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岁寒第一章:出言示警生误会

2018.10.09

导语女主算命告诫男主小心东方,或有灾祸,男主不信,在预言被证实后找到女主,却不是为了道歉。

  清晨,岁玖迎着并不热烈的阳光活动了一下身体,宇鹤从后面走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你今天状态不对啊,刚刚在演武场,有失水准啊。”
  岁玖一边活动筋骨一边随意答道:“可能是刚加固完封印有点累吧。”然后又有点迷茫到:“不知怎么的,最近总觉得哪里不对。”
  “说起这个,我想起来了。”宇鹤忽然道,“最近轩辕城来了个算命的,据说算无遗策,特别准。要不,你也去看看?”
  “装神弄鬼,有什么好看的?”岁玖不以为意,转身便要离去。
  宇鹤一把将他拽住,劝说道:“反正看看又不会怎么样,就当去散散心了!”说完便不由分说拽着岁玖往城南走去。
  岁玖一脸无奈地跟在宇鹤身后,两人一同来到城南,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瞧见了一个挂着“前后五百年,尽在一卦中”的布幡。
  一个女子坐在一侧,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
  “你看,都没人。”岁玖指着她对宇鹤说道,“肯定是假的,走了。”
  “这位公子器宇不凡,但眉眼间笼着不祥之气,最近似乎要有一番波折啊!”这边两人还未转身,那边便传来女子故作低沉的声音。
  “不祥?那姑娘倒是说说,有何不祥?”岁玖闻言转身,看着她那口气狂妄的布幡,怀疑道。
  那姑娘也不生气,伸出左手,口中念念有词,掐指一算,看着岁玖颇为严肃道:“祸起东方,有松懈之象。嗯,能否化险为夷,全看公子一念之间。”
  “东方……”宇鹤沉思了一番,恍然道,“莫非是说神墟境的结界?前几日城主还说应该再加强一下才是。”
  “呵,我当是有真本事,原来也是一个道听途说之辈。”岁玖不屑地嗤笑道,“那结界我昨日刚加固过。一定是你先前听说过要加固那里的封印,但却不知我昨日早已处理过。你如今的这番说词分明是在此故弄玄虚。”
  那姑娘闻言皱了皱眉,也有些生气,看着他道:“爱信不信。”
  岁玖以为她被戳穿恼羞成怒,转身便要走,却又被女子叫住。
  “给钱。”女子将手伸在他面前,仰着下巴,神色倔强而倨傲道。
  “哈!”岁玖被气笑了一下,然后盯着她道,“你这都算的不准,还有脸要钱?”
  “我的规矩,信我,分文不取,不信,一两银子。”姑娘说得理直气壮,但规矩却是让心有些惊诧了。
  岁玖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重重地放到姑娘手里,道:“不用找了,以后别算卦了,我怕轩辕城的百姓违心说信你,养成了说谎的习惯,不好。”
  岁玖说完叫上宇鹤转头便走,留下姑娘拿着银子在后面跺脚生气,最后用气鼓鼓的小脸盯着岁玖远去的背影,忿忿道:“走着瞧!明天你来求我的时候,别哭!”
  第二日清早,太阳还未完全升起的时候,岁玖感觉到有一丝晃动,久经沙场练就的警觉让他一下惊醒,出门查看发现震动的来源在东面。
  想到什么的岁玖急忙拿起自己的长枪,骑上战马往东面  结界处策马奔去。
  等到岁玖到时,发现前日加固好的五处封印,已经破了两处。
  岁玖当即手握长枪,运起自身修为凝于枪头,以长枪为笔、修为为墨凌空画出一道灵符,然后长枪清扫,灵符便贴在松动之处。岁玖又将其他三处的封印重新加固,确认无误之后才离开了神墟境。
  离开后的岁玖虽然因为修为消耗过多而有些疲惫,但却并没有回去休息,而是去了城南找昨日的那个算命姑娘。
  那姑娘一早看到他来,挑了挑眉,颇为得意道:“不用来道歉,没用!”
  但是这句话刚说完,迎接她的是一把长枪,姑娘见状向后一仰躲过一招,然后就势翻转,再次站起来时手中已经拿了一根法杖。
  “叮——”一声脆响,两把武器相击在一处,发出悦耳的声音。
  “你做什么?!”姑娘有些生气问道。
  “昨日你说结界有问题,今日便真出了问题。”岁玖盯着她道,“我看松了结界的事情就是你做的!为了一时赌气竟做如此之事,该抓起来好好教育一番。”
  姑娘气结,长了几次口却不知该从何反驳,最后只气愤道:“我有这么无聊?!”
  “若不是你,那你便是早知结界有事,说不定与那解开结界之人有什么关系,更应该仔细盘问才是。”岁玖说完又扬起长枪一记翔龙吟袭来。
  “你这什么神逻辑?!”姑娘真的生气了,道,“什么时候先知预警也是错了?”
  回答她的是岁玖扫来的长枪。
  这姑娘见状,也不再一味防守,挥舞着法杖,然后瞅着一个空隙,将手中一物一抛。
  绚烂的烟花在两人间炸开,姑娘趁此机会转身快速离去。
浏览2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