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玄殇第五章: 解药终成情愫生,全然不知风云起

2018.09.25

导语苏叶制好解药与白翕一同回青丘林,却不知轩辕城大军已悄然而动。

  “我那徒儿不知轻重,此刻与青丘狐的少公子不知躲在何处,但我全谷上下皆在全力寻找,还请城主恕罪,让我药师谷有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药师谷谷主面前轩辕城主少昊之后,长跪不起,低头认罪。
  药师谷一直为轩辕城服务,听命于城主少昊。此前炼制毒药也是听从城主之令。如今在他这里出了差池,自然是有些惶恐。
  “谷主请起。”城主少昊上前将药师谷谷主扶起来,叹了一声道,“我知此事不是你本意,此时也不是降罪的时候。当务之急还是尽快找到令徒,免得事情变得不可挽回。”
  “药师谷上下定当竭尽全力!”药师谷谷主应下,还想为自己那徒弟求求情,但这边少昊已经宣人安排追捕适宜。他自知兹事体大,便闭嘴不言。
  “鸿将军,你带一队人马,与药师谷的人一同探寻白翕和苏姑娘的下落。丁将军你率轩辕城大军,即刻赶往青丘林,以防有变。注意离远些,重在监视与防备。再派人潜入青丘关注一下青丘林的近况。”少昊一条一条吩咐下去,指令明确有条不紊。
  相应人等皆领命离去,药师谷谷主也应声退下,与鸿之羽一同与药师谷众人汇合。
  而当所有人为白翕和苏叶忙活时,两人在落月坡过得虽然清贫却逍遥自在。
  “你看,最后一味药也被我采到了!”苏叶拿着手中一株结着红果的草药开心地对白翕道,“接下来就可以给你爹制药了。”
  白翕笑着想要说些感激的话,却瞥见苏叶拿着药草的手上鲜血淋漓,虽然血迹已经干涸,但可以看出来,当时定是流了不少血。
  “你手怎么回事?”白翕皱眉问着,伸手便去拉她的手腕。
  “还不是这株药草,长在悬崖上。”苏叶耸了耸肩,一副无奈又无所谓的样子,“我找了藤蔓攀爬下去,但是藤蔓不够粗,攀爬的时候手滑了一下,就勒到了。”
  白翕看她无所谓的样子,拽紧了她要缩回去的手,扭头拿出前两日苏叶配的止血药,慢慢给她敷上。
  直到包扎好,处理妥帖了才松开了手,颇为愧疚地对她轻声道了句:“抱歉。”
  苏叶察觉到空气中一丝不寻常的尴尬,耸肩故作轻松道:“没事儿,那啥,我去熬药。”
  说完苏叶便拿着今日采摘的药草到一旁的巨石边去了。
  苏叶与白翕在这里住了十日有余,这巨石大且平坦,又处在阳光照射下,便被苏叶用来晒草药了。
  苏叶将晒好的草药收起来,又将新采的草药铺好,看了看太阳,心道:“今日阳光烈烈,明日应当可以捣药制成药丸了。”这么想着,便是一对工具与事情要准备和处理,倒让苏叶没了尴尬的心思。
  而一侧已经将养得差不多的白翕只侧头默默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眼神深邃而充满了探究。
  第二日傍晚,苏叶便将药丸制好了,只是此时没有瓷瓶,只拿着她的一方丝绢包着。
  “呐,做好了。”苏叶递给白翕,神色颇为自得。
  白翕接过,却看到昨日包扎好的白布上,渗着血迹,当下皱眉:“你这手?”
  “哦,捣药的时候太过用力,有些裂开了。”苏叶翻着手腕看了一眼,然后又解释,“我已经上过药了,只是没有换裹布而已。”
  苏叶看他欲言又止,怕他再揪着她的手不放,急忙催促道:“如今你的伤势已经大好,药也配齐,赶紧回青丘就你父亲吧。”
  白翕想起远在青丘林的种种事端,心情变得沉重起来,沉了眼眸,心中虽有些不舍,但还是点头道:“嗯。你我就此别过,姑娘大恩,白翕定铭记于心。”
  说完便扬手招来坐骑,准备回青丘。
  苏叶见状,却是快一步坐在了上面。
  “姑娘,青丘林如今局势紧张,你跟着我只怕是会有危险。”白翕皱眉,但还是耐心解释。
  “可是我并不确定这药丸是否对你父亲的病症啊,若是不对,我在一旁还能及时调整,但若是出了意外,我岂不是要内疚一辈子?”苏叶看着他道,言语间皆是为医者的道理。
  白翕沉默不语。
  “要不这样,我就待在青丘林外,一有问题你就来寻我。若是没问题,我就悄悄带着,就当是出门游玩了一趟。”苏叶提议,但实际上,连她自己都没察觉,自己迫切想要去青丘的原因,不过是不想离开而已。
  “那我会将姑娘安排在青丘林外只有我知道的一处密林,姑娘一定不可乱走,要自己多加小心。”白翕沉默许久,终于点头。
  二人就这样往青丘林飞去,然而却不知,早已有千军万马在等着他们。
浏览30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