻起来好像进了肉铺,又好像置身于腐尸坑,却还带着某种奇怪的草药的气味。

而路易所看到的,则是屋子正中的一张木板床,和床上被切得七零八落的一具尸体——在木板床对面,则是整整齐齐的四具骷髅架子。

“以后每次进来这两间屋子,先得自己做好防护,不然死了可不怪我。”说着,医师从旁边拿起一个鸟喙一样的东西扣在自己口鼻上,并且用带子在脑后扎牢,然后将另一个递给路易。

戴上那个鸟喙之后,路易顿时觉得那股令人厌烦的气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淡淡的干花的清香。

等到路易戴好鸟喙后,卢卡敲了敲手边的铁锅:“然后是这个,这是为了避免你的手上沾染了什么东西——而且你以后最好多准备一套衣服,在我这里的衣服就不要穿出去了。”

说着,卢卡毫不迟疑的将双手插入铁锅,让那一锅绿糊糊直手肘,再迅速的提出来,那些绿色的糊糊就如同胶一样在卢卡的双臂上糊了一层:“等到它干了,再做别的事情。”

看起来,这就是卢卡之前那一层“绿手套”的由来了。

照着卢卡的样子在自己的胳膊上糊了一层之后,路易就看到卢卡绕过了那张床,直接走向对面的骨头架子:“今天什么也没准备,你先过来看看这个。”

那是一具完整的人类的骨架——如果遭到举报,只是这一副骨架就足以把卢克送上绞架——路易皱了下眉:“你从哪儿弄到的?”

“自己做的。”满不在乎的回答着,医师慢慢的抬起右手,用食指轻柔的在纤细的锁骨上滑动:“看,这纤细而脆弱的小骨头,却能为我们手臂的活动提供必要的支撑。看这迷人的色泽,完美的弧度,恰到好处的粗细……”

强忍着不适,路易皱起了眉头:“抱歉,但是我看不出来这和我要学的有什么关系。”

“有什么关系?”卢克收回手,握成拳,从骨架的肋骨下把手臂伸进去,停在胸口偏左的位置,“看我的拳头,你能想到什么?”

路易对着那个拳头看了半天,之后摇了摇头:“什么?”

“心脏!”说着,卢卡让拳头张大一点,又猛的握紧,“你全身的血液就是在这个小东西的帮助下流动的。如果有那么一柄刀子,”

说着,医师伸出左手,将食指和中指并拢在一起,“准确的丛你的肋骨之间传过去,比如这样……”

食指和中指构成的指刀从骨架左肋下插入,直抵到右拳上:“刺入你的心脏,在这个脆弱的小血包上开个洞,那你就完了。除非当时你身边正好有一个足够资深的治疗师,否则你死定了。”

说着,卢卡抽回指刀,收回拳头,双目炯炯的看着路易:“而如果这柄刀上淬毒了,那么就算是最资深的治疗师也会面临一个问题——先驱除毒素,还是先治疗伤口?”

“如果先驱除毒素,可能被捅的人活不到治疗伤口的时候。而如果先治疗伤口,毒素就会随之被封进身体,再想驱除就要花费大得多的功夫。”

这确实非常有用。但这恐怕并不是路易想要学习的:“那么,有不致死的方法吗?”

“当然。”瞪了路易一眼,那位杀人医师清了清嗓子,“知道怎么会把人弄死,才能知道怎么不会把他们弄死。”

停顿了一下,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卢卡抬起手,讲那副骨架的脑袋摘了下来,转了个方向,把后脑对着路易:“对准后脑施以猛击,即可以让一个成年男子立即昏迷,也有可能当场致死。问题是你知道用多大力度打击哪个部位更容易昏迷,哪个部位更容易致死吗?”

看着一脸茫然的路易,医师满意的将手中的颅骨放回原处:“所有这些知识,都是我们这些人一点点积累下来,一代代传授下去的。而且,现在我们所知道的还非常非常少,人的身体里还藏着无数的秘密等待发现。而你,有得学呢。”

停顿了一下,卢卡又指了指那扇门:“除此之外,在对面则放着无数的药材,有的是些草根树皮,有的是些昆虫和小动物的一部分,有的甚至是矿物粉沫。经过适当的搭配,其中的一些可以治疗疾病,另一些可以则可以让人失去知觉、意识乃至生命,有些的效果只是暂时的,过一阵就不会有事了,有些的效果则是永久的,造成的伤害就算用魔法也无法挽回。”

“即便同一种药,用在不同的地方也会有不同的结果。促进血液凝固的药膏在治疗伤势的时候可以加快伤口的愈合,但是如果大量的进入身体却会导致血液凝固而死;加快血液流动的药粉可以让人变得亢奋,能够完成一些平时做不到的事情,但对正在受伤流血的人却是催命符。”

“还有剂量。治疗热病的药只要一丁点儿,和水吞服,很快就可以让人的身体凉下来,可要是增加到十倍,二十倍,那就是致命的毒剂。”

“除此之外,你使用你自己肢体的方式也必须经过严格的训练——也许你那两下子用来对付街头的混混足够了,可真正拿起刀剑的话,你肯定是第一个送命的。”

说着,卢克停顿了下来,认真的看着路易:“按理说,这些东西根本不该告诉你,毕竟你甚至还不是公会成员。但是老家伙既然发话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教你就是了。”

“但是,你得明白,这种学习一旦开始,可不是你想停止就能停止的。所以,我要再问你一次——你觉得,驱使你前来跟我学习的理由,能支持你走多远?”

浏览36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