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玄殇第四章:化解干戈生温情,命运轮转不自知

2018.09.21

导语苏叶与白翕暂避落月坡,苏叶为白翕和他父亲配制解药,而他们都不知道,这一切,都并不像他们想的那般简单。

  苏叶扶着白翕坐在自己的丹顶仙鹤上,眼看越飞越远,而手臂上白翕的重量越来越重。
  “诶诶,你没事儿吧?”苏叶晃了晃他,将他从神志迷蒙晃得如坠云雾,然后眼皮就更撑不起来了。
  苏叶着急地看了看他,又抬头辨别了一下方向,对白翕道:“你撑住,我这就送你回青丘。”
  原本已经快要昏死过去的白翕闻言却猛地抓住了苏叶的手腕,原本绑着的那根绳子已经让他在打斗的间隙解开了。这一握才发现,这个姑娘竟是如此消瘦。
  “不要去。”白翕气若游丝地说着,“危险。”
  苏叶贴近了才听到他的话,举目四望后才低头道:“那我先带你找个地方养伤。”
  说完驱使着丹顶仙鹤朝落月坡飞去。
  等白翕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是在一个简陋的茅屋,四周颇当得起家徒四壁这个词。他此时躺在用枯黄的草铺成的床上,旁边蜷缩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白翕艰难地坐起来,与龙女一战本就伤了经脉本源,又孤注一掷与药师谷的人拼杀,如今,竟然是连坐起来这样的动作,都能疼得他冷汗直冒。
  白翕伸手戳了戳她露出来的额头,苏叶似是睡得正香,赶蚊虫般挥了挥手,复又睡去。只是似乎觉得有些寒冷,又缩了缩,将自己抱紧。
  白翕看着她的睡脸道:“罢了,就看在你也算救了我的份上。”说罢,白翕一挥衣袖,便显出了狐身,光洁绚丽的九尾轻轻挥舞,然后如轻暖的棉被般将苏叶包裹,然后俯下身子,蜷缩在苏叶身边又睡了过去。
  所以,苏叶一夜无梦睡醒之后,睁开眼看到的便是贴着自己脑袋的一个狐狸头。
  “啊——有妖怪!”苏叶一下弹跳起来,大喊道。
  然后不出意外地,白翕被吵醒了。但是在苏叶眼中,看到的便是那个妖怪,慢慢睁开了眼,清冷的眸子将她盯着,让她如芒在背。
  “大清早,喊什么。”那妖怪颇为怨念地抱怨了一句,让苏叶更震惊了。
  “妖妖……妖怪把……把白翕……吃了?”苏叶抖着声音说出了自己的猜想,整个人都不好了,一副马上就要魂飞天外的模样。
  白翕没办法,只能忍着伤痛,变回了人形。原本狐身的他更容易休养,但是看眼前人的反应,再不变回来,可能会比他先死掉。
  “你居然是妖怪!”苏叶的眼睛睁得贼圆,仿佛要从眼眶中掉出来一般。
  “你难道不知道,青丘狐族本就是九尾狐吗?”白翕无语,看着她问道。
  “啊……”苏叶恍然,然后讪笑道,“一时被吓到,忘记了……”
  白翕给了她一个透着妖气的白眼。
  “对了对了。”苏叶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身从枯草堆中拿出来一个药瓶,从里面倒出来一颗药丸。那药丸泛着草药的青色,甚至细看还能看到里面隐约的根须。
  苏叶将药丸递给白翕道:“这是我昨天去附近才来的草药做成的药丸,可以治疗你的伤势。”
  白翕默默后退了一分,颇为嫌弃地看着那颗药丸。
  “条件简陋,只能略微处理一下。”苏叶不好意思地解释,又急急道,“不过不影响功效的。”
  白翕盯着那药丸良久,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拿过来直接扔进了嘴里,咽掉了。
  苏叶看他吃完,得意道:“我的医术可是门派中数一数二的。我还看到这里有好多草药,保管你不出十天就能恢复如初!”
  “诶,不如你告诉我你父亲的症状,我试着给他也做个解毒丸?”苏叶得意忘形,看着白翕很是讲义气地说道。怎么说他们如今也是出生入死的交情了。
  白翕看着她,犹疑不定。
  “反正六玄估计你是拿不到了,而且它用料和制作方法太复杂,我还没学会。”苏叶耸了耸肩,说出事实,“虽然我不能保证可以救了他,但是控制毒性扩散,给他多争取些时日应该还是可以的。”
  白翕看着她看似漫不经心实则认真的脸,终于点了点头,然后将他父亲中毒的症状一一说给苏叶。
  “嗯……根据你这描述,我倒是有了一些想法。这样,我尽量用一些温和的药,这样哪怕没有太大的作用,但也不会有坏处。”苏叶沉吟着说。
  “在此我先谢过姑娘了。”白翕抱拳。
  “医者父母心嘛。”苏叶挥挥手,然后道,“那我去采药了,你好好养伤。”
  而另一边,苏叶的师父在看到苏叶带白翕离去后,颇为头疼。让玉竹带着弟子去追,自己则去了轩辕城。
  此时的他站在轩辕城外,看着巍峨的城门,心中有些苍凉。
  上一次来这里是应轩辕城主少昊之托,前来给他送一味毒药。如今不过短短数日,他再次来到这里,起因还是自己送出去的那味毒药。
  莫非,这就是所谓的命运?
浏览54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